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4年06月20日 星期四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女性为何会加入“伊斯兰国”? 保护自身是原因

  • 发布时间:2014-08-25 11:39:00  来源:新华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据参考消息8月25日报道【美国《外交》双月刊网站8月21日文章】题:“伊斯兰国”的女性———了解和对抗女性极端主义(作者尼米·高里纳森)

  有报道称,在“伊斯兰国”,女性组建了自己的一个旅,这令专家们感到困惑以及担忧。在很多人看来,女性作为暴力极端主义者的想法似乎自相矛盾。女性究竟为什么会想要加入一场公然压迫她们的政治斗争呢?

  该问题的提出者做了两个假定,第一是女性本性上比男性更爱好和平;第二是参加武装叛乱的女性不过是一场男性游戏中的炮灰,她们愚蠢地为了一场对自己并没有好处的运动而战斗。“伊斯兰国”的女性证明,这两个假定都是错的。

  参与暴力无关性别

  为了解“伊斯兰国”的女性及其动机,我们可以将她们置于历史背景之中,将她们与萨尔瓦多、厄立特里亚、尼泊尔、秘鲁和斯里兰卡自愿加入暴力团体和民兵队伍的大批女性———她们有的甚至担任高层军官———放在一起考虑。在这些例子中,女性参与的根本原因都与男性相同。生活在十分保守的社会空间中,她们的民族、宗教或政治身份经常面临威胁,说服她们拿起武器的通常是这些威胁,而不是任何根植于性别的不满。

  “伊斯兰国”尤为残忍的暴力行为可能掩盖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伊拉克的冲突也根植于身份:从根本上说,这场斗争是逊尼派与什叶派穆斯林之间的一场派系斗争,若干规模更小的少数群体被夹在中间。这样我们就能够理解为什么“伊斯兰国”全部由女性组成的汉萨阿旅在征兵时大大依赖身份政治,以感到自己身为逊尼派穆斯林受到压迫的年轻女性为目标。

  如果决策者无视这些动机,仅将女性武装分子看作男性领导的工具,那么他们将发现防止女性极端主义很难。如伍德罗·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主任简·哈曼在最近的一篇专栏文章中所说,对抗激进言论需要了解激进分子。

  缘于保护自身安全

  可以肯定,对女性来说,性别和政治能够发生重叠———以在男性那里不会发生的方式。

  对多数女性武装分子来说,通往战场之路是残忍的。驱使很多人参加战斗的是一种实际的对安全的渴望。在世界各地的战争区域,冲突为女性带来的后果格外多,包括难民营中的物质匮乏,军事区里每天的烦扰与恐惧,经常面临被强奸的风险。参加战斗有时是活命的唯一方式。

  2005年,我访问了斯里兰卡,目的是了解是什么驱使女性加入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一个寻求建立一个独立的泰米尔国、同时维护文化上根深蒂固的性别角色的分离主义恐怖组织。对女性指挥官来说,安全似乎是一个首要的动机。一名指挥官说:“生活在一个军事化区域的持续恐惧让我意识到,生活对泰米尔人是不公平的。所以,我想要为平等权利而战。”

  该组织的其他女性成员在谈到自己加入该运动的主要原因时提到了被政府军强奸或害怕被政府军强奸。强奸既是一种政治行为,又是一种性别行为,它是一种独特的动因。另一名女指挥官说:“因为我是女性,我容易受到伤害,但因为我是泰米尔人,我成了目标。”

  乍一看,斯里兰卡女性武装分子的经历似乎与伊拉克的女性武装分子没有多大关系,这尤其是因为“伊斯兰国”极端暴力,并且对女性的态度十分保守。但她们与斯里兰卡女性武装分子的相似之处比表面看起来更多。与在其他地方一样,多数伊拉克女性拿起武器是因为她们为自身安全担心,或者因为她们认为“伊斯兰国”代表她们的政治利益。在很多情况下,暴力也似乎是政治表达的唯一可用方式。对多数女性、尤其是来自被边缘化的逊尼派群体的女性而言,暴力成为获得政治权力的一种工具。

  重新审视女性角色

  为对抗女性极端主义,西方必须了解促使女性参加战斗的那些不满,然后将之消除。通常的解决办法———例如为年轻女性和女孩提供经济或职业支持———不可能奏效,因为战争区域的女性在生活的各个方面都被深深边缘化了。当然,这类援助很重要,但它还不够:除了贫穷以外,战争区域的女性还缺少参与政治的权利;当她们无法以非暴力的方式公开表达不满时,极端主义变得更具吸引力。

  当然,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女性极端主义鲜为女性权利带来好处。例如,在厄立特里亚,在厄立特里亚人民解放阵线———埃塞俄比亚的一个分离主义团体———取得胜利后,女性武装分子得到了社会政策控制权,但没有真正的政治发言权。设想的伊拉克“伊斯兰国”中的女性似乎也很可能在冲突结束后被边缘化。

  西方要想真正了解“伊斯兰国”的女性,它还必须重新审视其在性别和暴力方面先入为主的认识。在伊拉克和加沙等地,媒体会迅速将女性描绘为受害者,将男性描绘为暴力犯罪者。但事实并非总是如此。这种对女性在暴力中所扮演角色的有限了解所带来的影响超出了冲突本身。的确,维和行动常常将女性排除在战略讨论之外,只让她们承担与女性权利明确相关的任务。这种做法是不可持续的。最后,和平通过囊括多种视角而建立,只要带有性别色彩的假定继续存在,女性的声音就将不被倾听。女性为个人以及政治权利而战,常常为其中一项牺牲另一项。如果世界忽视这一事实,它将错过一次应对支撑战争的身份政治的机会。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