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7月01日 星期五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美丽中国:雪地上延伸的血迹

  • 发布时间:2014-08-25 07:32:15  来源:国家林业局网站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进入冬季后,我们派出所每天晚上都要安排民警深入林场居民区进行治安夜巡,主要是防范山里的野兽到村里觅食伤人。

  这天晚上,轮到我和大刚当值。冒着大雪,我们俩绕着居民区走了足半个小时,不知不觉,就来到了东南处山脚下。这里虽说只住着三四户人家,但因以前曾发生过猞猁入户伤人的事件,所以我俩也不敢大意,遂绕着山脚的雪地仔细查看是否有动物下山的足迹。不想这一看,我们俩当时就一激灵:在鹅毛雪片的虚掩下,一长串滴落的血迹宛如赤蛇一般从山上一直延伸至居民区,血迹周围还有杂乱的人的足迹。

  在留下大刚看守现场后,我一溜烟地跑回所里报告。待余所长领着杨瑞几名民警赶到现场并仔细察看后,断言可能是有人进山偷猎,这些血迹,就是偷猎者将打死的猎物扛下山时,从猎物伤口滴落的。听了余所长的推测,我们心里均是一沉,林场里蒙族、汉族、达斡尔族居民杂居,过去也确实存在一些居民以打猎谋生的客观事实,但近年来,随着我们不遗余力地宣传猎杀国家保护野生动物系违法犯罪行为,居民们早已告别了狩猎生涯,亦极少发生非法捕猎的违法犯罪活动。可是,今天的血迹却给了我们迎头一击:难道又有居民开始重操旧业了?

  为了尽快查明真相,余所长一声令下,我们沿着血迹一路向附近的居民区追踪而去,并在距山脚约500多米的一处废弃的板夹泥房内发现了一只奄奄一息的驼鹿,其右后蹄子已彻底折断,鲜血顺着裸露的白色骨茬缓缓滴落,一如它濒临消逝的生命。见状后,余所长一面命令大刚跑步回林场联系车,准备将驼鹿运到林场卫生所进行包扎,一面带领我们在房子四周设伏,静候偷猎者自投罗网。

  说也巧了,大刚前脚刚离开,躲在暗处的我们就看见一辆农用四轮车亮着明晃晃的大灯,直奔这所破房子驶来,车上好像坐着三个大呼小叫的汉子,看样子还挺着急。

  一瞧这阵势,我这个气呀,心说这伙偷猎者也忒目中无人了,干了这等勾当,居然还敢如此明火执仗地来转移赃物,真以为我们派出所民警是吃干饭的呢?

  看得出,杨瑞他们也憋了口气,所以,当那伙人将车停在破房子跟前后,不待余所长示意,我们几个人就象豹子一样蹿了出去,三下五除二就将那三名汉子摁在了雪地上。这工夫,充当司机的汉子一边挣扎一边嗷嗷直叫:“干啥,你们是干啥的?”

  “干啥的,警察!”余所长用手电一照那汉子,发现是林场的奥勒根,顿时火冒三丈——这奥勒根是达斡尔族居民,家里三代都是猎民,在林场很有威信。当初派出所宣传禁猎时,就属他抵触情绪最强。但后来在余所长一遍遍的耐心宣传解释下,奥勒根不仅第一个带头上交了猎枪,还帮着派出所民警做其他人的工作。为此,派出所特地聘请奥勒根为法制监督员。可不想他却辜负了我们的信任,居然又干起了偷猎的勾当,真是令人好不愤懑。

  余所长也真气坏了,他几乎是脸对脸地冲奥勒根吼道:“你,你咋能干出这种事来,你丢人啊你。”

  “我、我咋的啦?”奥勒根也不示弱,“我干啥丢人事了?”

  “你偷猎,”余所长这下更生气了,“你知道吗,驼鹿是国家二级野生保护动物,你这已经是犯罪了。”

  “你胡扯,我是在救驼鹿。”奥勒根用力掀开压着他的杨瑞,气得呼呼直喘。

  在奥勒根委屈地讲述中,我们才恍然大悟,敢情还真冤枉奥勒根了。原来,傍晚时分,奥勒根家里做熏肉的松枝不够了,他便独自上山去砍。结果当他走到半山腰时,意外发现在旁边的雪窠里卧着一只幼年驼鹿,见了生人,这只驼鹿惊恐地叫了起来,并准备逃跑,但站了几次都没站起来。据此,狩猎经验丰富的奥勒根立马判断出,这只驼鹿肯定是在啃食雪下的枯草时,因为经验不足而跌入被积雪填平的山凹,以至摔断了腿。上前仔细一瞧,果不其然,右后蹄严重骨折。一开始,奥勒根还挺高兴,觉得反正也不是自己打的,不如白捡只驼鹿回家打牙祭。可再一想,自己已经答应派出所要保护野生动物,作为达斡尔族男子汉,诺言是比黄金还珍贵的。想到这儿,奥勒根便决定下山向派出所去报告。走了两步,奥勒根一琢磨不对,这只驼鹿大量失血,自己一去一回得个把小时,这期间,虚弱的驼鹿极易被冻死或被闻到血腥味的猛兽吃掉。考虑到这儿,奥勒根索性一咬牙,扛起驼鹿就往山下走,预备将其先带回自家的鹿场进行包扎再说。不过,尽管奥勒根身高体壮,但背着一百多斤的驼鹿也着实不轻松。当他咬牙将驼鹿扛到那所破房子附近后,实在坚持不住了,只好将驼鹿暂时安置在房内,然后跑回家叫上兄弟一同开四轮拖拉机来拉驼鹿,不想却被我们不分原由地放倒在地。

  看着有些郁闷的奥勒根,余所长不禁呵呵大笑,并有些赧颜地连连向奥勒根道歉。好在性情直爽的奥勒根很快就与我们冰释前嫌,并同我们合力将驼鹿拉到他家的鹿场进行照料。

  更可乐的是,一个多月后,尽管那只受伤的驼鹿腿伤已全愈,但因为在鹿场过惯了衣食无忧的圈养生活,我们费了好大劲才将它重新放归自然,确切说应该是撵回自然。看来。不论是人还是动物,都有贪图享受的劣根性,这也正应了那句老话: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

  (内蒙古大兴安岭森林公安局杨波)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