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11月18日 星期一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微软关闭北京及东莞手机工厂 中国产业升级面临阵痛

  • 发布时间:2015-03-04 07:53:13  来源:新华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今年上半年将完成人事变动有专家指出,大量外资企业工厂的搬离,是中国产业升级必须要经历的阵痛

  目前,一批知名外资企业正纷纷在东南亚和印度开设新厂,加速撤离中国。在松下、三星、富士康等巨头纷纷卖地、卖楼、大规模裁员,计划将厂房迁回本土或其他国家之际,微软中国方面近日又传来消息,将关闭亚洲两个至关重要的手机工厂,分别位于北京及东莞。

  微软中国确认,这项调整计划将在今年第一季度完成,而亚洲的产能将全部由越南河内工厂来承担。目前,微软在全球仅保留3家手机工厂,均分布在新兴地区。

  业内人士认为,目前中国产业环境发生变革,致使外资品牌工厂撤离大潮来袭。从产业迁徙路径来看,中国原有的低成本优势越来越小,外资需要寻找新的适合产业生长的土壤。而这也是中国制造业升级,向“制造业强国”转变所必须经历的阵痛。

  微软减负

  自微软两年前收购诺基亚以来,一直未有建树。诺基亚昔日风光不在,微软中国区业务也一再收缩。近日又有媒体曝光,诺基亚原来位于北京和东莞两家工厂已经关闭,疏散员工9000人。其中,东莞厂设备在拆除之后,部分产能将会转移到越南。

  实际上,诺基亚中国区工厂一直事端不断,在微软宣布收购诺基亚仅3个月后,东莞工厂就一度有过员工抗议事件,随后便发生员工大规模离职潮。

  微软相关人士表示:“对诺基亚工厂的调整是微软在手机业务方面战略整合的一部分,人员变动是受到微软对部分低端生产线关停的波及。去年以来,微软就按照总部计划开始在全球进行大规模裁员。今年,微软中国区还将受其影响,在业务和人事上陆续有一些震荡。” 按照微软的计划,其去年启动的全球大规模裁员涉及1.25万人,而这场人事变动将会在今年上半年完成。

  产业经济观察家梁振鹏认为,“目前苹果iOS系统,谷歌Android系统几乎垄断了智能手机市场,而诺基亚则采用微软的Windows Phone,但该系统的服务及配套产品和上述两个系统比还相差较远,使得微软系统难以得到大规模普及,因此微软收购诺基亚之后,诺基亚也很难在振雄风。而微软本身财务状况也并不理想,所以微软需要对诺基亚进行快速整合,削减开支、节约成本。”

  蓝鲸传媒合伙人、蓝鲸TMT总编辑刘瑞刚认为,微软选择在这个时期关闭在中国的两家工厂,与其正在中国遭受反垄断调查不无关系。

  “去年,微软与高通均遭到反垄断调查,高通遭遇天价罚单,而有关部门对微软的调查尚未有结果。在这个关键节点上,微软选择在中国撤资可能与微软将面临比高通更将昂贵的罚单有关。”刘瑞刚表示,中国市场的优势是物流体系搭建较为完善,但也存在制造业人工成本趋高等缺点。目前外资企业财务状况大多不理想,节约成本、回笼资金成为其首先考虑的因素。而中国越来越高的生产成本,迫使外资企业选择迁徙至成本更为低廉的国家和地区。

  制造业机遇挑战并存

  不仅微软在中国市场迅速收缩,众多跨国企业也另辟战场,开始加速各自工厂在中国的撤离速度。近日,日本知名钟表企业西铁城亦在做最后的清算工作。据了解,西铁城在中国的千余名员工被解除劳动合同。2015年初,松下电器亦发布了一份“山东松下电子信息有限公司事业终结通知”,宣告山东松下生产事业的终止,并已开始企业清算手续。其他一些知名外资企业,如耐克、富士康、三星等企业亦是如此。

  那么是何原因,让跨国巨头一夕间纷纷做此选择?

  中国家电商业协会营销委员会执行会长洪仕斌认为,目前中国产业环境已经发生变革,致使外资品牌撤离大潮来袭。“从产业迁徙路径来看,从欧洲、日本、台湾、中国到东南亚,平衡成本成为产业大转移的根本因素。随着中国原有的土地、人力、经济等低成本优势逐渐淡化,外资需要寻找新的适合产业生长的土壤。”

  2010年,中国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工业制造国,当时中国制造业产出占全球19.8%,中国成为名副其实的“世界工厂”。然而我国制造业在取得上述成绩时,也面临诸多问题。中国迫切需要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转变。

  洪仕斌表示,大量外资企业将工厂搬离,这是中国产业升级必须要经历的过程。近两年,中国强调制造业的转型升级,欲剔除廉价代工厂的代名词,目标旨在提升品牌溢价能力和制造能力。而在这波升级中,将给传统制造企业带来巨大压力。中国不再需要单独依靠低廉制造,更需要高价值、高能力、高附加值的外资企业进来。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中国政府调整优惠力度,而原本传统的外资制造企业得不到有利政策,从而形成外资工厂的大规模转移。

  目前,无论北京还是广州,中国一线城市生产成本在不断攀升,使得中国东部地区的消费电子制造业毫无成本优势。数据显示,菲律宾和印尼的人力成本仅相当于中国的60%。

  在中国投资的一家服装企业负责人表示:“上涨的人工、土地成本,已经让原本利润微薄的公司难以承受,服装业不景气,只能在节约成本上想办法。”据了解,多数外资企业计划把在中国的部分甚至全部产量转至菲律宾、巴西、墨西哥等地。

  洪仕斌认为,每一次产业升级都是一个机会,2015年是制造企业最困难的一年,但也是机遇最大的一年。(贾 丽)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