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8月12日 星期五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东北亚和平与发展滨海会议:朝鲜代表缺席 朝鲜问题无法缺席

  • 发布时间:2014-10-17 07:31:00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张国  责任编辑:罗伯特

  朝鲜缺席了一次本不应缺席的会议,然而这次会议却绕不开朝鲜。10月15日至16日,2014东北亚和平与发展滨海会议在天津滨海新区召开,与主办方事先预告的不同,来自朝鲜的面孔没有出现在会场。

  除了朝鲜,东北亚地区六国中的中国、日本、韩国、蒙古、俄罗斯,均有政界、学界或商界代表与会。参会者中还包括美国智库的成员。

  在此前的新闻发布会上,会议主办方曾介绍说,东北亚六国与美国均有代表出席。但是,当俄罗斯前副总理塞尔杰伊·沙赫赖、韩国国会前议长金炯、韩国前外长尹永宽、日本参议院议员浜田和幸、蒙古前驻英国大使达瓦桑布以及中国众多外交界人士如约而至时,却没有见到他们的朝鲜朋友。

  从2014年起,由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中国人民外交学会、天津市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天津公共外交协会发起主办的东北亚和平与发展滨海会议,每年都将在天津举行一次,成为一个常设的区域对话平台。

  目前,这一区域存在“东北亚地区地方政府首脑会议”、“东北亚经济论坛”、“中国-东北亚博览会”等不同层次的多边交流机制,而滨海会议的主旨是:搭建平台、促进沟通、汇集智慧、建言献策,为重启六方会谈、缓和地区形势、促进区域合作创造良好舆论环境,夯实民意基础。

  作为滨海会议的前身,去年在天津曾召开过东北亚地区和平与发展会议,当时,包括朝鲜在内的区域内各国均有代表出席。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天津公共外交协会副会长田贵明向记者介绍说,去年的会议气氛十分热烈,有些讨论虽未必“友好”,但很“真实”。与会者之间有一些约定,比如,不会指名点姓批评他国领导人,不会说一些让他国人员感情受伤的话语。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理事长、外交部原副部长刘古昌说,去年那次会议得到了区域内各国的积极响应,开诚布公、相互尊重、包容不同观点的研讨风格,给人们留下了深刻印象,产生了许多真知灼见,比如东北亚各国命运紧密相连、合作才是出路、抛弃零和思维、树立共赢观念等。

  “我们对本次会议抱有更高的期待,怀有充分的信心。”10月15日,刘古昌在开幕式上表示。他说,出席会议的各方代表都是具有权威性和影响力的顶级专家,加重了会议的分量。

  山水相连的东北亚地区,拥有世界四分之一的人口和经济总量,涵盖发达国家、新兴工业国家、发展中国家等不同类型经济体,同时也是不稳定因素交织、大国利益高度交汇的区域。刘古昌指出,东北亚地区目前的和平稳定是脆弱的,由于多种原因,区域合作相对滞后,一体化水平较低。

  尽管朝鲜缺席了此次会议,但是,与朝鲜有关的话题仍经常被与会者提及。

  俄罗斯前副总理塞尔杰伊·沙赫赖指出,一方面,东北亚是世界经济一个巨大的增长极;另一方面,这里还保留着很多“被冷冻的冲突和矛盾”。包括朝韩问题在内的许多“根深蒂固的冲突”悬而未决,今天看来已经非常不合时宜。但这些问题必须得到解决,我们才能腾出手来与新的全球威胁做斗争。沙赫赖引用中国成语“纲举目张”指出,与朝鲜有关的局势是问题的中心环节,抓住了这个环节,就能牵动并且解决整个东北亚问题链。他建议,有关朝鲜半岛问题谈判和协商的议题设置,应是有关整个朝鲜半岛地缘、政治、命运的问题,而不应局限于无核化和朝韩问题。

  对东北亚地区和平与发展,沙赫赖的另一个建议,是拓宽人民外交的渠道。“人民往往可以解决政治家和外交家不能解决的问题”,他说,“经验告诉我们,人民的爱国心并不比官员弱,志愿者的创造性、思维和能力比政府官员要强得多。”

