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3年01月29日 星期天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e代驾获得亿元融资 80%的传统代驾开始效仿

  • 发布时间:2014-10-18 18:41:00  来源:中国广播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央广网北京10月18日(张奥) 据经济之声《天下公司》报道,在打车软件、租车软件之后,汽车出行领域又一服务方向—酒后代驾也开始获得金主的青睐。

  58同城宣布,将拿出1.2亿元人民币投资国内移动互联网代驾服务平台e代驾,整个交易将于本月底前完成。58同城CEO姚劲波表示:“e代驾从根本上改善了用户体验,让消费者和司机都能从中受益。代驾领域未来也可能建立 起一个新的生态系统。”

  代驾这个行业存在了十几年,移动互联能让它的用户体验改善多少?e代驾市场部负责人张东鹏说,可以帮助师傅和乘客建立直接联系。

  张东鹏:原来只能通过酒店的大堂、服务员找代驾,100、200起步,中间抽成很高。我们利用互联网做这个软件,用户可以定位自己的位置,能够看到附近的司机,我们给他推送附近5位,800米内,步行15分钟。省去中间环 节,价格也会降低。

  打开e代驾APP,地图定位会出现周边的四位代驾师傅,时时预约服务,代驾上车之后,软件后台计价,可以手机支付、也能付现金。平台上的司机杨师傅说,全国e代驾统一都是39元。

  杨师傅:22点之前39元起步,10公里;22点之后,59起步;每增加10公里增加20元,等候费是20分钟多收20元。

  目前代驾市场上,以北京为例,正规的代驾公司起步价60元左右,而“黑代驾”外则最起码200元起步,相比之下,e代驾的低价策略和互联网定位的便捷性吸引了众多用户,司机师傅们也跟着用户走,纷纷加入这一平台。

  2011年上线的e代驾目前已经在国内100个城市落地,平台上有4万多名司机、百万用户。e代驾市场部负责人张东鹏说,除了价格便宜外,代驾司机的素质也会更高,公司对他们的要求极其严格。

  张东鹏:面试、考核、定期回炉培训,我们有全国最严格的标准。首先需要具备5年驾龄、本地驾照,他们需要现在网上测试,会有上百道题,包括各种交通方面的题。通过之后,我们会根据考分,选择师傅面试,由分公司经 理来一个个面试。接下来,会有自动挡和手动挡的路考,由驾照考试的考官来监考。通过之后,我们会发e代驾的工作服和工作证。

  这与传统代驾平台的粗放管理确实不太一样,不过也有司机抱怨,39元10公里,收入不高,而且平台上司机太多,人多活少;另外,E代驾还会扣20%的平台撮合费,师傅们觉得不太划算,所以大部分都是挂在几个平台上,哪 家有活做哪家。

  经济之声:接下来我们经济之声观察员张翼交流,我有一点印象很深刻,这个e代驾解决了乘客和师傅之间的信息对称的问题,你以往通过的酒店的大堂服务员他中间会抽成,但是后面我们看到好象e代驾也会抽取20%这种的撮 合费,所以这种手机APP就比传统的一定有有很大的优势吗?

  张翼:我们现在常讲互联网思维,因为这个案例其实是一个典型的互联网思维的这样一个案例,在移动互联网这个时代里面,过往的消费,把这个的消费路径进行了一个反向的操作,过往的时候,我们基本上就是说,你 在这,市场在这儿,你去找市场,你去找这个需求,但是有了移动互联网,有了APP之后,等于是你在哪儿,服务就在哪儿,市场就在哪儿,服务去找你,市场去找你。我觉得这是一种反向的操作,而在这个反向的操作里面, 能够把这个市场的环节打通,这个市场到底有多大,我就举一个数字,在过去的世界杯这一个月里面,全国范围内利用代驾服务的大概100多万人次,这个产值大概8000多万元,如果说我们把这个极值极额量化的话,那么全国 范围内,一年的话大概代价这个市场的产值,会接近10个亿,大概有千万级这样一个消费人群规模。如此大的市场,也就扰动了移动互联网领域里面更多的创新和创业的机会,这次58通过这样一个价格,来进行一个资本项的 投资,这个估值还是非常之高的,上亿元这样一个投资。可能我们会有这样一个疑问,这个钱它到底花的值不值,就看它把这个钱花在什么地方。资本花钱,说到底第一是购买用户,第二是购买市场。像嘀嘀也好,快的也好 ,当年就是通过这种砸市场培育费或者市场引导费这种方式,最初一个市场大概每个软件大概就是千万级这样用户的规模,但是砸了几个月之后,基本上快接近亿了,高峰期的时候,平稳期的之后,这个补贴取消之后大概就 是在7、8千万这样一个份额。

