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7月02日 星期六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角力真功夫:蔡春红称商务厅在“踢皮球”

  • 发布时间:2014-10-28 14:02:00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最新的消息是,真功夫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下称真功夫)原董事长蔡达标与妹妹蔡春红,以广东省商务厅(原广东省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厅)行政不作为而提起的行政复议案件,有了新进展。

  广东省商务厅在其复函中称,“经调查,真功夫合营方(股东)蔡达标未收到过申请人所称五处修改后的公司章程文本,亦未在修改章程上签字,真功夫亦从未将修改章程提交到我厅审批。”

  今年2月18日,蔡春红向原广东省外经贸厅提交《查处违法行为申请书》,请求对潘宇海、潘敏峰、方华等人,未经批准擅自修改公司章程的违法行为进行查处。两个月后,蔡春红未得到广东省商务厅的回应,他们认为商务厅已构成行政不作为,于是向广东省政府提起行政复议。该案于6月26日在广东省政府行政复议庭开庭审理。10月初,广东省政府法制办披露,“蔡达标申请查处真功夫董事潘宇海等人违法行为的申请已获广东省政府支持,商务厅被责令对该请求依法作出处理。”

  蔡春红对广东省商务厅的回复十分不满。她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该回复函明显是在踢皮球。他们把责任推给工商部门,而后者又把责任推给法院。”蔡已找了这几个部门多次,但均未得到解决。

  狱中申诉

  “我刚和蔡达标见过面,商量关于下一步申诉的事情,他在监狱里的状态很好。”10月16日,蔡达标的代理律师周泽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广东省政府要求商务厅依法作出处理。也就是说,无论什么结果,商务厅都要作出决定。

  广东省法制办行政复议二处处长黄东翔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表示,他们在充分听取双方的陈述并进行举证、质证后认为,该案中,商务厅已实际履行对涉案真功夫原章程的审批权,应承担对该企业执行章程进行监督检查的法定职责。

  对此,广东商务厅则回应称,“鉴于真功夫董事长暨法定代表人变更系东莞市工商局核准登记,且申请人已经向省工商局申请了行政复议,申请人对此项变更登记如有异议,应继续向具备法定职责的工商部门申请撤销。”

  2011年3月17日,真功夫数名高管被公安机关以“涉嫌经济犯罪”的名义带走。2013年12月12日,真功夫原董事长蔡达标等人被控职务侵占罪、挪用资金罪、抽逃注册资本罪一案宣判。广州市天河区法院认定蔡达标职务侵占和挪用资金两项罪名成立,判处有期徒刑14年,没收个人财产100万元。

  对此,周泽表示,“蔡达标挺冤的,法院判决他职务侵占的一些钱都是为真功夫公司花费的,现在却说他是职务侵占,他肯定不服气。”

  不久,蔡达标提起上诉。今年6月6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蔡达标等5人经济犯罪案作出二审判决,对涉及蔡达标及其弟蔡亮标的判决维持了原判,其他2名提出上诉的被告人获得较轻的改判。此前,除原总裁助理丁伟琴外,蔡达标、其妹夫李跃义、其弟蔡亮标、原公司财务总监洪人刚均提出上诉。

  对于真功夫公司的纠纷,广东商务厅认为,“鉴于申请人与真功夫关于该公司2013年度第二次临时董事会决议是否合法有效的纠纷,已经进入民事诉讼程序,应以人民法院的最终裁决为准。”

  股权纠结因为上面还有张图

  真功夫两大股东之间的争斗,对于餐厅生意的影响并不明显。截止目前,真功夫门店数量达到584家左右,遍布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武汉、杭州、成都、长沙等近40个城市,在全国共有员工近20000名,在中式快餐行业位居前列。

  真功夫巨大财富也引发了蔡家和潘家的争夺。据本刊记者了解,蔡达标刑事案件终审判决生效后,蔡达标所持有的41.74%真功夫股权就进入司法拍卖程序、今年4月拍卖程序已经开始,估价公司也已由法院确定下来,根据真功夫当下价值进行估值。

  “现在股权还处在评估阶段。”蔡春红表示,2011年,现任的真功夫董事长兼总裁潘宇海要卖股份,退出管理团队。他在2010年假意转让股权给蔡达标,并收取股权转让全款7520万元后拒不过户。当年,蔡达标从银行贷款购买他的股份,是以自己名义贷款的,这次拍卖股权主要是为了还那次贷款。

  今年4月中旬,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公布的一份司法委托评估书显示,东莞市赢天创业投资有限公司(蔡达标全资拥有的企业)、蔡达标所持真功夫餐饮管理有限公司41.74%股权进入评估程序,出售股权所获资金或用以还债。据真功夫法务中心透露,法院认定两案中,蔡达标共欠真功夫4500余万元,至今未归还。加之此前向银行的借贷等款项,欠款可能高达上亿元。

  “如果拍卖完成后,蔡达标大股东的位置就不保了。”蔡春红说。她认为,其实股权可以不拍卖,蔡达标在真功夫已经七八年没有分过红了,既然潘宇海对外宣称真功夫在他管理下做的很好,这些年的分红肯定可以偿还债务。她要求查账,但法院也不支持,一定要走拍卖程序。她认为这对蔡家很不公平。

  蔡春红还说,蔡达标诉真功夫股东知情权案件在今年5月5日虽然胜诉,但真功夫拒不履行法院裁决。6月16日,她去天河法院立案强制执行,经过几个月时间,多次催促经办法官,但法官回复称真功夫一直提出执行异议,需要处理,要她耐心等候。

  “真功夫事件,因我与蔡达标的夫妻纠葛而起,是我把蔡达标和我弟弟联系在一起。没有我,弟弟不可能拉他入伙。”身为真功夫公司董事、蔡达标的前妻潘敏峰评价事件称,她当初如果不把共有的股权交给蔡达标管理,他也不具备任何潘宇海抗衡的能力,也就不可能有后来的“脱壳计划”等阴谋发生。本刊记者试图采访到潘宇海本人,但遭到真功夫相关方面的婉拒。

  北京路浩律师事务所律师钟兰安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表示,“蔡达标锒铛入狱,表面上看似由家族内斗、股权争夺引发,实质是由于民营企业在经营过程中长期缺乏法治意识,在经营中的多个违法行为叠加产生的。”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