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12月06日 星期二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土匪妹纸”灵儿为何急来也急走?

  • 发布时间:2014-11-14 08:35:16  来源:中国民航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司马平邦

  接着说《红高粱》。

  高密县最大的金融集团张家的富二代掌门人张俊杰(黄轩饰),因为对一个女人的迷恋,最后竟然流落到变成大土匪余占鳌的狗头军师。剧中暗表,他其实还是县长朱豪三(于荣光饰)派进去的卧底,但更其实,张俊杰做这事是自愿的,他跟朱豪三一样识得余占鳌非高密地界的一般人物,但朱豪三识得余占鳌是枭雄,是土匪种,而张识得余是义匪,有改恶从善的可能。

  当然,张俊杰可以在余的队伍里混,主要也源于他对九儿的牵挂。

  一切都是源于善

  花脖子的妹妹灵儿(解惠清饰)的出现,与张俊杰在剧中的表现有相同的意旨。

  张俊杰在青岛找到灵儿时,她正在跟同学们走在街头高喊着抗日口号,这也寓示着本故事不久之后将引进抗日之段落。灵儿和张俊杰是《红高粱》故事里联结高密与青岛——这个外部大世界——的唯一桥梁,更是联结高密的这些土生土长的酒坊老板娘、县太爷和土匪头子们与外面的西洋景和新思潮的唯一桥梁,所以,这才有了灵儿的出现,她让整个故事如同被吹进一缕新鲜的春风。

  这缕风首先是吹进了花脖子的队伍里,为了讨好妹妹,花脖子不得不暂时严令自己的手下不得祸害百姓,不得欺压良善,而且许多小喽啰开始跟着大小姐识文断字。

  再接着,这缕风又送到了余占鳌和戴九莲那里,当灵儿出现的时候,张俊杰其实早已从余、戴的“第三者”的尴尬定位上走下来,可以说张俊杰从事的是社会性的改良工作,而灵儿正是他久违的那位知音;尤其是当灵儿在张俊杰的带领下走进九儿的家,走进单家的酒坊,见到九儿的两个龙凤胎儿女,那画面上的光色和构图都变得极其欢快。

  在《红高粱》这个世俗的、冲动的和令人血脉贲张的故事里,形象清纯的解惠清饰演的这个角色的理想主义光辉难得地在此时此刻得以显现,从情节上说,如果灵儿可以在高密长期待下去,将能够从容地游走于可以接受她的余占鳌、花脖子、戴九莲,甚至是县长朱豪三等各方之间,也许这个故事之后的情节要做巨大的改变,这缕新鲜温暖的春风或许会渐渐消融那些冷冻的隔阂。

  其实,这也是灵儿其人必须急来也必须急走的原因。

  人抵不过历史

  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之后的胶东半岛,豪强肆虐、日寇觊觎,又岂能因这个春风一样的纤弱的女孩的出现而改变?

  所以说,任何理想主义在一个惨烈故事里的现身,其实说到底都是“自私无比”的创作者们为了让这个故事发生得更为惨烈,莫言如是,郑晓龙尤甚。这时候创作者们的心态有如剧集中那个一方面正直、保守,另一方面又顽固、反动的县太爷朱豪三一样,要经历矛盾和决绝。

  其实,由王澜饰演的县长夫人,虽然表面看不算一个重要角色,但她的存在映衬出朱豪三这个出身西北军阀的地方霸主性格和人性的底色,映衬出他内心深处柔软的一面。她每每以搅局者的姿态出现,但发挥的作用是令场外的一部分观众能够有限地认同和理解朱县长的苦衷,可以不简单化和脸谱化地欣赏这个故事。

  但万万没有想到,这些带给灵儿的却是最后的温暖。不久之后,被软禁在县长家的灵儿在接下来的月黑风高之夜意外地死于非命。

  解惠清饰演的这个女学生,与《北平无战事》里的谢木兰、崔中石,以及《人间正道是沧桑》里的瞿恩一样,让观众和剧中的各个人物都从此带上隐隐的心痛走向未来。

  (据作者博客)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