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4年07月14日 星期天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吴健雄:肝癌手术禁区“排雷者”

  • 发布时间:2014-11-19 09:32:02  来源:科技日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个头不高,天蓝色衬衫配以深色休闲西服,茶色镜片后面的眼睛微眯,看起来总是略带笑意的模样,给人一种平和而安心的感觉。电梯间遇到患者,他会开门礼让别人先进。

  同行眼中,他虽收获了吴孟超院士、汤钊猷院士等国内肝胆外科著名专家的赞扬,却不自恃清高;学生说他教学有一套,生活中却是不折不扣的暖男一枚;患者评价他,是医术精湛、医德高尚的好大夫……他就是国家癌症中心学术委员会委员、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肝胆外科主任及博士生导师、海峡两岸医药卫生交流协会肿瘤防治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及全国肝癌学组组长吴健雄博士。

  胸怀整形梦 “跨界”除肿瘤

  说起福建永定,人们自然想到世界文化遗产——土楼。吴健雄便出生在这贫穷而秀丽的乡村。

  自小家境贫寒,出生时又逢三年自然灾害,吴健雄童年的记忆中,打上了饭吃不饱、病没钱看的烙印。“实在扛不住就去公社医院抓两三毛钱的草药,家里孩子多,父母最怕生病了。”

  1980年,吴健雄考取同济医科大学临床医学系。在大学的十个寒暑假,他只回家三趟,连续五年“三好生”,被评为“特优生”,勤奋、敢拼的个性初显。

  1985年,吴健雄以优异的成绩被分配至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本来想做整形外科医生,可惜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那年没有招收名额。”自此,他在我国第一个肿瘤专科医院、亚洲最大的肿瘤防治研究中心一干就是三十年,从一个对肿瘤一知半解的年轻人,蜕变为原发性肝癌及肝转移瘤的外科专家。

  “选择肝胆外科,是因为我从小喜欢动手操作,而且觉得挺有挑战性。”吴健雄回忆说,肿瘤研究所和肿瘤医院同在一个医疗机构中,不仅坐拥多位院士和业界专家,更有国家级的重点实验室开放。医院的病例能在肿瘤研究所进行研讨,研究所提出的理念可在医院中印证。

  “临床应用离不开基础研究,基础研究就是为解决临床问题。”这一理念,让他在30年的肿瘤防治科研道路上受益匪浅。

  敢为人先 勇闯肝脏手术禁区

  目前,肝癌最为有效的治疗方法仍然是肝切除术,但初诊时仅约20%的患者有做手术的机会。肿瘤切除率低,是因为肝癌病人常合并有较严重肝硬化,难以耐受手术。此外,紧邻重要血管和大胆管的中央型肝癌手术,被业界公认为危险大、难度高、切除率低的“禁区”。

  国际上治疗肝癌的肝切除手术中,为减少出血通常采用入肝血流全阻断的方法(Pringle阻断法),这不仅阻断了载瘤区域肝组织的血流,也造成了无瘤区域肝组织的缺血缺氧,导致对肝细胞的较严重损害,尤其对伴有较明显肝硬化的患者,常在切除肝癌后发生肝功能衰竭,死亡发生率较高。

  为了攻克中央型肝癌手术切除的难关,2006年,吴健雄应用肝脏微创解剖方法,创立了“肝区域选择性适时血流阻断”(Selective and dynamic region-specific vascular occlusion,SDRVO)切肝新技术,在国际上首次提出安全切除中央型肝癌。

  “肝脏哪个区域有肿瘤就阻断哪个区域的血流,不用再把入肝血流全阻断。这种方法不仅有效控制切肝时的创面出血,而且手术中可保持无瘤区域肝组织的正常血流,提高了这种高危病人手术的安全性。”吴健雄称,已对数百例合并有肝硬化高难度的中央型肝细胞肝癌施行安全的精确肝切除,切除率达100%,且没有围手术期死亡。逾90%病人的肝功能在术后1周内恢复到A级,术后酌情辅以放疗等综合治疗,使≤5cm的中央型肝细胞癌的无瘤生存期显著提高,且五年总生存率达到75.3%,居世界第一。

  2013年4月,来自土耳其的同行专程来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参观,目睹了吴健雄主导的中央型肝癌手术后,给予高度评价:“您完成了许多外科医生无法完成的手术,突破了中央型肝癌难以切除这一难题,您把肝癌外科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

  如今,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的中央型肝癌综合治疗模式,在北京、重庆、福建、甘肃、江苏等多地推广应用,显著提高了中央型肝癌的切除率和治愈率,获得了良好的社会效益。

  痴心学术 不愿只当“开刀匠”

  每年主持国家级继续教育课程“中央型肝癌以手术为主的综合治疗”的培训班,让领先安全的技术惠及更多患者;组建“肝胆肿瘤疑难病例多学科整合医疗会诊”机构,使我国中央型肝细胞癌的治愈率晋身世界领先水平……