  经济之声:而且还得是同时的取消。因为谁先取消谁先死。

  张翼:就是穷途困境,基本上每个用户的成本大概是多少,就是嘀嘀和快的,大概50多块钱,50多块钱来购买用户的成本。嘀嘀和快的,它的市场一个极大化一个整合,最初的时候,这个产业也是非常的小而散,包括在上海还有一个叫大黄蜂也做的非常不错,后来也被整合这个体系里面,现在基本上就是两强了,就是快的和嘀嘀,一个51一个49。今天它说它的份额多,明天它说它的份额多,但是基本上就是两强对垒这样一个局面,这就是互联网的法则,这个市场会不断的集聚,不断的优化,那么对于代驾这个市场也是这样的,目前我们看到很多的这种的代驾这种的品牌e代驾等,但是伴随着资本不断的进入这个市场之后,它对市场的整合是一个必然的趋势。

  经济之声:是不是会出现的类似于嘀嘀和快的之间,竞相用户来进行补贴,以争夺市场。

  张翼:我觉得这种可能是存在的,我觉得它的这种补贴空间和打车还不太一样,因为打车的话,它这个代驾它是一种刚需,即使你不给补贴的话,我也要用你这个市场,特别是酒驾抓的很严,它等于是让酒驾倒逼出来一 个市场的需求,所以说你即使不给补贴,它是一个刚性的需求,但是如果用补贴这个手段之后,对于市场这种集中,对于用户群体这种的扩大,对于在线交易的行为扩充的话,都是一个有利的行为,所以下一步的话,我觉得 干涉到资本的进入的话,它这个用户会更大的集中,同时市场的份额也会进行一个大规模的整合。

  酒后代驾这个有着十几年历史的行业正在被移动互联改变,意识到危机的传统代驾公司也在抓紧上网。北京一家代驾公司的杨老板说,现在北京市场80%的代驾公司都推出了自己的网站和app,不过用户体验太差,很快就淹没 在软件商城里。

  杨老板说,互联网代驾平台,除了软件好用、价格便宜外,还有事故保险,一下子把传统代驾甩开了。

  杨老板:我们有一个代驾协议,上车之前,要签字。出事故之后,先走用户的保险,然后如果是司机的责任,他们赔钱。公司是不会出钱的。

  与传统代驾公司极力回避“事故责任”不同,互联网代驾平台会主动揽责,e代驾市场部负责人张东鹏说,他们和保险公司有合作,一管到底。

  张东鹏:我们给所有师傅和客人有一个最高200万的责任险,出事故,先由警察判定责任,如果是司机的问题,我们一管到底。

  目前,很多传统代驾公司都在58同城上刊有广告,不过在入资e代驾会后,58承诺将关闭所有代驾信息。

  而传统和互联网之间的代驾阻击战已经打响,广州等地多次爆出e代驾师傅被传统代驾员工围殴的消息;重庆代驾公司则选择抱团取暖,成立联盟来应对e代驾的冲击。

  采访中,有传统代驾公司的老板抱怨,e代驾等平台疯狂招募司机,每月1000名的速度增长,加入这个平台,因为人太多可能没活;不加入的话,就更没活。他们认为这些APP破坏了行业,还有代驾平台还打起了价格战,10公 里起步价最低降到25元,最后受伤的还是司机。

  经济之声:因为有大公司和风投的青睐,代驾APP不论在司机招募还是事故保险上都更加正规,有没有可能因为互联网的介入,酒驾市场存在多年的乱象被杜绝?

