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11月28日 星期一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西非埃博拉工作者的一天

  • 发布时间:2014-11-27 01:30:49  来源:科技日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今日视点

  本报记者 房琳琳 综合外电

  瑞贝卡·罗宾逊在工作中没带手套。她说,搬动患者的时候,一个错误的步骤就会增加自己感染埃博拉疾病的几率。相反,在利比里亚首都蒙罗维亚乘坐摩托车挨家挨户工作的时候,她会穿上防雨外套和靴子,并拿上一瓶洗手液。

  她的目标是,帮助追踪埃博拉传播的复杂网络,并指导虽然接触了感染患者但暂时还健康的人们自行在家里隔离21天。利比里亚政府认为,这样的隔离是阻止病毒从潜伏状态传播到更远地区的预防措施。

  近日《科学美国人》发布的一份深度报告,剖析了当前埃博拉病毒在西非国家的态势,情况仍然不容乐观。

  志愿者:有热情,但几乎没有防护措施

  罗宾逊是数以千计的工作者之一,他们通过古老的公共卫生做法,即接触者追踪方法,来消除埃博拉病毒在西非的传播。她拜访那些可能与感染者接触过的潜在患病人群,指导他们监测自身发热症状,并告诉他们如何防止疾病进一步传播。很多时候,她告诉人们,他们必须呆在家里进行自我隔离。

  她的日子在流逝。最开始,她在与几内亚接壤的边境开展工作,但自从8月份以后,她已开始在本国首都追踪病患了。

  每天上午八点钟,她首先与其他几个医护人员碰头,在早会上,她会拿到当天需要拜访的主妇名单(名单来自埃博拉病毒紧急热线的报告),与另外几个人讨论在前一天遇到的困难,然后就骑着摩托车出发了。

  罗宾逊是四人小组中成员之一,他们在同一个社区协同工作。在报名协助埃博拉疾病响应工作之前,她是一个学生,正在考取公共卫生证书。现在,32岁的罗宾逊已经失去了一个叔叔和几个闺蜜,罪魁祸首正是埃博拉病毒。

  “我会坚持到埃博拉消失的那一天。”她说,但是在战斗中没有多少工具能协助到她。

  罗宾逊必须询问人们是否有发烧症状,可她竟没有一支体温计,她只能简单地问他们的皮肤是否有点发热;在探访患病者时,她也没有面具可戴,她只能站在距离他们1米远的地方,她说:“我感觉在那么远的距离更安全。”病毒究竟能存活多长时间,几乎没有可供参考的数据,在这样的背景下,她也没有手套可戴,“我们被告知,手套是非常危险的,因为可能感染我们自己。所以我们勤洗手并站在一米开外。”

  在这一轮埃博拉病毒大暴发范围内,它已经要了几内亚、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三个国家5000多人的性命,最初人们不认为该病毒会传播,直到所有被传染的人都出现了发热和呕吐的症状。如果另一个人直接接触了埃博拉患者的体液(主要是血液、呕吐物和排泄物),这个人就会被传染。

  受助者:否认患病,恐惧并威胁工作人员

  罗宾逊的工作并不容易。

  首先,即使有经验的公共卫生保健工作者,在利比里亚的一些地域开展工作都很难,尤其是5月到11月的强降雨时间段。但是,他们面临的最大困难是“否认”。利比里亚已经暴发埃博拉病毒8个月了,但是人们仍然隐藏患病者,也拒绝相信这个疾病对社区来说是毁灭性的威胁。随着埃博拉病毒患者数量的下降,确保病毒继续肆虐的主要手段,就是追踪个案以及可能被感染的人群。

  除此之外,有时候罗宾逊还会受到威胁。她说,在一个案例中,三个家庭成员死于埃博拉病毒,但是其他亲属仍然拒绝接受这个死因。当她告知他们需要自行隔离21天的时候,他们变得非常有进攻性,他们威胁要用棍子打死她。

  被隔离在家中有一系列严重的后果,隔离家庭有时候会担心食物中断、丢掉工作,或者担心跟埃博拉联系在一起后在社区中面临的人际关系压力。再说,没有人会喜欢强制隔离。

  最后,罗宾逊威胁他们要叫来警察,他们才同意呆在家里。她告诉他们,政府会确保隔离期间的食物供应。但是,据媒体报道,在某些地区,人们会因为食物短缺不再进行隔离。

  “所有事情都笼罩在埃博拉病毒的阴影下。”塞缪尔·扎扎依说。他受雇于国家卫生和社会福利部,除了埃博拉病毒,他还跟踪监测麻疹和小儿脊髓灰质炎等疾病,但是埃博拉病毒简直吞噬了一切。现在,他只能在监测埃博拉的发展趋势过程中,顺便关注一下其他疾病了。

  耻辱感也影响到对社区卫生工作者的招聘。人们都不愿意做埃博拉防治工作,因为他们会遭到邻居的退避,也会在社区成为恐惧的对象。扎扎依说,他们要根据现有的社区卫生工作者的数量,来调整每天每个人必须访问多少个家庭的日常工作计划。现在,每个志愿者每天需要访问10个联系对象。然而,当志愿者到达一户家庭时,家中空无一人仍是常事。

  疫情:数据飙升,国际社会正介入防控

  扎扎依帮助监控利比里亚西北海岸的比邻国家大角山的疫情,此地距离蒙罗维亚100公里,他说,在最近的几个月中,埃博拉的情势越来越紧张了。尽管很多地区采取了管控措施,但是感染病例仍然在增加中。9月份只有7个埃博拉病人,但是10月份就飙升到57例,且到11月中旬,又有23例疑似病例需要确认。

  大角山国的志愿者和工作人员现在每天都需要分别访问几个可能与疑似埃博拉人员接触过的人。扎扎依作为社区卫生志愿者和卫生署分区工作者,正面临严峻的问题——该国感染人数总数已经达到了90人。

  “在西非,人们处在困境之中,无处可逃。”美国总统奥巴马在11月18日会见公共卫生官员讨论危机之前的发言中这样说。白宫正在向国会申请一笔6200万美元的资金,来帮助全球范围内战胜埃博拉使用,最终提高美国对此的防备。

  “好的消息是,在利比里亚部分地区,由于我们文职人员和军队的共同努力,我们的付出正在收获成效。”奥巴马说。坏的消息是,即使国际力量介入消除埃博拉病毒,传播态势仍然比防御来得更猛烈。

  在西非的这些地区,“埃博拉病毒并非只局限在一个国家。”国际医疗队的国际运行高级副总裁拉比·托贝11月18日在国会作证时,证实了这个趋势——一个埃博拉治疗中心刚刚建好,病毒又迅速传到另外一个国家了。现在对这类治疗中心的设计按照“机动”机制运行,因为除了针对埃博拉病毒,这类机构对其他疾病并没有太大的实际运行意义。

  国际卫生组织在最近的一份报告说,在利比里亚7000个埃博拉病例中已死亡2964人。而且,每周都有上百个新增病例在继续肆虐地传播。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