  记者粗略数了下,这两年关于“肿瘤防治”和“肝癌治疗”议题的重大学术会议,吴健雄牵头参与的就有七次,尤其是作为执行主席之一主持第461次香山科学会议“发挥中西医优势治疗原发性肝癌”。在科研方面,他正在主持并承担肝癌防治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首都临床特色应用研究、十二五国家科技重大专项等重要课题。

  “必须要讲学术,否则外科医生就是单纯的‘开刀匠’。”吴健雄告诉记者,肝胆外科医生做完高危疑难手术后要注意交流经验、总结提高。遇到别的医院放弃的疑难杂症病人,大家要集思广益进行探讨、会诊。

  数据显示,手术切除肝癌后复发率很高,3年约40%—50%,5年约60%—70%。在为患者赢得宝贵时间后,吴健雄开始探索后续防治复发的综合治疗。

  “尽管西医治疗肝癌优势明显,但在基础与临床研究方面仍存在诸多问题。病因学的局限、早期诊断不足、手术切除率不满意、术后复发率较高,成为当前西医治疗肝癌的瓶颈。”在吴健雄看来,癌症是全身疾病的局部表现,既要讲究个体化治疗,也要注重综合治疗。

  “其实我不赞同中西医‘结合’,因为这两个医学理论体系不一样,哲学思想也不全相同,我更强调中西医优势互补的协同治疗。”吴健雄坦言,西医摘除肿瘤,中医固本扶元。“我们可以摘掉高危部位的肿瘤,但外科医生不可能切掉最后一个癌细胞。”

  作为“十二五”国家“重大新药创制”科技重大专项慈丹课题的副主任委员、首席科学家,吴健雄最近忙于组织全国的肝癌诊疗多中心开展慈丹胶囊IV期国际注册临床研究。比起进口分子靶向药治疗晚期肝癌每月数万元的高昂费用,肝癌患者服用慈丹胶囊一个疗程的费用才两千多元,而且抗癌、扶正,毒副作用小,更适合我国国情。

  课题主任委员、首席科学家吴孟超院士曾多次表示,中西医协作是提高肝癌临床疗效的重要途径,只要瞄准肿瘤研究前沿,大胆摸索、反复实践,就能更好地发挥中医药防治肿瘤的优势。大量临床与实践研究表明,中药复方制剂慈丹胶囊,能改善肝癌患者的临床症状、延长总体生存时间。

  “慈丹是有效治疗肝癌的重要中药之一,我们希望通过较大规模的临床应用研究进一步验证该药对肝癌防治的疗效。也希望不断深入研发出更多能有效抗病毒和防治肝癌的优良中医药,实现用‘国药’治‘国病’的美好愿望!”吴健雄说。

  不忘初心 救人要从“心”做起

  早五点起床,看书、搞科研。七点从家里地库开车到医院,再从地库电梯奔进病房、手术室,吴健雄笑言自己很久没见到阳光了。

  每年完成高危高难度的四级手术200多台,且无医疗差错。最多时一天做七个中央型肝肿瘤切除手术,一台接一台一天连续工作十几个小时很正常。多年来,为了攻克中央型肝癌的手术难关,他经常仅以一顿手术室盒饭充当中、晚餐,更谈不上有看电视的休闲时光。

  “外科医生拼的是毅力和体力,更要有稳定的心态和良好的应变力。我们有点小毛病都不会跟人说,怕别人笑话。”挤不出健身的时间,就坚持每天冲冷水澡;下班早时,就爬十几层的楼梯回家。从中学时就喜欢书法的他,已经好几年没能尽兴大书几笔了。

  在肿瘤医院,每天看着绝望的面孔接踵而至,吴健雄总想法让患者抱着希望而归。“现在不都说癌症患者有三分之一是被吓死的?医者要有仁爱之心和良好的职业精神,告诉患者治疗的风险和意义,花点时间进行心理辅导,能帮助他们重树信心。”吴健雄说,患者只有从心理上认识并克服了疾病,才能使其他治疗产生更好的效果。

  “你们看似平凡的工作挽救了一个又一个病人,使很多家庭在绝望中重获幸福”“我们在其他医院拒绝手术治疗的情况下找到了他……他的高超医术让我们留住了亲人……”

  记者浏览好医生网时发现,吴健雄在肝癌方向得到患者投票数、感谢信为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最高,患者评价满意度高达100%。

  三十年如一日,吴健雄执着于新型肿瘤标志物的应用研究和肝癌、大肠癌的治疗研究,在收获如潮赞誉的同时,也获得了学术上的肯定:全国医学优秀学术成果二等奖,中国国家癌症中心研究论文二等奖,中华中医药学会科学技术三等奖,北京市卫生系统先进个人,首都优秀医务工作者,2014年首都“最美医生”……

  爱挑战、有韧性,即便常日不见阳光,内心还是充满正能量,吴健雄的乐观感染了越来越多的人。关于未来,他希望对中央型肝癌的应用研究成果能形成指导临床实践的指南,并将临床经验和规范化综合治疗方式以继续教育的形式,传播给各地广大肝癌防治医务人员,并得到不断地完善和发展,让更多的肝癌手术禁区“排雷者”帮助患者走出“绝症”的阴影。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