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10月02日 星期天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聚焦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时代那些把想法变成现实的人——四川创客

  • 发布时间:2015-02-03 06:29:26  来源:四川日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创客,对公众来讲,还略显陌生。在四川,这个群体已在蓬勃生长。我们只能这样简单画像——他们,年轻,有想法,有热情,有一技之长;他们,试图把脑袋中的奇思妙想,变成现实中的物件。

  A

  创客故事

  Maker张明已做到全国第三的川内首批创客

  1989年出生的张明,是成都智能盒子科技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已经拥有两家公司,一家生产3D打印机,一家生产开源硬件,也就是创客们所称的“板子”。后者的年销售收入已达到580万元左右,排到全国第三。

  排在张明公司前面的,是深圳 的 矽 递 科 技 和 上 海 的DFRobot,这两家也分别是目前全国最知名的两家创客空间——柴火创客空间和新车间的投资方。

  2010年,张明在成都理工大学工程技术学院念大三。参加机器人比赛的时候,他上网充电,第一次看到了“创客”一词。“我应该算是四川的第一批创客之一。”张明坚持认为,应该从创客一词的英文直译来理解——maker,制作者。就是出于兴趣和爱好,努力把想法变成现实的人。之所以强调“现实”,是要和纯互联网的创新区分开来。

  全世界的创客们在网站上发布各种硬件的设计图纸、原料清单和电路板原理图,当然也包括机器人的。“只要你有这些材料,你就能做一个跟这个一模一样的东西出来。如果你想修改,也可以直接在这个基础上做调整。”张明后来知道,这就是所谓的“开源硬件”。

  机器人最重要的部分就是控制系统,有了开源硬件,再加上3D打印机和激光切割机等生产工具,创客们可以就在自己的办公桌上,完成设计和生产。

  “开源硬件就像是菜谱,看了你就能知道每道菜怎么做,这和开源软件一样。”目前全世界最知名的开源软件,就是安卓手机系统。三星、小米、锤子等手机厂商,都可以基于免费的安卓系统,设计优化出新的手机操作系统。

  据张明估测,目前在成都,玩“桌面制造”的创客大概有2000人,其中经常组织和参加创客活动的活跃分子有300多人。他们除了自由活动,或者“几个人约着找个地方做东西”的自由组合外,主要以创客空间为载体。

  Maker向建平敢想“克隆熊猫”的“技术宅”

  1985年出生,就职于成都某自动化设备公司的向建平,居住在成都高新西区一个“技术宅”聚集的小区,住户主要是附近的华为以及其他科技公司的员工。

  “我们大家来克隆一个熊猫吧?”2012年底,向建平在好几个QQ群里“惊世骇俗”地问了一句。“克隆熊猫”的想法,虽然最终搁浅了,向建平却据此组建了邻居创客俱乐部。

  通过软磨硬泡,以每月免费为社区小朋友开展科普活动为条件,向建平和他的创客俱乐部,终于在社区服务中心的三楼,获得了一间20平方米工作室的使用权。每天下班或者周末,都有不少人自发过来。“大家在同一个空间也是各做各的,为什么还是喜欢聚在一起?”向建平思考过这个问题,并得出结论:除了人多更好玩以外,还因为“每个人都只懂自己的领域,一个人是搞不定所有技术的”。

  向建平擅长的是生物知识,西南交大研究生余晖擅长机械构造,还有人擅长电子。这几个人在创客聚会上遇到,便碰撞出了做一个低成本PCR测试仪的想法。

  向建平解释,简单来讲,PCR是一种基因扩增技术,通过这种技术,只需要一根头发丝或者一个细胞,就可以完成DNA指纹鉴定。如果做成了这台仪器,还可以用来测试:为什么一个姑娘会成为“女汉子”?两个谈恋爱的人,到底适不适合?为什么吃得不多但还会长胖?为什么会秃顶?

  医院里用来检测病原微生物的PCR测试仪售价几万块,而向建平们自己动手做出的测试仪,算下来成本大概才1000块。向国内开源硬件厂商下单做电路板,完成机器控制部分的系统设计;在电脑上画出所有连接件、零部件图纸,用3D打印机做出来;有机玻璃板外壳,用激光切割机快速完成——所有工序,在一个房间里就能解决。

  这个项目团队坚信,这种低成本仪器能进入普通家庭。

  Maker易作为专做酷炫工业设计的大学生

  易作为,西南交大的在校生,年轻的90后。

  在成为一名创客之前,这个年年考试名列前茅的工业设计专业优等生,人生计划里没有开公司这一项。但现在他告诉朋友,“创业也是不错的选择。”

  一件作品让他改变想法——凭一张工业设计图,易作为在一次创客比赛拿到了1万块奖金。获奖作品叫“水宝”,是一个游泳池清洁机器人,既可以浮在水面,也可以沉到池底,通过手机APP控制,外观设计兼顾娱乐性。其商业前景,已被一些投资者看好。

