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4年06月25日 星期二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中国学者谈让·梯若尔和他的理论

  • 发布时间:2014-10-14 01:20:17  来源:经济参考报  作者:徐培英 金辉   责任编辑:罗伯特

  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C H F S)主任甘犁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说,让·梯若尔长期以来被认为是产业组织理论和工业组织理论最顶级的学者。他主要的贡献在于处理政府和企业,尤其是大型垄断性企业之间的关系,简单地说,就是政府如何去规范市场。前段时间,国家发改委利用《反垄断法》对汽车门店经销商和部分药品企业进行了处罚。在现代企业里面,在80年代以前,政府在规范企业的行为时方式往往比较简单化,比如不允许垄断企业涨价,让·梯若尔的理论则为解决企业垄断提供了更广泛的解决之道和方法,包括用价格方式,而不是简单采取行政手段。不同企业有不同特点,对待他们应该采取不同的措施和办法,他的理论特别对80年代美国《反垄断法》的实施有很大作用。

  另外,自从20世纪80年代从麻省理工学院回到法国后,他与已逝著名经济学家让·雅克·拉丰教授一起创办了法国产业经济研究所(ID E I),担任科研主任。正是在他们二位的努力下,把产业经济研究所从一家名不见经传的研究机构带到享誉全球。经济学长期以来由美国主导,他是一名法国人,在美国接受教育后重新回到法国,对研究多元化起到了重要作用。

  让·梯若尔的研究对中国的国企改革有着重要的意义。当前,国内对规范垄断企业有着较高的要求,但是如何规范不同行业和领域,应该采取什么执行方式还缺乏研究。中国的学者对这些方面研究较少,比如该如何约束几大运营商,以及铁路、航空、都应该有细致的研究。

  邹薇:梯若尔曾建言中国改革

  武汉大学高级研究中心教授邹薇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说,让·梯若尔教授一直都是诺贝尔经济学奖呼声最高的经济学家,这次诺贝尔经济学奖颁给他实至名归。如果把他称作一个天才,在世界经济学圈内恐怕没有人提出异议。在他研究的各种领域中,他都有相当高的造诣,他的理论研究范围非常广泛。20世纪80年代,他和拉丰教授在《政治经济学杂志》上发表了数篇文章,成为新规制经济学的开山之作。20世纪90年代以后,梯若尔教授的研究多数转向在完全契约和不完全契约的框架下论述公司治理结构问题。

  我们武汉大学高级研究中心在2005年的时候曾经邀请梯若尔教授来中国讲学,当时中国的两大国有银行,即中国银行农业银行已经准备股份化。彼时有些贷款很难催回,那些国有企业拒绝还贷,也不可能惩罚他们,声称这不是我的错,是政府的失误,政府要求我投资,结果失败了。

  梯若尔教授认为,法国的情况与中国不一样,可能不适合中国,国有企业被迫投资于政府目的的项目,有时是好的,但大部分情况不好,不符合经济原理。想要杜绝这样的不良贷款不容易,因为这样会导致大量失业。

  当国家逐渐发达的时候,会建立社会保障体系。解雇员工时,员工可以领取失业保险,在一定程度上保护员工渡过失业期,给失业人员一段时间找到另一份工作。中国还没有建立完善的社会 保 障 制 度 。 如 果 已 经 建 立 , 改 革 就 更 容 易 进行。

  而且改革适宜在经济高涨的时候进行,因为这个时候改革,工人失业后会比较容易找到工作,而在萧条时期改革很难开展。这是应该注意的一点,即改革在经济发展好的时候更容易进行。

  张军:中国经济学家应加强纯理论研究

  复旦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张军认为,这次诺贝尔经济学奖之所以授予让·梯若尔,主要是表彰他对市场力量和规则的分析。他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十年前他的博弈论教科书曾风靡大陆,但这些年国人冷淡了这位博弈论学者。他认为评价梯若尔最好的文字是:他对经济学惊人的直觉,是一般的经济学家望尘莫及的。这个瘦高身材的法国绅士,目光敏锐,衬衫的颜色永远高贵并跟

