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12月02日 星期五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中粮期货柳瑾:央行本月底或降准对冲流动性紧张

  • 发布时间:2014-12-17 16:21:00  来源:中国广播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导读】央行继续“按兵不动”,本周流动性面临考验。 经济之声评论:央行能否打开“钱袋子”值得关注。

  央广网财经12月17日消息 据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报道,资金面紧张态势昨天升级,市场陷入“一钱难求”的状态。中期借贷便利(MLF)到期、新股发行、银行年终考核等多种因素叠加,放大年底前银行体系流动性压力。与市场紧张情绪同步升温的还有对央行释放流动性的呼声。

  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中粮期货研究院副总监柳瑾对此解读。

  经济之声:离年末、月末、季末“三点一线”的时间窗口不到两周,面对央行在公开市场继续“无为”,奋战在一线的资金交易员已提前感到了紧张。16日银行间市场资金面紧张得“一塌糊涂”:在银行间质押式回购市场上,除7天以外的其他各期限回购利率均出现上行。其中,隔夜回购加权平均利率上涨约6个基点至2.71%。出现这种情况的背景是,16日央行在公开市场继续零操作,一些市场人士期盼的逆回购也未出现,而面对本周公开市场到期量为零,央行在公开市场的“无为”加剧了紧张情绪。您分析,央行昨天为什么在公开市场继续零操作?

  柳瑾:我觉得是央行在评估商业银行承受能力底线在哪里。一直以来,央行通过不断地给银行体系注入流动性,然后间接降低实体企业的融资成本。现在大部分的流动性,其实是停留在银行体系,甚至进入股市之内,并没有进入实体经济,这并不是央行所期望的。所以,这个改革是央行比较大的矛盾,央行还是在等待。11月21日降息以来,现在央行的货币政策已经从稳健中偏宽松,转向宽松中稳健。所谓宽松中偏稳健,就是整体方向是宽松的,但并不是说要一放到底,而是要等到商业银行体系实在承受不住了,央行才会进一步释放新的流动性。

  经济之声:所以央行这种无为也可以看作是一种测试,看看银行的压力的底线到底在哪里?那我们也注意有分析认为本周资金面面临的不利面因素主要有三个,第一个是周四开始的第七批IPO收购,预计冻结资金量可能会创下年内的高峰。第二个原因就是近期人民币的即期汇率在加速贬值,资金外流可能会加大,11月的新增外汇账款可能会萎靡。第三个原因银行年末仍然有冲存款的压力,存款偏离度考核之下也不排除一些银行提前拉存款,从而让流动性收紧,还有就是市场人士一个预期,12月财政存款的一个投放,也会不及往年,您的观点呢?

  柳瑾:这三点我都同意,还要补充两点。一是9月当时释放的5000亿的SLF,还有10月释放大概4千亿左右的PSL,这基本上都是三月左右的期限,基本上到12月底或者1月份左右的到期。二是现在融十条出台之后,市场一直在传言,就是非银行机构的同业存款转正式存款,各大商业银行大概初步估算了一下可能要补交存款保证金在2万亿左右,这也是一个比较大的压力。在12月底这个期间内,恰恰短期、中期和长期一个资金压力,都面临在这个结点,这个时候的资金压力是非常大的。所以,我们预期很有可能在月底之前,也就是31号之前,央行很有可能有一个降准的行动,来对冲现在市场流动性的紧张。

  经济之声:面对资金面不利因素,央行也多重工具齐上阵,以熨平资金面波动。继上周市场传闻央行通过国开行投放千亿资金后,本月央行将二度开展国库现金定存招标,周四向市场投放资金600亿,期限为跨春节的3月期品种。此前,财政部和央行的国库定存招标通常一个月开展一次,但在资金面紧张时例外,如今年的1月和7月,都曾一个月开展了两次,旨在向市场注入流动性,缓解阶段性资金压力。此外,还有MLF以及SLO、SLF等各类创新工具,尽管针对性较强,但其操作透明度和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的效果也广受质疑。在临近年末流动性趋紧之际,央行货币政策陷入两难的格局愈发引人关注。您如何评论这一现象?

  柳瑾:现在央行两难格局和上半年已经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上半年甚至是2013年的时候,当时比较大的矛盾是不是宽松货币政策,那个时候的通胀还比较高。如果央行要刺激经济,它的降息可能带来通胀进一步抬头。但是随着原油价格不断下行,其实现在面临是一个通缩压力,包括全球范围都是通缩压力,现在反倒给央行进一步释放流动性,它的操作空间变得更大了。所以,央行现在的货币政策已经转为宽松中偏稳健,在这个过程中,它另一个难题是不是向商业银行释放流动性。如果要释放流动性,那现在大量的资金,其实没有流入到实体经济,没有达到降低实体企业融资成本的目的,反而很多流入了股市。另一方面,如果不放的话,实体企业的融资成本确实过高,而且我们经济面临进一步下行的压力也很大。所以在这个时候,我觉得是央行新的一个两难状态。

  经济之声:央行的钱袋子很有可能打开,也就是降准是一个大概率事件,而事实上在降息之后,降准等等这些传统的货币政策工具也再度的出现在了业内专家的视野当中,而且降准的呼声在不断的加大,理由就是目前过高的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一定程度上阻碍了我们利率市场化的进程,而当下将存款准备金率降到正常水平的条件,也在逐渐的成熟,有分析认为,央行在年末就会打开钱袋子,实施降准操作,您刚才也同意央行实施降准这样一种状态,您觉得这样一种降准的时点,央行如何进行选择呢?

  柳瑾:我们认为这样的时点最大概率在12月31号之前。一是现在内部的因素,包括各种SLF还有PSL工具的到期,包括12月底常规资金紧张状态,包括补缴存款保证金等等内部因素。二是现在外生的因素,今天晚上12月17号,也就是明天凌晨,美联储将召开新一次利率决议,这次美联储可能会有一个比较大的动作,可能会引起美元加速升值。如果美元加速升值,可能带动的更多是资本回流。为了对冲资本回流,会促使央行产生进一步降准。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