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3月30日 星期一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拜访100座村庄

  • 发布时间:2014-10-10 07:32:11  来源:农民日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王太生

  村庄越来越少了,我打算拜访100座村庄。当我写下这一计划,我的灵魂已在那些村庄里梦游。

  100座村庄,光影重叠,高低错落。每座村庄,就像一个人的掌心纹路,看似相同,其实有许多不同。

  陈忠实的白鹿原,灞河在不远处静静流淌。河川便清澈见底,还有错落的农舍,一堆堆的干枯柴火或金黄的麦草垛,平展宽阔的庄稼地,河边、塬坡上有树林,那里有狐狸、獾、稚鸡、呱啦鸡、猫头鹰。这是陈忠实的精神之河。庄河的水有钙质,适宜一个人早期的骨骼生长。

  开弦弓,太湖东岸一个默默无闻的小村庄。村边一条弯弯的清河,像一张拉紧了弦的弓,村庄因此得名。1936年,由于一个年轻学生的到来,从此不再是地理意义上的普通村庄,而有了另一个美丽的名字:江村。

  后来,这个年轻人在他的《乡土中国》里写道,“无论出于什么原因,中国乡土社区的单位是村落,从三家村起可以到几千户的大村……每个孩子都是在人家眼中看着长大的,在孩子眼里周围的人也是从小就看惯的。这是一个‘熟悉’的社会,没有陌生人的社会。”他,是费孝通,一个对乡村迷恋的人,曾先后26次访问那座村庄。

  春暖花开的村庄,花粉传播,色调饱和。浣衣,大概是村庄里最柔软的事。

  不妨这样设想,河边有青石板,水清如鉴。女子一绺长发,垂逸水面,临水照花,她就这么半蹲水边,衣裳在清流里浅浅沉浮。这样想时,就有一群灵动的古代女子,在诗经和唐诗宋词的村庄里浣衣。微凉的水,如丝绸,从指缝间溢过。

  村庄里没有那种让人心烦意乱的拥挤与碰撞。

  拜访100座村庄,想象我是一只鸟,借风的气流,从高处拜访村庄,飞落在不知谁的屋檐;或者,跟着一头牛的屁股后面走进村庄,我看到牛的脊椎,在一摆一摆有节奏地扭动。一条牛弯弯曲曲踩过的路径,是一条弧线,将荒烟蔓草与村庄连接。有时候,农舍在水的中央,船帮印一道浅浅的吃水线,划一条船慢慢靠近芦苇深处的村庄。

  我是一个缺少乡村生活的人,唯一短暂的作客时光,是6岁那年随外祖母到一个靠近黄海的小村去,记住了那里满世界风中摇曳的芦苇。

  一个城市附近,有很多村庄,这个城市有众星捧月的感觉。它们星罗棋布地分布在我的周围。

  在村庄里,我要结交100个朋友,他们是弹棉花的刘二,养螃蟹的徐老板,养鱼的孙二,养猪的周大爷,木匠刘大宝……

  在一个小村里,我认识养猪的周大爷。他今年70岁了,养了6头老母猪,28头成猪,45头仔猪。周大爷在河边搭了一溜猪舍,我去看他时,老人正在舍圈里喂食。一只老母猪,胖得睁不开眼睛,慵懒地躺在温暖而柔软的的穰草上。听到脚步声,周大爷从猪舍里探出头来,冬日夕阳的余晖,洒在憨笑的脸上。离开村庄时,周大爷扛了100斤新米,非要送给我带回城里。

  拜访100座村庄,先拜访99座,留下一座,等我老了再去。从前去过的那座村庄,是个悬念,我要保存童年时的那些美好意象。去了,如果村庄不复存在,或者不是从前的样子,我会很失望。所以,留下一座,放在内心深处收藏。

  被雨水反复冲刷的村庄,风吹来近处花香和远处的味道,把一地碎叶,抛洒得纷纷扬扬,如乱舞的蝶。

  如果我没有抵达,那是正走在通往村庄的路上。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