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10月08日 星期六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银行吃利差模式生变 异质化发展仅仅是个开始

  • 发布时间:2015-03-02 09:12:55  来源:新华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长江商报消息 光大银行“逆势”下调存款利率,揽储不再一浮到顶

  □本报记者 沈佑荣

  春节前,当微信上掀起派发各种各样红包浪潮之时,一家银行却将客户口袋中的红包悄然收走,这家银行的任性招来一片非议。

  2月4日,光大银行(601818)突然宣布,从次日起下调多个期限人民币定期存款利率,其中两年期存款利率变回基准。

  一直以来,存款被视为银行的命根,光大银行为何甘愿冒天下之大不韪主动下调存款利率?2月25日,长江商报记者得到的回复称,这是正常的业务政策调整。该行内部人士则向记者表示,现在的银行存款增长靠的是产品和服务,存款收益再高高不过理财产品。

  金融学者分析认为,如果排除信贷需求不足、流动性宽裕等因素,光大银行下调利率或许是倾向于差异化竞争。而存款利率经常性、差异化的调整,或将成为利率市场化进程中的“新常态”。

  独家“降息”史上罕见

  2月14日上午,武汉的陈女士前往光大银行汉口支行,准备将2万元年终奖存为定期。柜台员工告诉她,定存利率下调了,建议购买理财产品。

  不是说银行的存款利率都是一浮到顶吗,为什么光大银行下调了?陈女士颇为不解,而柜台员工也不能解释下调利率原因。

  其实,早在2月5日,光大银行就已执行下调的人民币存款利率。2月4日,光大银行官网宣布下调多个期限人民币定期存款利率:三个月的利率由之前2.82%下调至2.7%,半年期的利率由3.06%下调至2.93%,一年期的利率由3.3%调整至3.16%。对比后发现,上浮幅度均由此前的20%下调至14.9%。另外,该行还对一天与七天通知存款利率进行下调。

  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是,光大银行宣布下调存款利率动作之日,正是央行下发《387号文》后的第4个工作日。依照《387号文》规定,同业存款纳入一般性存款。

  近几日,记者走访武汉多家银行网点发现,除了光大银行外,其他银行均实行存款利率一浮到顶,如一年期定存利率为3.3%。

  不过,有媒体报道称,光大银行广州分行和深圳分行目前并未按照官网的标准进行调整,依旧执行此前上浮到顶的利率。

  一直以来,存款被视为银行的命根,千方百计拉存款是银行工作的重中之重,而银行内部考核基层的指标也均为存款。经历了2013年6月20日的钱紧后,尤其是去年以来,余额宝、互联网金融等兴起,储蓄存款理财化倾向分流存款、火爆股市抽血存款等诸多因素,使得各家银行存款增长压力山大,绝大部分银行都拼着老命绞尽脑汁奋力掀起“存款保卫战”,而冲刺存款余额的其中一项营销手段就是利率一浮到顶。

  央行数据显示,2014年人民币存款增加9.48万亿元,同比少增3.08万亿元。2001到2014年的14年时间里,仅2003、2010、2011、2014年四个年度出现年度存款环比少增情况。这也意味着,在存贷比考核依然存在的监管指标下,保住银行存款依旧是摆在各家银行面前的重要任务。

  “我们行暂时不会下调存款利率!”一家国有大行和两家股份制银行相关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明确表示,在存款面临空前压力的节骨眼上,光大银行却逆潮流而动,实在看不懂。

  截至目前,光大银行尚未向外公布下调存款利率的原因。该行在回复长江商报记者时称,这只是正常的业务政策调整。

  国金证券等多家证券机构人士称,多年来,除了央行降息外,银行一直都是主动上调存款利率来争夺存款,此次唯独光大银行下调存款利率,实属历史罕见。

  银行“吃利差”模式或改变

  光大银行下调存款利率带给市场的猜疑是不差钱和任性。不过,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光大的此次行为并不草率。早在去年11月,央行宣布降息后不到一周,光大银行虽然将3个月、6个月和1年定存利率顶格上浮,但2年和5年期定存利率则是顺势下调。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董希淼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称,光大银行独家下调存款利率,不外乎五方面原因。其一是信贷有效需求不足。去年以来,实体经济持续下行,许多行业出现产能过剩现象,不少企业进一步扩大生产规模意愿下降,导致企业信贷需求不断萎缩。对光大银行来说,去年上半年存贷比为69.41%,表明信贷投放并未充足。其二是对流动性宽松预期的反应。去年11月至今年2月,央行接连降息、降准、定向调控,释放了流动性,且市场传出央行还有进一步降息降准空间的呼声,而另一方面经济下行压力仍较大,在货币政策宽松预期和经济下行的双重压力下,极大考验银行的信贷投放能力,在信贷投放并未充足的情况下,光大对资金的渴求并不急迫。

