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12月02日 星期五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建丰同志” 来自吴凌云的声音世界

  • 发布时间:2015-02-06 00:33:09  来源:中华工商时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吴凌云最近的梦想,是联合一批活跃在"有声语言工作"中的人,无论是播音也好,配音也好,朗诵也好,做广播剧演出也好,同时联系那些对这个由声音想象构造出的世界感兴趣的各行各业人,把大家聚集起来,做一些共同有兴趣的事,可以是演出,可以是联谊,也可以是公益活动。吴凌云说,声音给了他更加丰富的人生体验,他希望能把这种丰富传递给更多的人,加厚自己,也加厚别人人生的丰厚程度

  和吴凌云相识是因为朋友。说起前段时间热播的电视剧《北平无战事》,大家都对里面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建丰同志”兴趣浓厚,有朋友说认识这个人,当然不是“建丰同志”,是“建丰同志”这个声音的拥有者——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经济之声》节目的主持人——吴凌云。

  “建丰同志”也是“钢铁侠”

  “建丰同志”、《钢铁侠》里的小罗伯特·唐尼、《加勒比海盗》中的约翰尼·德普、《丛林之王》里的泰山,《一次别离》中的纳德,《星际穿越》里的库珀,都是吴凌云

  不只“建丰同志”,《钢铁侠》里的小罗伯特·唐尼、《加勒比海盗》中的约翰尼·德普、《丛林之王》中的泰山,荣获奥斯卡奖的伊朗电影《一次别离》里的男主人公纳德,还有那个打动了很多人的《星际穿越》中为爱穿越时空的库珀,他们在中国大陆的大银幕上说起中国话的时候,都是经由吴凌云的嗓音。

  吴凌云出生于1970年代中期,他说:“我从小就喜欢看电影、看电视,那个时候电影数量也有限,只要是有机会看电影一定会去看。现在很多年轻朋友可能都不知道有种广播节目叫‘电影录音剪辑’。我小时候就特别爱听,到最后能整段整段地背下来很多电影里的台词。”向往归向往,吴凌云从来没想到过这件事会和自己有什么瓜葛,直到后来他自觉地成了一个“有声语言工作者”。

  “有声语言工作者”,这是吴凌云目前给自己的一个定位。

  吴凌云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播音主持专业,“我研究生时的导师是杜宪老师。”“是关门弟子。”停顿了片刻,他说。吴凌云现在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经济之声》栏目的主持人,同时影视剧配音、广播剧、诗歌朗诵、广告、专题解说、故事旁白、小说演播,各个类型的创作形式他都做尝试。

  他说:“所有的这些都会丰富我的创作实践经历,同时通过分析和思考并加以组合运用,可以互为补充,相互借鉴,各取所长。在电影录制过程中,需要最大程度地贴合角色形象,因为必须要与前期演员的表演融为一体,在这个过程中对于角色有声语言的强控制和弱控制是最丰富的,到了广告录制的时候,对于制作方要求到近乎苛刻的层次感就会特别好理解;而在小说演播的时候,一个人演绎众多人物的情况极为常见,这时候就要从音色变化与固化、节奏变化、特色设置等诸多手段和方法来区分角色,游刃有余而互不干扰;说到专题解说这样的工作,能培养客观冷静的其他语言特质,返回到影视剧旁白的时候又可以帮助我以第三方视角的语境去完成任务:既在故事之中又跳出人物之外;而朗诵,它过程中的放大与缩小都是极致化地展现,那些影视剧人物内心独白的描述却让我更加了解如何去掌握受众的内心需求和痛点所在,完全可以在朗诵现场洞悉现场观众的心理需求进而控制节奏,以求获得最佳的传播效果。所有的有声语言工作形态都好像是在下围棋,看起来似乎各不相干,但其实是互为支撑,可以说牵一发而动全身。”

  说起专业和工作,吴凌云可以滔滔不绝,而且有条不紊、条理分明,他现在还在中国传媒大学等几家高校兼任播音等课程的主讲,分析、演讲,是他的基本功。吴凌云出生于1月初,理智、认真、工作狂,倒真的符合摩羯男的特征。

  说到工作狂人,吴凌云曾经连续十几个小时配音,导致几乎失声。说起这事,吴凌云无奈地笑了:“工作进度赶到那儿了,没办法。”“人的声带闭合,高音部分才能出来,用太狠声带闭合不上了,只能出底音,高音完全出不来了,大夫说再用下去就失声了,只能噤声。别人的工作部分继续往前走,把我那部分空出来,过后再补。”“曾经有个剧有个没名儿的小角色,就是赶马,要表现赶马人的那股疯狂劲儿,配音的演员配完下来当时就出不了声了。”他用这件事来解释这个工作别人看不到的艰辛,也解释了自己那次几乎失声不算有啥特别之处。“不过后来还是注意了。”他说。

