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5月19日 星期四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陕西气价听证会反对者 听证制度存在腐败漏洞

  • 发布时间:2015-01-23 08:31:51  来源:中国民航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当年参加听证会大呼“反对” 如今“吐槽”“听证目的是涨价”

  ■刘斌

  “我反对!”曹钢说,声音很大,斩钉截铁。会场上,气氛瞬间凝固了。

  这是发生在2010年9月8日,陕西省天然气价格听证会上的一幕。作为专家代表出席的曹钢,坐在背东向西的位置上,一直没有吭声。然而,到他发言时,他突然说出了这3个字,情绪显得有些激动。

  “这是我至今为止参加的唯一一次听证会。”近日,已退休两年的陕西省行政学院原副院长曹钢说道。对于反对的理由,他说自己当时只是按科学办事。

  一开始,曹钢对涨价并没太在意。“后来,我翻阅了国家出台的《关于深入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的若干意见》,其中提到,支持西部地区在天然气上享受优惠价格。但这个政策并不具体,所以我想我省首先应把这个政策搞清楚,国家既然这样说总会有些具体支持办法。陕西民众收入水平不高,能少花点钱就争取少花些”。

  所以在听证会上,曹钢建议:物价部门应首先把红头文件的政策搞清楚,争取利用政策为消费者提供些优惠,然后再说是不是涨价的事。曹钢说,另一方面,从物价局提供的资料看,陕西当时的供气价格在全国也不算低,比好几个东部、西部省市的价还高,而陕西是天然气气源地,供气条件优于其他省份。

  曹钢的建议得到了大多数与会代表的支持。现场发言的18名代表中有一半人认为,居民用气应少涨价或不涨价。

  不过,“过去的事就过去了,是谁提的反对意见不重要。但是,经过4年多的沉淀,我觉得该对听证制度有一些建设性的思考和意见了”。

  对话

  记者:那次,是陕西省物价局请您去参加听证会的吧?

  曹钢:此类活动请我们去很正常,这是程序需要。但问题是,我作为学者代表发言是需要负责任的,要从客观出发,讲大道理,体现思路科学性,这是一个学者应该坚持的底线。不能谁请我,我就跟着谁说。这不是我做人做事和做学问的态度。

  记者:说了反对的意见,会不会觉得不好意思?

  曹钢:省物价局与我有多年交往,但我去是代表老百姓的,物价局也不是个人,这是一场公事的讨论。当时确实得罪了人,但我问心无愧!因为站在科学的立场上,我的表达是讲道理的,不是有意跟谁过不去、要搞破坏。我不觉得理亏,自觉心安理得。

  记者:过去4年了,您如何看待当年那场听证会?

  曹钢:这是我一生中参与的唯一一次听证会,却引起了对听证会问题的思考。这个制度关乎政府部门的公共决策,制度本身有问题、有漏洞,究竟如何改革听证制度,让它变得真正有价值,很值得讨论和研究。我已经退休了,之所以同意接受采访,绝没有想把那次听证的事翻出来,那样做毫无意义,而是想把自己的思考讲出来,让大家共同讨论,怎样把“听证”这个东西用好。这绝不是争你错我对的事,而是关系公共利益如何受到保护和如何搞好公共决策的问题!

  记者:老百姓都说听证会是“逢听必涨,逢涨必听”,造成这种局面的根源在哪里?

  曹钢:听证会应该是征询民意、优化决策的过程。为什么要听证?就是因为政府决策要遵从民意、敬畏民权。人民是国家的主人,政府代表人民行使权力。所以,对关系大众公共利益的事,必须征询群众的意见。而且应该真心实意地征询,不能耍把戏愚弄群众。涨价的需求是要经过调查研究的,但现在的听证会往往缺乏明确调研,目的就是涨价,不是为了解决问题。

  记者:有网友建议既然听证会就是个涨价的过场,不如直接取消算了,您怎么看?

  曹钢:我不这样看。不仅不能取消听证,还要强化它的应用范围。听证会是走群众路线的一种途径。所以在尊重民意的基础上,应当强化听证会应用的广泛性,只要是涉及公众利益的和人民群众关系密切的事情都必须听证!

  记者:我们的听证制度程序上本身是有漏洞的,要如何才能弥补漏洞?

  曹钢:我觉得听证程序至少得对各个环节进行规范,做到公开、透明。比如说开会提前多少天发布消息,参与听证的主体应具备什么条件,有没有特殊限制,这场听证会能不能公开,能公开到什么程度,按什么程序决策,用怎样的方式回馈民意,如何说明决策者最后对听证意见的吸纳或否定的理由等等,都需要做到让老百姓心中有数。甚至是,对听证会上的反对意见要做出书面的回答,你不能当成耳边风,听过了就过了,反对者提出的意见那也是代表一部分民意啊!

  (原载《华商报》)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