  其三,光大银行迈出了负债成本管理积极一步。我国即将推出利率市场化,利率定价权将逐步还给银行,但多数商业银行定价能力较弱,成本意识也不足,往往将利率一浮到顶,无形放大了资金成本风险。光大主动调整利率,是基于自身对成本精细化管理而进行的。其四,与信贷资产证券化进程加快有关。前不久,光大银行等27家银行信贷资产证券化业务申请获得银监会批复,由此,光大可将信贷资产转化为现金,多了个获取资金渠道,存款增长压力减小了。

  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重点,可能是光大银行尝试走差异化发展之路。在长期利率管制下,我国银行同质化竞争严重,收入主要来源为利差,随着利率管制和准入管制的放松,单一盈利模式将慢慢解构,一味地固守存款吃利差的时代将不复存在。光大银行或许在尝试另辟蹊径,走差异化发展之路。

  对于董希淼上述观点,长江商报记者了解到,光大银行总行内部人士私下较为认同。该内部人士向记者表示,现在银行存款增长靠的是产品和服务,存款的收益再高也高不过理财产品。多名银行业人士表示,光大下调存款利率之前肯定进行过科学评估测算,下调利率对其影响并不大。事实上,截至2月25日,存款利率下调20天后,光大银行多个地方的银行存款同比并未下滑。光大银行武汉分行相关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执行新的利率政策后,存款同比是在增长的。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表示,央行387号文下发后,同业存款计入一般性存款,监管部门对利率管制的解除暗度陈仓地实现了,传统的居民储蓄存款相对而言对银行存款的影响要小很多。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副教授冀志斌认为,光大银行主动调整利率,更重要的或是走异质化之路。

  异质化发展只是一个开始

  光大银行首吃螃蟹主动调整利率,至今尚无一家银行跟进。对此,董希淼判断,短期内,其他银行不会跟进,毕竟光大面临很大压力,许多客户不理解。

  中央财经大学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教授表示,光大调整利率可能与其弱化信贷业务加大资产管理业务发展有关。他认为,光大银行下调存款利率是利率市场化下银行自主定价的表现。

  事实上,从目前情况看,对于存款利率也并非全都同步,个性化差异早已呈现。如去年11月央行降息后,并非所有银行的定存都可享受一浮到顶的最高利率,如建行只有两年期、三年期和五年期等定存上浮20%。

  冀志斌认为,银行赚钱的手段有很多,如代客理财的中间收入、结算业务、外汇交易收入等,但目前仍主要靠吃利差,这种较为单一的盈利模式随着利率市场化的到来将会改变。

  一家股份制银行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随着电商大幅进军理财业务,各大购物网站都有金融专区,半年收益率46.78%起购金额100元,银行在这方面没有竞争力。因此,未来银行的主要收入可能在资金业务和结算业务。而在利率市场化时代,各家银行都会尽量避开同质化竞争,推出差异化的产品和服务。

  光大银行相关人士向记者表示,光大最大的优势就是科技、服务、创新,科技平台搭建,科技在网点、服务、产品中的运用,如云缴费、住房交易资金监管平台等,还有就是全牌照优势,银行、租赁、保险、证券、期货等都有牌照。

  “其实现在很多业务各家银行都在做,只是看谁把他作为业务重点,看哪家做得市场接受程度高。”该光大银行人士称,无论是什么行业的竞争,丰富产品和优质服务争取更多的客户才是最重要的,就像光大不断搞产品创新、电子创新,如前几天同快的打车的合作等,都是拓展客户的举措。

  opinion

  银行要确立自己独特的发展战略,存款利率经常性、差异化的调整,或将成为利率市场化进程中的“新常态”。从这方面讲,光大主动调整存款利率只是一个开始。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董希淼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