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12月07日 星期三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钻研垃圾处理的农民发明家

  • 发布时间:2014-11-04 04:32:07  来源:农民日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本报记者崔丽文/图

  走在湖南省湘乡市泉塘镇的乡间小路上,一幅优美的山水画卷在记者的眼前铺展开来。田野葱茏,屋舍俨然,处处干净整洁。谈起环境,乡亲们都知道这里面有着钟伏桥的不少功劳。

  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综合利用工艺、垃圾焚烧尾气排放的净化处理工艺及专用设备、对开合抱式垃圾抓斗车、尾气净化处理剂……可别小看眼前这位憨厚腼腆的63岁乡村老伯,凭着一股子钻劲,9年埋头垃圾处理,钟伏桥获得了6项专利,被誉为农民发明家。

  没有绝对的垃圾,只有放错地方的资源

  “我小时只读到初中,但我有个犟脾气,想干一件事,就一定得搞成。”谈起自己琢磨垃圾处理、利用的初衷,钟伏桥说,“有句话说‘没有绝对的垃圾,只有放错地方的资源’,我想通过垃圾处理和利用减少污染,让家乡变得更美。”眼下,他正忙着给他的新发明对开合抱式垃圾抓斗车联系销路,“特别想让更多的村庄赶紧用上这个省时省力的新设备。”

  在湘乡市东郊乡的一个垃圾点,旺兴村村民谭华正在用这种抓斗车清运垃圾。只见车头和车厢中间伸出一根两节吊臂,吊臂顶端是一只巨大的抓斗,形似合拢的双手。吊臂可以调节方向和高度,抓斗则可以360度旋转,不论哪个角落的垃圾,都能轻而易举抓取到。谭华熟练地摆弄操作杆,张开抓斗,伸到垃圾池里,抓起垃圾,转到车斗上方,再张开,垃圾就装进车斗里。抓斗合拢后咬合得很紧,途中没有垃圾掉下来。

  “一抓有三四百公斤,可以顶20多个人工,像这样比较大的垃圾池十来抓就清完了。单买一个垃圾车也要四五万元,这个垃圾抓斗车7万多元,并不算贵。”今年46岁的谭华承包东郊乡的垃圾清运工作已经3年了,今年7月,买了这台机器。往年装垃圾除了自己上,还要雇人,每年的人工费用就要3万多元。尤其天热了冷了,雇人都雇不到。

  钟伏桥说:“用这个抓斗车有几个好处,比起铲车,不会损坏垃圾池。抓斗合抱,垃圾臭味不会散发,灰尘也不会飘到人身上,能省时间、省人工,1天至少能清20个垃圾点,两三个星期就能把泉塘镇的垃圾清扫一遍。”要在过去,这可是想都不敢想。2012年,钟伏桥承包了泉塘镇的垃圾清运工作。泉塘镇处于丘陵地带,坐落着大小47个村,方圆67公里,有400多个垃圾点,每个点人工清运最少要半个小时,不吃不睡把整个村的垃圾清一遍至少要20天。

  这个灵感是怎么来的呢?钟伏桥清楚地记得,今年4月7日,天已经很热,风还挺大,他正拿铁锹铲着垃圾,轻一些的塑料袋、纸张一下子就被风吹跑了,他急忙追上去捡回来。风再吹,只好用两个手臂合抱垃圾,再摁在车上。这时,他脑袋灵光一闪:要是有这样的机器,能代替手就好了。那天回来,他开始把自己的想法画成图纸。需要考虑的细节很多,抓斗得多大多深?吊臂要多高多长?最终他把抓斗设计成90公分宽,这样村里最小的1米见方的垃圾池也能用得上。

  图纸画好了,他跑到娄底市双峰县一个比较大的机械厂:“我要做一个这样的机械行不行?”图纸递过去,负责技术的经理看了半天,“这我们说不好,得先研究再实验。”又去了韶山一家机械厂,“这个难度比较大,你这个图也没有零部件说明,让我们怎么做?”又找一家,“可以搞一下,不过光这个斗得8000块钱。”钟伏桥摇摇头,成本太高了。马不停蹄,终于柳暗花明。4月15日,他到了湘乡金鑫农用三轮车厂,老板魏根深也是个爱钻研的人,他仔细看了图纸,琢磨了一下,一口答应了下来。两个人吃住在车间,熬了十个晚上。4月25日,第一代做好了。模样不差,可是性能比较勉强,再来!一直改进到第3代,满意了才开始正式生产。至今已经生产了10台,卖出去6台。7月,钟伏桥收到了授予“对开抱合式垃圾抓斗”实用新型专利的通知书。

  垃圾制成有机肥,尾气消除二 英

  说起当初怎么与人人厌恶的垃圾“结缘”,钟伏桥不能忘记过去的酸甜苦辣。15年前,钟伏桥从乡下来到长沙环卫局打临时工。2001年,他承包了天心区大托镇的垃圾清运工作,每天开着车将垃圾运送到租赁的鱼塘堆放。一晃4年半过去,没料到,租期8年的鱼塘竟然已经被垃圾堆满。