  沙赫赖还提出了一个具体的建议,希望在至少3年内暂停在相邻海域举行军事演习和武器实验。他认为,这将有利于降低东北亚国家之间的紧张和误解程度。

  中国外交部部长助理刘建超表示,东北亚国家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顺时应势,共创发展机遇,共同应对挑战。中国积极倡导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亚洲安全观,支持通过对话协商解决包括朝核问题在内的地区热点问题,主张早日重启六方会谈。刘建超指出,本地区受到不少问题和挑战的困扰,如何化解历史积怨、冷战残余、岛屿争端,怎样应对自然灾害、气候变化、跨国犯罪等非传统安全挑战,如何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和长期和平稳定,能否建立切实可行的东北亚和平与安全机制等,都值得高度重视。

  韩国国会前议长金炯,当然也没有回避朝鲜话题。谈到朝鲜核计划,他说:“我们要确保它的核计划不会成功,同时确保它的经济和社会能够在没有核计划的情况下取得成功。”

  金炯还表示,朝鲜官员在仁川亚运会闭幕时访韩,他希望这不是“一次性的访问”。为了东北亚的和平与稳定,国家间应该建立综合、全面的关系。他说:“不信任的铁幕应该被揭开,大家应该怀着信任在同一个餐桌上吃饭。我相信,能够准备这个晚宴桌的就是韩国。”

  “我想在座的各位都知道,朝鲜问题是东北亚和平与发展最重要的问题,现在朝鲜核问题是最紧迫的问题。”韩国前外长尹永宽指出,过去的20年,尽管已在无核化问题上作出了很多努力,但这个问题正在恶化而不是改善,朝鲜经济的孤立、西方国家对朝鲜的制裁是一个重要原因。西方最重要的手段是制裁,但只有当目标国家通过制裁将会受到严重损失的时候,制裁才有作用,朝鲜并非这种情形。

  尹永宽认为,现在的僵局将导致朝鲜不断增加核军备库,谈判筹码也会相应增加。应该选择与朝鲜对话,找到一个综合的解决方案,给朝鲜一些益处,才能够使它不断地作出努力。金正恩正在发展经济开发区,他还在招商引资,朝鲜的经济形势发生了变化,我们还要为朝鲜创造更多的机会,使它能够更紧密地融入到国际关系当中来,放弃发展核武器。

  韩国延世大学政治外交系教授文正仁主张,应该立刻重启朝核问题六方会谈,回到对话和谈判的轨道,并且不要设置前提,设置前提就会损害信任。应该设置开放的议程,让六方会谈的各方代表坐在一起,把所有问题都放到桌面上。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于振起,将“朝鲜半岛不战不和的不正常局面”列为东北亚和平安全面临的两大挑战之一。他指出,这种局面的根源是1953年《朝鲜停战协定》后,至今没有签订和平条约。解决这个问题的途径,应是放弃对朝鲜的敌视政策,在朝鲜承诺合作的前提下,签署和平条约,彻底结束半岛的战争状态。

  与政治安全论坛并列,此次会议设立了经贸论坛和社会人文论坛。经贸论坛的主持人、蒙古前驻英国大使达瓦桑布说,从论坛发言中可以看到,只有朝鲜问题等政治问题得到解决,才能够解决区域内的经济问题。

  比如,在韩国光云大学教授申相振看来,要促进东北亚地区经济合作,“我们首先要努力去解决朝鲜的核问题”。他在经贸论坛上指出,东北亚地区的区域经济合作没有什么进展,主要原因就在于政治和军事上的障碍。为了经济合作,这个地区的国家之间首先要培育政治信任关系,消除冷战思维。

  无论是政治话题还是经济话题,由于朝鲜无人到场,争先恐后发言的与会者们无从得知朝鲜同行会作何反应。不过,于振起在会上透露了一个故事:去年,他也到天津参加了东北亚和平与发展国际会议。当他讲完“朝鲜用核武换和约”的观点之后,一些来自朝鲜的学者围住了他,称赞他讲得很好,并表示朝鲜并不是真的想要核武器。

  本报天津10月16日电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