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5月22日 星期天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浙江浦江县开展再加工纤维及其制品专项整治

  • 发布时间:2014-08-21 10:17:00  来源:中国质量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 石景成 本报记者 曹吉根

  浙江省浦江县的城管部门最近多了一项工作,就是要防备一些厂家向僻静地段倾倒服装厂的刀口布(服装厂裁剪后产生的边角料),督促厂家把这些废料运送去垃圾电厂。而在5个月前,这些刀口布还是能够卖出五六元钱1公斤的“宝贝”。

  “宝贝”变废料,正是由于浦江县今年开展了声势空前的“再加工纤维及其制品集中专项整治行动”。7月15日起,该行动规定全行业一律使用原棉原料,绝不使用禁用原料,企业需保证对本单位的水洗绗缝制品经过水洗高温处理工艺。

  目前,浦江县所有的再加工纤维开松加工点已全部关停,全县所有绗缝制品企业也都承诺不签订以再加工纤维作为填充物生产生活用絮用纤维制品的外贸合同。

  问题一路相伴

  绗缝家纺产业是浦江县传统产业中的一个特色产业,主要产品有高温水洗绗缝被、床盖、座垫和地垫等,多用于出口,市场包括欧美、日本在内的近百个国家和地区。经过30多年的发展,这一行业目前已成为该县产值最高、税收最多的支柱产业,去年全行业总产值超过60亿元,解决了6万多人就业,税收占到全县1/3。

  然而,产业的快速发展伴随的是却是问题的接踵而至。主要原因是在再加工纤维的利用政策和国家标准方面,内外销产品要求不同,从而导致产业里存在难以明确的地带,以致时不时曝出一些质量问题,让当地监管部门头痛不已。

  据浦江县质监局工作人员介绍,我国规定严禁使用再加工纤维用于生产加工生活絮用纤维,不仅禁止使用废旧服装等,也禁止使用服装厂的刀口布这一类边角料,而国外采购商对原料要求则没有国内严格,企业通常降低标准,按照与外商签订合同的技术要求组织生产。更有甚者,一些不法分子收购废旧服装、垃圾棉织品开松后加工成原料,卖给针刺和绗缝厂家,而这些违法原料一旦进入后道生产加工环节,几乎就没有办法识别。正因如此,近几年浦江因为“黑心棉”时不时要被各类媒体曝光,也让浦江县成为国家纤维检验局的重点关注地区,当地政府和监管部门也顶着巨大压力。

  今年初,因为环境整治等原因,浦江县水晶等特色产业发展受限,绗缝家纺行业在全县经济发展的地位更加凸显,行业转型升级迫在眉睫。因此,加强绗缝家纺行业原料监管,防止再加工纤维进入原料环节,杜绝“黑心棉”现象发生成为决定该行业能否可持续发展的重中之重。

  多部门联合行动

  今年伊始,浦江县相关监管部门就行业发展展开深入调研,提出要监管到位,首先必须统一内外贸产品填充物标准。首先,利用行业协会组织企业反复研讨行业使用再加工纤维原料存在的巨大潜在风险,从而达成行业共识:外贸产品执行国内规定,一律不得使用再加工纤维原料。

  据了解,刀口布和“废旧黑心棉”要成为绗缝家纺产品填充物,首先要经过开松和针刺两道工序,做成针刺棉。就此,浦江县相关监管部门把开松加工厂和针刺加工厂列为本次整治的源头和重点,成立了“再加工纤维专项整治领导小组”,囊括了质监、商务、公安、民政、工商、社保、国土、交通、安监、城管、供电、消防等15个部门。整治组要求各部门从自己的职能出发,查找这些加工点存在的涉及产品质量、消防、安全生产、用工、用地,违建等各方面问题和隐患,采取果断措施坚决关停。

  3月14日,在该县县委书记施振强的带领下,本次整治第一次行动实施,连夜检查开松、梳棉和针刺企业76家,被实施断电关停31家,其中因无证照被关停1家,因使用废旧服装原料关停5家,因违章搭建关停6家,因消防隐患关停24家。此后的3个多月里,浦江县共出动执法人员检查企业和加工点1463家,关停并查封不合规企业123家,拆除违章建筑33家。截至6月底,该县所有开松加工点全部被取缔,也就有了本文开头提到的刀口布变垃圾被企业偷倒的现象。

  在整治的同时,浦江县积极利用行业协会开展自律,在今年4月的广交会上,参展的浦江绗缝家纺企业统一按照将原棉作为绗缝产品填充物报价,不承揽以再加工纤维为填充物的采购合同。

  浙江怡通工艺有限公司是浦江绗缝家纺协会会长单位,其率先响应政府整治工作,从新疆采购原棉生产,该公司董事长、浦江绗缝家纺协会会长楼耕读表示,这些年来正是因为再生棉的使用,将中国绗缝家纺行业逼到“打价格战”的地步,利润空间压缩殆尽。并且,随着填充物质量的逐年变差,更是造成市场上无序竞争的乱象,浦江县上半年因此流失约37万条订单。浙江新世纪家纺有限公司是另一家全部采用原棉制造的企业,总经理、浦江绗缝家纺协会副会长楼基根希望这次整治能长期坚持,抓出成效。他表示,10多年来,行业的利润空间随着再生棉的使用一减再减,行业龙头企业还要处处提防原料厂家掺杂使假,疲于精力旁顾。

  根治还需全国一盘棋

  从当前情况看,浦江县的再加工纤维生产加工链条已经彻底斩断,但这个成果能否坚持长久,业内对此仍有顾虑。

  首当其冲的是因原料的改变带来的成本上涨问题。对此,该县引导企业从长远发展出发抓质量,通过与客户的积极沟通来消化成本提升问题。同时在质监部门的协助下,浙江省绗缝工艺协会正在加紧起草《水洗绗缝制品企业联盟标准》、《浦江县针刺工艺企业联盟标准》。浦江县希望以行业自律的方式实施上述标准,建立长效机制,促进行业规范生产。

  但是自律能否起作用,还得看市场大环境。楼耕读说,填充物改为原棉和化纤之后,每条被子成本提高2~3美元甚至更多,对于龙头企业来说,只要销售价能提高1美元左右即可消化,但是对于那些原来在材料上要求不高、产品质量要求低的企业来说冲击较大。楼基根告诉记者,因为成本提高,有些小企业为了规避本次整治,开始准备转移厂址。

  在专业做针刺棉的浙江荣昌喷胶棉厂,记者看到针刺加工目前暂停,该厂总经理潘和睦说,由于原材料价格问题,很多企业目前还在观望,看看成品的市场价格能不能提上去,再做最终打算。据了解,整治开始以后,一些再加工纤维开松加工点和针刺工厂开始向周边地区转移,以致与浦江县相邻的兰溪市今年也开展再加工纤维整治。面对浙江省内的穷追猛打,也有一些企业和作坊开始向与浙江比邻的江苏等省转移。

  浦江县质监局局长楼志静说,目前浦江县绗缝家纺出口占到了全国的80%,整治后一些企业外流现象令人担忧,如果这些外流企业在外经营行为得不到监管,继续使用再加工纤维作为填充物,势必导致整个市场价格无法提升到应有水平,也意味着浦江县本地企业在再加工纤维的低成本面前将毫无竞争优势,目前的整治成果恐难巩固。

  在浦江县采访期间,县政府领导、质监局同志和龙头企业负责人不止一次表示,希望再加工纤维整治能做到全国一盘棋,希望国家纤维监管部门高度关注浦江企业外流情况,做到非法企业转移到哪里,监管就跟到哪里,让再加工纤维制品彻底告别生活用品市场。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