  来自意料之外的角色

  《北平无战事》的旁白部分还没录完,导演要求他来担纲“建丰同志”的声音,要求是,“要有方音”

  至于“建丰同志”,吴凌云说得到这个角色完全来自意料之外。

  当时《北平无战事》的剧组找到吴凌云,是为了剧中的画外旁白。作为外行,会以为不牵涉角色塑造,旁白是配音中比较轻松的部分。吴凌云说:“旁白没有角色,不能没有感情,让观众出离剧情,但是又不能煽情,分寸感很重要。”结果,旁白部分还没录完,导演听说吴凌云祖籍宁波,靠近蒋家祖籍溪口,建议他来担纲“建丰同志”的声音,要求是,“要有方音”。至于怎么“有方音”,又让大家听得懂,就由吴凌云和导演两个人来把握,但是怎么不让观众把“建丰同志”和旁白联系起来,就看吴凌云的功力了。“你要不说,反正我是真的没有注意到,我得回家仔细再听听去。”我笑道。

  对于自己用声音塑造的角色,吴凌云觉得最难的并不是“建丰同志”,因为对台湾历史比较感兴趣,他以前就关注过蒋氏父子,而这一次“建丰同志”虽然没有影像出境,但“他每回出场的声音内容都是有层次的,有层次,这个人物就是丰满的。他与不同的人通话时有不同的面孔。比如开始鼓励曾可达;比如他亲自下令杀了若兰;再比如他和城防司令的对话,‘哪个校长?我这里没有校长,只有总统’;到最后他对曾可达说,我们以后就不要再见面了。”吴凌云说着,俨然成了“建丰同志”。

  作为配音演员,吴凌云感触比较深的是为外国电影配音。我们现在大部分人认为,只有不发达的国家才有配音演员,大部分英语无障碍的国家看好莱坞影片只放原版。“不是这样的。”吴凌云说,这样的配音许多国家都有。比如德国,为了保护本国语言,要求本国以外的电影进入要配音,即便他们那里大多数人听懂英语没有问题。再比如美国本土,有很多语种人群,即便是好莱坞出的片子他们也会自己找人来配上自己语种的声音再放。吴凌云说:“我们现在进口影片在影院排片,原音的占大多数场次,配音的少,要不就是被排在头场之类比较冷僻的场次。在国外很多地方是反过来的,找原音的不那么容易。”他建议大家不要只追求原音效果,毕竟大多数人对外语的语言掌握没那么强,文化传达上也会有差异,这都会削减大家对影片的理解,尤其是一些比较有文化深意的电影,如果有可能,还是要看一看有配音的版本。这是他作为一个“有声语言工作者”的体会,同时他也期望大家能更深切地感受到中文表达的魅力,倒不是为了自己的配音有追捧,一个配音演员被举国瞩目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有声语言工作者

  “如果只把自己看做是一个配音演员,或是主持人,那给自己的世界太狭小了,我给自己的定位是‘有声语言工作者’”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吴凌云笑着念出狄更斯的名句,“这句话对我们也适用。”老一辈的配音演员曾经更多的被人关注,“但是,你要是真的了解他们,你就知道,他们有他们那个时代的伤痛和不得已。”吴凌云说,认真地看着我。“对于我们生活在现在的人来说,要是只把自己看做是一个配音演员,或是主持人,那给自己的世界太狭小了。这就是我为什么给自己的定位是‘有声语言工作者’。”

  我笑着说,作为一名《经济之声》栏目的主持人,你游走在经济栏目主持和电影配音之间,是不是有些分裂?吴凌云想了想,说:“是理性和感性的把握。”作为一名谈经济问题的主持人,在做这样节目时需要多的理性,而做配音演员,感性的部分自然会更多,但是他愿意自己的栏目有感性的存在,话题太“高大硬”会吓跑听众。作为栏目建设,他也在建议台领导,能不能建立一个普通人谈论自己创业、经济生活、金融生活的节目,这样能有更贴近大多数人生活的气息,更温暖。

  吴凌云最近的梦想,是联合一批活跃在“有声语言工作”中的人,无论是播音也好,配音也好,朗诵也好,做广播剧演出也好,同时联系那些对这个由声音想象构造出的世界感兴趣的各行各业人,把大家聚集起来,做一些共同有兴趣的事,可以是演出,可以是联谊,也可以是公益活动。吴凌云说,声音给了他更加丰富的人生体验,他希望能把这种丰富传递给更多的人,加厚自己,也加厚别人人生的丰厚程度。

  有人会通过网络传递自己配音的声音资料给吴凌云,也有人会自己整理出自己认为的年度最佳配音电影排行榜来和吴凌云交流,都是出于自己的爱好,“如果有人对声音的世界感兴趣,为什么不给大家机会呢?”吴凌云说着,眼神烁烁。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