  张翼:我们看代驾这个市场它核心的特征,核心的乱象就是三无,无门槛、无资质、无标准,没有监管,当年跟打车软件这个行业是非常相似的,我想就是我们的监管很多的时候滞后于市场的发展,都是等到市场的发 展到一定规模,一定程度之后,来进行一个后续跟进式这样的监管,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互联网这个行业,移动互联网进入之后。其实对于市场最大的贡献就是促使这个行业它的集中度提升。以前几百家企业来争一 个蛋糕,那么互联网进入之后就会让这个行业进行一个高度的竞争。而且互联网的法则就是的马太效应,只认第一和第二,第三可能都没有更多的生存的空间,那么伴随着行业整合之后,这种监管的问题,也需要提上议事日 程,但是这种监管和行业普遍乱象的话,不是说几个互联网、BAT,几个互联网巨头进来之后,就能够让这个行业得到这种纯净和这种净化,更多的时候,还也需要监管部门的规范和监管,比如你价格的问题和服务标准的问题 ,还有你这个门槛和资质的问题,都需要有关部门来进行一种定向的监管,你想当我记得嘀嘀和快的出来的时候,当时也是政府部门还有点着急,要推出一个的官方打车一个软件,最后也是不了了之,最后你的行政体系推出 这样一个产品和市场化推出一个产品,最后在博弈的过程当中,可能还没有的进入到市场,就已经被市场这种体系打败了。

  经济之声:其实真的是基于互联网企业来说,可能带来更多是便利,但是很多大家的关心的问题,未必是互联网能够解决的,比如说最简单一个的单身的喝多的女司机,能不能够放心通过这个APP找到一个代驾的师傅就把 自己送回家,我相信互联网业给不出一个确切的答案。

  张翼:我们线上的交易和线下的监管要密切的配合起来这样的话,才能让这个行业健康可持续发展。而且我们讲刚才那个背景里面谈到APP这个软件出来之后,对于很多的传统线下代驾公司的有影响,甚至发生一些的致命 的冲突,发生一些的打斗,我们民间常讲一句话,挡人财路如杀人父母,还是很严重一个事,你毕竟挡人财路。但是这暴露出一个什么问题,就是说我们的APP和移动互联网,对于这个行业的改变正在发生,而这个行业这种改 变,我觉得它是能够引导这个行业更加的透明和公开,你的价格体系是公开的,你的服务方式是公开的,刚才我们也背景里面也谈到,基于LBS基于位置这样一个服务,以前是我去找市场,我去找代驾,那现在不一样了,基于 这样的服务之后,就是服务来找你,市场来找你,代驾来找你,这样的话,对于消费者这种体验是非常爽一种体验。

  经济之声:消费者合适了,刚才我们说了,其实在这个其中,刚才也有部分是监管的原因,比如说降价了,用价格杀法,到最后其实和每一个参与其中的司机师傅也有关系,消费者你觉得你占了便宜了,但是这些师傅他 没有得到一个合理价格的补偿,或者得益的话,他会影响他的服务的,越降其实相互之间其实是有价格,它要达到一个平衡点才行,刚才已经说了,在代驾平台上面有一些司机加入进去没活,但是你不加入可能更没活,所以 这个整体来说,我们刚才赞同张翼的说法,可能这需要还要一定在什么样,因为现在目前我们说的这个价格,其实也是公司之间他们确定一个价格范围。真正这个价格平衡还需要包括监管,有一定的规定,就现在像我们说的 打车软件一样,不允许通过加价的方式来争夺用户。这也需要一个政策的规范和限定,包括保证这个市场有一个公平的环境,挺好的方向,就是我们把它做的越来越规范,希望酒驾代驾这个行业当中,避免出现像打车软件混 战或者相互之间产生的巨大伤害的情况,最终几方共赢是一个最好的局面。

  张翼:不单纯是一个用户利益,另外一方是利益受损这种局面。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