  这次“没料到”让钟伏桥做了一件异想天开的事,从此他开始死钻垃圾处理牛角尖。“长沙市每天要产生3000多吨垃圾,要6亩地15米以上的深坑才能埋得下,费钱费力费地不说,还会造成环境污染。能不能试试焚烧的办法,同时,把垃圾变废为宝呢?”2006年,钟伏桥贸然来到长沙理工大学向生物系李普林教授请教。李教授热心地给他讲解垃圾制肥的方法,可惜这里没有制肥需要的菌种。好事多磨,最后钟伏桥在湖南农业大学土杂肥研究所里买到了菌种。

  有了菌,还要有场地做实验。“大家都嫌垃圾招苍蝇蚊子,不愿租房给我们,跑了两个多月才在一个红砖厂租了4亩地。”钟伏桥回忆说。随后的1年多时间里,钟伏桥反复实验,光是送肥样到湖南农业大学检测就有19次,终于获得了成功。按照钟伏桥摸索的方法,先对生活垃圾进行分拣、筛选,将可回收物回收利用,可燃物送燃烧炉燃烧,然后将以有机物为主的垃圾经粉碎、过筛后,分类加入活动菌搅拌均匀,再输送到高温发酵机发酵,即可制成有机肥。它使得垃圾从发酵、分解到出料只需18~30小时,可使废弃物体积减小三至七成。采用这种工艺后,大托镇的生活垃圾实现了当日处理且无二次污染,成本从每吨180元降至100元。2009年,“一种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综合利用工艺”发明专利喜获授权。

  但钟伏桥无法解决焚烧垃圾产生的烟雾对环境的污染,这直接导致砖厂多次被环保部门处罚。如何在焚烧垃圾的过程中溶解二英,一直是行业内的难题。倔强的钟伏桥决心攻克这个难题。

  记不清经过了多少次试验,钟伏桥发明了尾气净化处理剂和处理设备,将这种药剂放入水箱内,通过水箱内滚筒的转动,逐步将二英稀释在水箱内。“一种垃圾焚烧尾气排放的净化处理系统”又获得了实用新型专利,它能对焚烧产生的尾气经过沉淀脱尘、脱硫除氯、药剂处理、吸附净化、高温回烧等5道工序减少有害物质产生,特别是能有效控制二英剧毒气体的排放,并能分解尾气沉淀物中的重金属,有效解决了焚烧后尾气对空气和土壤的污染问题。

  建厂焚烧垃圾,亏本不改初衷

  当垃圾焚烧排放的尾气通过湖南省环境监测中心检测那天,钟伏桥结结实实地喝醉了,觉得心里好高兴。他决心把获得的这些专利用到实际当中。市场上售卖的垃圾焚烧设备动辄千万上亿元,他要自己动手作出成本低廉又实用的设备。找厂子加工轴承、钢筒等零件,他拿来一点点组装。记不清熬过多少夜,画过多少图纸,拿着焊枪一干就是十几个小时,导致他的视力严重下降,要把纸张拿得很近才看得清上面的字。

  他和3个人合伙出资60万元,在泉塘镇白泉村租地成立了湘潭闯创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建了一个大型的垃圾处理厂,制造垃圾无害化处理设备。可是垃圾处理厂运行了1年多,60多万元全赔进去了。他不甘心,又找了一个地方继续建垃圾处理厂,运行了19个月,又亏了47万,工厂被迫停产。生产的小型垃圾无害化处理设备只要30万元,价格与同类产品比已经很低,可还是无人问津。吸附二英的药剂每公斤50元,利润并不高,买的人还是很少。

  工厂里如今冷冷清清,机器落上了厚厚的灰尘,抚摸着这些用心血建造的垃圾焚烧设备,钟伏桥很惋惜:“效果很好的,可惜人工、溶剂、电费等成本太高,政府没有那么多资金购买,私人搞行不通。”为了办厂,他欠了亲朋好友20多万元。工厂接连亏损,不能把垃圾焚烧继续搞下去,这是钟伏桥最难过的,他总想:说不定就会有合作伙伴来找他,坚持下去就有转机。

  在湘乡一家律师事务所工作的张立良听说了钟伏桥,为他的执着和探索感动,找到他,合伙筹备成立湘乡市鑫维环保机械制造有限公司,生产抓斗机。小女婿为了支持钟伏桥的事业,也开着抓斗车干起了垃圾清运的活儿。钟伏桥仍旧在寻找合伙人,寻求政府的支持和帮助。“垃圾焚烧厂和无害化处理设备我以后肯定还要搞。”他坚定地说,“即使现在不行,以后条件好了,还会运转起来,我一定还要把这个事情继续做下去。”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