  外套和谐,脸上洋溢着不温不火的微笑,脑子里随时可以调出各种各样的经济学模型。

  张军说,法国人与中国人一样数学天赋比较好,在世界著名大学中教授博弈论和人数都差不多。但是,中国的经济学与法国的经济学相比,差距还是比较大。法国人非常喜欢他们自己的语言法语,喜欢用法国人的思维来思考,法国人对英美主导的经济学体系有种抵触,许多法国经济学家的研究与英美主流经济学还是有很大差别,他们不爱跟风,喜欢利用自己的语言写文章研究自己的经济。梯若尔与其他法国经济学家不一样,在法国属于少数派,他们在英美接受训练,用英文写作,法国产业经济研究所主要用英语授课。

  张军认为,当前中国经济学家在纯粹的经济学理论上兴趣研究还比较薄弱,不像法国人那么大。梯若尔和拉丰站在国际经济学界的最前沿,进行纯理论研究。按理说,中国人应该在这方面有很好的天赋,但是因为我们处于现在这个阶段,大家对现实问题和政策问题的关注度更高,忽视了对纯理论的研究。这方面应该逐步加强。

  周黎安:他的获奖是众望所归

  诺贝尔经济学奖由法国经济学家让·梯若尔获得,对他的理论颇为熟悉的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周黎安感到并不意外。周教授在接受《经济 参 考 报 》 记 者 采 访 时 说 , 他 得 诺 奖 是 众 望 所归,没有人会觉得奇怪,只不过是哪一年获得的问题。

  周黎安说,让·梯若尔对监管理论、企业组织和产业组织的研究等都有许多开创性的贡献。至于他为什么会在今年得奖,我觉得是诺奖在一些领域上的转换,前些年都是在宏观上金融上,现在是在微观上的研究获奖。他对企业组织的研究在上世纪80年代就开始有一些独树一帜的贡献,主要是在基础理论上的贡献,为该理论的研究奠定了方向。

  让·梯若尔和他的合作者拉丰在1993年有过一本书是关于政府购买、监管方面的,有一系列的重要贡献,非常有名。让·梯若尔在拉丰去世后又有一系列著述,有企业组织、监管方面的教科书,有公司金融方面的教科书,都成为这个领域中非常受欢迎的教科书,这是很少见的。既从事实际工作又通过教科书方式传播经济研究。我们学校就有这方面的课程,产业经济学,博弈论。他的理论的受欢迎程度只看他的理论的被引用量就知道,特别受欢迎,只要是做企业理论、产业组织、企业金融方面研究的基本上都会引用到他的理论,因为他的理论是非常基础性的。比如说他有一篇文章,关于正式的权威和名义的权威,说有的人名义上很有权威,但实际上就像橡皮图章一样,虽然他有否决权,但他不掌握信息,对下面的人给予的建议就必须听从,而有些人比如代理人,他没有决策权,但他掌握信息,他的建议非常有影响,所以他拥有实际控制权。梯若尔区分了名义权威和实际权威,这篇文章就非常有影响,被引用率非常高。

  让·梯若尔的基础性的理论贡献推动了经济学的发展。周黎安教授说,不管你研究产业组织里的竞争还是监管都与它有关,虽然还无法说它对哪个领域的政策直接产生什么影响,但它既然是基础性的理论,就会推动这些领域的发展,就这个角度上讲,也是会产生影响的。

  周黎安教授说,他是一个少见的全才型的人,在很多领域都有贡献,是一个多面手。比如他有一本关于股票的书就很有名,在产业组织、契约理论、博弈论等领域都有很杰出的贡献。所以,他的获奖是众望所归。

  张春:他在多个领域都有很高建树

  上海交通大学高级金融学院执行院长张春也认为让·梯若尔是一位多产的经济学家,在多个领域和方面都有很高的建树,这次他一个人能够独享诺贝尔经济学奖,说明评委会对他在经济学理论方面的贡献的认可。他在公司金融方面、资本市场方面、经济监管方面都有很重要贡献,但是他的基本思路是在信息不对称下面博弈和激励机制的设计,运用在好多方面。他还是研究市场泡沫的著名学者。

  张春说,虽然他的理论不能直接使用,没有多少实用性,但是他的好多理论都是其他学者在做研究时需要用到的基本工具,他的新的思想、新的模型对学术研究起到很强的启示作用。国内很多主流经济学家,比如钱颖一教授、白重恩教授、田国强教授、王一江教授和我,在研究中国经济问题时很大程度上都受到他的理论的影响,尤其是在研究中国经济改革的制度上面的问题、机制上面的问题、博弈上面的问题方面,都是有实际影响的。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