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4年05月27日 星期一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奥林匹克“御寒”忙

  • 发布时间:2014-12-14 06:02:46  来源:经济日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从那些改革建议来看,贯穿着不再坚持高门槛,凡事都可以商量着来的意味

  又到年底,各大新闻机构又该忙活着评选2014年的十大体育新闻了。虽说今年是世界杯年,还有冬奥会,但这十大新闻肯定要留出一条给国际奥委会:在刚刚闭幕的国际奥委会第127次全会上,到会的所有国际奥委会委员一致通过了《奥林匹克2020议程》的40条建议。

  翻了一下相关的新闻报道,此次通过的改革议程主要包括:一、改革申办程序,变“申办”为“邀请”。二、减少申办费用。三、限制参赛人数。四、增加灵活性。允许部分比赛项目在主办城市之外举行。

  国际奥委会此时推出这些改革措施,肯定和奥运会日益受冷落的趋势有关。所谓冷落不是说奥运会举办的那16天,那些天里还是该跑的跑,该跳的跳,永远是似曾相识的全世界大联欢。每四年毕竟只有两个16天,合起来不过一个月出头,那剩下的时间呢?过了20多年好日子的国际奥委会可能不得不面对这个问题了。

  自打尤伯罗斯弄出个洛杉矶奇迹,从1989年开始,举办奥运会就成了看上去能赚钱的香饽饽,动不动就会有七八个乃至十多个城市提出申办。光是选定两个奥运会谁来办,就够国际奥委会忙一阵子的,不愁缺少关注。送到嘴边的肉肯定要挑肥的吃,于是这办奥运的门槛就悄悄地长高了,场地设施不够标准不行,接待服务不够周全不行,旅费食宿不给全包也不行……最后就等着听国际奥委会主席那一句话:萨马兰奇老先生实在,每次都给个“最”,最好的,覆盖面最广的,最出色的,最有特色的,最成功的,总之就是一次更比一次强,想更强就再来一次。罗格先生比较聪慧,每次换个词,梦幻般的,无与伦比的,充满快乐和荣誉的。虽然字典里的好词还多着呢,但现实却是,条件多了,打退堂鼓的也就多了。从申办2020年夏季奥运会开始,过去那种激烈的竞争已经褪色很多了。

  十八世纪德国作家李希滕伯格有句名言:“辉煌杰作的唯一缺点是,他们通常成为一批平庸之作随之问世的根苗”。所以说成也萧何败也萧何,都怪尤伯罗斯,洛杉矶申办那次可是一个竞争对手都没有,1988年奥运会也只有当时的汉城和名古屋两家申办。而以前的奥运会也经常遭遇财政困难,第一届奥运会在雅典举行,希腊靠全国募捐加政府资助依然开不成,最后还是一位叫阿维罗夫的富翁解囊相助才盖起奥林匹克体育场。罗马曾获得1908年奥运会主办权,由于修不起体育设施,只好让给了伦敦。1924年法国举办第8届奥运会,好不容易筹集了400万法郎盖起了能容纳6万人的科布龙体育场,筹委会在运动场旁盖了一排简易的房屋用来安排运动员住宿,这也被称为后来奥运村的雏形。尤伯罗斯利用美国强大的经济基础和完善的体育设施,不用盖场馆,不用修市政(经济实力雄厚如1972年的联邦德国,也花了15亿马克用在场馆和市政改造上),他那个经济奇迹其实也是一个很难复制的案例。但他造就了奥林匹克的光荣年代,让奥运会又成了抢手货,同时也吊高了国际奥委会和每次奥运会参会者的胃口。历史经常呈螺旋式发展,全球经济也总是有峰有谷,繁华胜景之后,一旦出现一阵冷清,真会让很多人受不了。不能不感叹,奥林匹克的冬天来了。

  好在这次国际奥委会觉醒得早,一旦察觉到冬天即将来临的迹象,马上弄出这些御寒措施。从那些改革建议来看,贯穿着不再坚持高门槛,凡事都可以商量着来的意味。好在他们手头还有“TOP”计划和巨额的电视转播合同,不至于让奥运会落到30多年前那样无人问津的境地。但看惯了恢宏壮美奥运盛景的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接受未来的改变;至于是不是可以恶俗地引用雪莱那句“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的诗句,那还真要走着瞧。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