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4年04月21日 星期天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解题神器掘金在线教育市场

  • 发布时间:2014-10-14 05:24:17  来源:经济日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将作业试题上传到“解题神器”,几分钟后就有“老师”、“学霸”给你答案,帮你“完成作业”,解题最快速度可达“秒回”。这样的真实体验正是近日“问他作业”、“作业神器”、“作业帮”等被统称为“解题神器”类软件风靡校园的写照。究竟这些在线教育类应用以怎样的发展思路和模式来运营,给学生和家长带来了怎样的作用?未来有怎样的发展趋势?

  定制化产品谋“破局”

  目前,在线教育吸引了新东方、学而思等传统教育机构对平台建设的投入,各类互联网企业、风险投资也瞄准了这一市场,包括铁皮人科技、斑马骑士、淘米网等多笔风险投资项目纷纷“上马”。2014年第二季度,有6%的创业项目集中于在线教育领域,市场规模已经达到202亿元。

  获取足够的流量和用户是移动互联网垂直领域支撑商业模式运转的核心要素,对于在线教育行业,流量和用户成为破局的最大难题。由于教育具有相对特殊性,移动互联网用户在线学习的习惯并没有养成,因此用户流量很难转化到教育领域。目前,大部分在线教育以不断通过大数据技术优化体验来获取用户信任,打造个性化、定制化教育服务模式;或者与线下教育机构的合作来不断壮大自身的资源规模以及提升服务的专业度。

  据易观国际分析师郭阳介绍,在线教育类应用可以归纳为2种,一类是B2C模式,即教育机构直接面向消费者提供教育服务,该盈利模式进入门槛低,容易在短期内获得突破,但需要保持较高的教学质量来提升客户忠诚度。另一种为C2C模式,即个人为消费者提供教育服务,C2C型在线教育是教育课程提供商和用户之间的桥梁,是专属教育培训老师和学习者的互动平台。作业类应用采用C2C模式,收入构成分为广告、在线老师的详细解答、回帖重金悬赏3大部分,有些还会采用虚拟货币、会员卡等形式向用户收取增值服务费用。其中,通过老师解答、回帖收入占到了近60%,有些公司的“悬赏金”收入占到利润的近30%。

  在学生圈中知名度很高的“问他作业”,由广州百田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研发,目前已有300万用户。该公司市场部经理吕碧文说:“只要充分提供让学生满意的答题步骤和答案,让学生在使用过程中由点及面、融会贯通,‘用成绩说话’,家长看到效果会很支持,‘问他’就能在同类产品竞争中获胜”。“问他作业”分为“向学霸提问”和“向老师提问”。“向老师提问”被采纳后就会扣除相应的“问豆”,这已经成为百田公司收入的一部分。据“爱辅导”公司的行政总监刘标介绍,“爱辅导”创新性地利用平板电脑来连接学生和老师,从而让学生和老师可以跨越地域上的限制,满足了学生的学习需求。“我们收取答疑豆的费用作为收入,每次连接最少需要2个答疑豆。有月套餐、学期套餐和年度套餐,其中月套餐450元,有90个答疑豆,学期和年度套餐相对要便宜很多。”学习宝CEO黄涌涛说,以拍照解题为入口,“学习宝”从5月初上线至今,已拥有近500万用户,目前采取免费运营的方式,后续会通过用户分析制定个性化服务,上线各类型的课程视频供用户选择,并配以广告投放,实现产品盈利。

  辩证看待,支持合理使用

  对于“解题神器”社会各界有不同看法。在北京西城区福州馆小学读5年级的陈晓杰说,使用“问他”几个月了,写作业遇到不会的题目可以请教“老师”,自己的功课提升了好几分。北京市十五中某初三化学老师则认为,“解题神器”无异于帮助学生应付作业,成为“作业合成器”,目前没有人监控答案的具体呈现方式,不排除学生纯粹抄答案的风险。一位家住北京陶然亭街道的家长也担心地说:“有些题只是给一个答案,没有解题过程,担心孩子应付作业,而且答案的正确率谁来保证?有些答案说不定是错的。”

  针对这些疑问,北京大学物理学院周建辉博士认为,应当用发展的眼光客观对待。“在线教育应用的初衷在于帮助学生增长知识,获得解题方法,不能因为一些孩子只是把它当做应付作业工具的情况而否定其价值。对于没有能力辅导孩子的家长来说,在线教育应用无疑是很好的辅导者,是在线做作业的第二课堂。通过励志交流,还能增强孩子的信心。所以家长应该支持这个平台,引导孩子正确使用;商家也应当进一步加强答题老师资质审核,让更好的教师和优秀学子加入进来,共同促进孩子学习进步。”

  郭阳认为,在线教育能够以较低的成本,将优质教育资源向不发达地区扩散,实现优质教育资源共享,为所有人平等接受教育、获取知识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平台。“在线教育的最终目的是提供有价值的学习方式,让学生可以获得比传统教育更高的效率。未来的作业类软件发展将呈现3个特点:一是富媒体化,通过手机、平板电脑、互联网电视,甚至新兴的穿戴式设备等终端接入网络进行移动学习,更容易激发用户学习兴趣;二是社交化,加强师生、学生间线上沟通与知识共享;三是促进终生学习。辩证地来看,目前在线教育、移动教育作业类产品发展存在鱼龙混杂的情况,缺乏统一的规范,国家有关部门还没有出台针对作业类应用的规范、监管的相关政策,需要有关部门及时作出监管决策,使学生能有效地从这些互联网教育产品中获得进步,而不是成为学生应付作业、老师,被动学习、走捷径的工具。”郭阳说。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