  在“水宝”之前,易作为还做过其他很酷的东西—— 能量块,一个会在“钢铁侠”胸前发亮的装置,被称为“所有男生都会想要的玩具”;一辆可以洗衣服的自行车,扯尽眼球。在这些设计中,只有“水宝”有清晰的市场定位。

  其他创客建议,将作品放到众筹网站上,“市场接不接受,多少人愿意埋单,一目了然。需求大就去做批量,不大就做来自己玩算了。”

  只要有好的东西,制造出样品,然后去融资,看起来相当容易。但易作为有顾虑:做一个样品容易,但要生产一百个呢?“量产,质量能不能保障?”

  对上百件的订单有没有人接的问题,张明认为,尽管成都的硬件供应链比深圳薄弱,但近年来已有不错的环境,从打样到小批量再到大批量生产都可以保证。

  而且,创客+巨头的模式正在兴起。海尔、长虹等制造业巨头纷纷推出创客大赛,评选有创意的硬件作品。“大家各自做自己擅长的事情,创客们创新,然后放进巨头们标准而完整的制造业供应链里。”

  B

  理解创客

  未来制造业的创新一定来自创客

  创客有多火?

  2007年,雅安人潘昊还是英特尔成都公司的一名硬件工程师。2011年,他在深圳创办了柴火创客空间。如今,在搜索引擎里输入这六个字,会跳出来超过200万个网页链接。

  在成都这座历来以软件见长的城市,创客群体以各大高校学生、拥有电子和机械知识背景的手工爱好者,以及科技公司的技术“大牛”为主。目前,电子科技大学、西南交通大学等高校内,均有创客组织。

  位于西南交大工业园内的交大创客空间,就是目前成都最为活跃的创客根据地之一,向成都所有创客免费开放。创客空间的指导老师李君说,每天最开心的事情,就是和大家一起玩“板子”。每次带着创客们出去参加活动,现场总是挤满了各种投资人,“我既不知道他们从哪儿来,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拿到了我的电话。”

  在曾经担任过惠普中国区总裁、德州仪器亚洲区总裁、富士康CEO的程天纵看来,创客是天然的创新者,未来制造业的创新,一定是来自创客,而非大公司。因此,他在退休后毅然投入创客运动。创客就是要做别人没做过或者没做出来的产品,要满足目前还没有被满足的需要。“除了一开始‘练手’外,创客绝不做低水平重复的工作”。创新来自边缘技术,而边缘技术的短期回报率很低。出于业绩和市场的考虑,大企业必须把资金和人才资源,都放在进入成熟期的产品。所以,大公司会趋于平庸。

  创客并不是天然的创业者,只是在客观上为创业准备了可行的项目。程天纵认为,如果今后政府准备帮助创客的话,认识到这一点尤其重要,“创客不等于创业,就不能用创业的要求,用经济指标来衡量。”他认为创客运动就像一个漏斗一样,最上层一定全都是创客,然后其中有些想要创业,通过市场法则进行筛选。

  C

  支持创客

  推广新事物不能急功近利

  今年伊始,柴火创客空间突然“火”了以后,张明在中国创客空间总群里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希望这把“火”别烧得太过了。在他看来,不久之前,创客还是一个非常生僻而小众的概念,而眼下,已经有太多的非专业人士准备投身或者投资创客领域。这有可能会把创客运动变得浮躁。

  张明认为,要推广和支持创客,首先要理解创客。对此,李君非常赞同。李君所在的交大创客空间,之前来过高校和企业的代表来参观,但在柴火“火”了之后,首次迎来了相关主管部门的考察。创客空间是个新事物,并没有现成的政策扶持体系可以直接纳入。以交大创客空间而言,由于创新创造都是即兴的,既没有办法按现有的科技项目申报体系去报一个项目,创客空间本身也不是孵化器。

  在上海,新车间,这个国内首个创客空间被纳入市科委的“众创空间”考评体系。上海市科委将根据绩效考评结果,以购买第三方服务的方式,对上海创客空间给予资金支持,加快各种民间创新项目的产业化进程。

  张明认为,创客是一种思维方式,不限于科技,也不限于硬件,甚至也不仅仅是创新,而是一种持之以恒的动手、创造和分享的方式。从国外来看,也主要是以民间和社区的创客自发组织为主。“如果政府要支持创客,首先应该知道即便投入,也无法立竿见影。”

  而关于具体的支持方式,他认为可以是全方位、多渠道的,有别于孵化器,更不应该再去重复孵化器的职能。一定要考虑到大部分创客是基于兴趣,少部分才是创新创业。更多的支持力度,应该放在创新创业之前的这个过程,比如学校普及创客教育,支持学校建设标准化的创客空间等等。

  □本报记者 张岚/文 田为/图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