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10月07日 星期五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自贸区的金融雄心和未来使命

  • 发布时间:2015-01-16 15:33:45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扩区后,自贸区进入2.0时代。路在何方?“上海自贸区建立后,从投资者的角度来讲,自然会问做什么可以挣钱,我认为,未来资管、个人理财绝对是大方向。”花旗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沈明高,在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上为自贸区发展建言。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诸建芳也说,陆家嘴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很多资产管理公司都在上海,可以把新兴的资产管理,包括私人银行的新兴业务作为突破。

  上周六举行的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上,来自各个金融机构的首席经济学家齐聚一堂,有看好自贸区发展的,也有给自贸区发展建言献策的,现场气氛十分热闹。

  当金融排头兵

  全球的金融雄心和使命,这是一个大命题。

  全球化2.0时代的过程当中,英镑和英国是核心;在全球化3.0时代,美国和纽约是金融中心。上海要成为国际金融中心,人民币国际化则是重要一步。

  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表示:“上海的使命非常清楚。包括自贸区2.0后会形成一个离岸在岸一体化的、有足够深度的市场。上海有中国最大的要素市场。这样的条件,可以经得起来回的资本冲刷。人民币国际化成功,上海自然而然就是全球金融中心。”

  瑞穗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认为:“中国现在的对外开放,贸易是世界第一,接下来的关键是怎么让人民币变成一个国际储备货币。那么,上海自贸区先行先试,重要的改革,最后的一环就是如何适应资本管制和开放。”

  负面清单入手

  瑞穗证劵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心里最看重的是负面清单,“自贸区会不会把负面清单做得激进一点?”

  沈建光说,“我们现在要搞投资协定,自贸区是最好的试验田。扩区后,主要是针对负面清单做的。把投资方面的东西进一步放开,这是第一步。”沈明高提出:“建上海自贸区时,我期待三个方面的改革。一个是贸易自由化,一个是金融自由化,一个是政府管制就是负面清单。现在看,最难的还是金融自由化,金融自由化能不能突破,主要取决于全国自由化的步伐。如果说,三年内可以开放的话,那么上海是可以进行先行先试的。”

  沈明高说,香港的交易所以前有几十家,谁都可以做,但关键是谁可以做起来。“我们总是很重视数量。你可以想想,谁都可以做,为什么只能上海做?最后如果说哪一个地方能做起来的话,恐怕就是上海。”

  提供政策支持

  上海自贸区建立,中国金融市场的国际化和中国金融市场的对外开放进入议事日程。数据显示,2013年9月份自贸区挂牌到现在,有2300多家金融机构挂牌落地,数量可谓不小,但是从2013年的9月到2014年9月,信贷规模只有830亿元。国泰君安首席经济学家林采宜分析,上海自贸区业务量不足。

  林采宜比喻,上海自贸区作中国金融市场和国际金融市场的桥梁。两端要无缝衔接,哪怕缺一米,桥也无法发挥作用。区内的资金和区外的资金要形成有效的互动机制,这是核心。

  林采宜认为,到目前为止,全球有60多个离岸金融中心,没有一个离岸金融中心不是靠某一方面的政策洼地建立起来。制度竞争是离岸金融中心最核心的竞争。“如果不能像当初新加坡和东京那样吸引大量的全球金融机构,把机构搬过来,把业务搬过来,就没有经营优势。没有政策,无法吸引大量的总部进入这个地区,也无法吸引更多的业务进入这个地区。”

  如何让上海自贸区更上一层楼?林采宜认为,第一,在监管模式上,上海和中央要统筹所有自贸区归属管理,所有的问题一个机构协调。第二,区内和区外要建立起非常有效的可以实施的管理规则。第三,要改革不等于不要政策。60多个离岸金融中心,它的竞争是制度性的竞争,更是政策的竞争。

  本报记者 钟喆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