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4年07月18日 星期四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潜艇兵的别样生活

  • 发布时间:2014-12-20 01:30:47  来源:科技日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时代先锋

  潜艇兵被称作“沉默的杀手”,因为任务保密,艇上空间逼仄、生活单调,练就了他们沉静而坚忍的性格。

  走进372潜艇,和官兵们聊起潜艇兵的别样生活,神秘的面纱背后是一个个让人肃然起敬的故事。

  怕苦不当潜艇兵

  当兵皆苦,繁重的训练、任务自不待言,单就在潜艇上生活就非易事。

  采访中,笔者小心翼翼地下到潜艇,机器的噪音轰隆作响,浓烈的柴油味扑面而来。

  有人不禁掩鼻问:“在海上没有这么大油味吧?”

  战士笑答:“现在升降口开着,还有空气进来呢,在海上味就更大了。”

  艇里的空间特别狭小,艇长易辉不时提醒大家小心,稍不留神,就容易磕着头,很多地方都只能猫腰钻过去。最让人难受的是战士们的床位,一米九的高度得分三个床铺出来,宽度比火车卧铺还窄三分之一。

  舵信副班长成云朝告诉笔者,他体重200斤,身高超过1.8米,每次上床先把头伸进去再把屁股拱进去,而且必须保持平躺姿势,翻身都难。在艇里见不到太阳,不知道白天黑夜,慢慢的就睡不着了。如果听谁说晚上能睡四五个小时,大家伙就都会很羡慕。因为四五个小时在艇上算是极佳睡眠,有时候,躺了6个小时,1分钟都没睡着,躺得头疼流眼泪,生物钟完全紊乱,但值更的时候还得聚精会神,尤其在深海,眼睛都不敢多眨一下。

  除了睡觉,吃饭也是个头疼的事。水果、蔬菜储存时间不长,20天后基本就没有了,想调整菜谱也难为无米之炊。况且,大家身心俱疲,食欲不振。怎么办?刚开始艇领导带头吃,但效果并不明显,艇上只好作出“规定”:每顿饭吃一碗及格,两碗良好,三碗优秀,不好吃也要捏着鼻子吃。吃饭竟成任务,听着心里几多辛酸。

  爸爸去哪儿了

  “不要问我去哪里,问我也不能告诉你……”因为特殊的使命与保密任务,潜艇兵出海、归航都悄无声息。对潜艇兵来说,说走就走的出征是一种常态和职责。为了贴近实战,很多重要任务在出海前的几小时才下达,他们自己也无法知道什么时候走,要去哪,去多长时间。即使说好了回家吃饭,他们也得补充一句:“如果我今晚不回家,手机关机,就说明我出海了,不用等我。”

  就在这次远航前,372潜艇的2名官兵家属即将临产,12名官兵的爱人、子女或父母正准备来队团聚,有的还在来队途中等着他们接站……来不及向妻儿说句再见,顾不上向父母道声保重,悄无声息离家远航。

  电航技师周军结婚后,妻子王梅一直在老家照顾生病的双亲,12年来,两人团聚的时间加在一起不到10个月。今年她特意买了飞机票,带着10岁的女儿来队探亲,可飞机还没落地他已随艇出海。妻子苦苦等待了一个月也没等到丈夫回来,眼看女儿就要开学,不得不返回老家。临走时,女儿哭着问妈妈:“爸爸怎么躲着不见我们,你们是不是离婚了?”看着女儿哭红了的小脸,王梅的泪水只能往肚里咽。

  “爸爸去哪儿啦?”面对孩子们的疑问,372潜艇官兵常常无言以对、沉默无语。

  372潜艇所在军港码头附近有一条海边小道,在丈夫远航的日子里,军嫂们经常带着孩子来到这里深情守望。时间长了,大家都管这条路叫“望夫路”。

  海上不能用手机,军医卢翀的妻子曾晓燕养成了写信的习惯,她在信中深情告白:“多么想有那么一天,我一打开家门,你就突然出现在我面前,让我哭个梨花带泪。我愿意一直站在你的左边,因为你敬礼的右手属于祖国、属于军队。”

  时间都去哪儿了

  潜艇兵们在海上无缘享用手机、电视、网络等一切现代通讯,除了吃饭、睡觉、值更、学习,时间都去哪了?为了让单调的生活多彩多姿,372艇有自己的法宝。

  比起猜谜、讲故事,官兵们更喜欢“龙宫运动会”。几十天不见天日,而且艇里还高湿、强噪音,身体可不能垮。训练间隙,转健身球、哑铃、飞镖、俯卧撑、引体向上、握力器、拉力器等小型比赛项目在狭小舱室空间里轮番上演,参赛官兵不亦乐乎。奖品也许只是一个苹果,但在水果稀罕的艇上,也算是莫大的奖励。

  除了运动,《水下长城报》给枯燥的“海底世界”充满了正能量。这是支队潜艇远航期间办的特色小报,虽只发行20份,但办得有声有色。外军介绍、生活百科、诗歌散文……应有尽有。擅长诗歌的战士赵满星不仅是专栏作家,还有一帮粉丝。

  在《水下长城报》,笔者看到了支队长王红理为这次出海填的一首词:“烟波浩淼,南海风光好,踏浪谁人找,蓝水雄心不老。计划隐蔽安全,强军重任在肩。诸君同心,再写首艇新篇。”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