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8月12日 星期五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闵行区检察院实行主任检察官制度等改革措施带来新变化

  • 发布时间:2014-08-13 04:29:28  来源:文汇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人物

  刘莉:闵行区检察院侦监科科长,主任检察官

  胡智强:闵行区检察院公诉科副科长,主任检察官

  张德辰:闵行区检察院新进人员,目前轮岗中

  上午9点,通常是闵行区检察院一天中最忙碌的时刻,检察官们办案、讨论案件大都集中在这一时段,下午的时间则更多地留给了出庭或庭前准备。刘莉、胡智强两位主任检察官,分别带着各自组员讨论手头案情,张德辰则忙着整理相关文案。

  司法改革大幕开启,尽管是以一种顶层制度的设计出现,却悄无声息、实实在在地影响、改变着人们的工作与生活。闵行区检察院,作为上海检察系统的改革试点单位,在此前3年启动了主任检察官制度等多项改革措施。这一次,检察官,这个包含着社会价值和崇高荣誉的称谓,有望得到更充分地体现。

  办案快了“存在感”强了

  现在,刘莉每年直接办案的数量达到几十件;改革之前,她的年办案量停留在个位数。

  那时,由于实行三级审批制度,承办检察官办理的案件通常要经由科长、分管检察长层层审批。因此,作为侦监科科长,在改革之前,刘莉更多的精力被用于审批他人所办的案子上。此次改革重点之一是减少审批层级,一改原先“审而不定,定而不审”的尴尬状况,使得检察官能对自己办理的部分案件有直接决定权。能直接办案,这是最令刘莉感到兴奋的地方。自从当上“小领导”,她曾少了很多直面一线的机会,但改革却为她补上了这一课。刘莉说,检察官办案讲求亲历性与直接性,主任检察官直接办案,通过接触当事人、提审阅卷等,大大提高了办案效率。她举了个例子,前两天某工地2名工友发生肢体冲突,一人持刀致另一人轻伤。如果按往常程序,案卷经层层审批到确认批捕,需5天至7天。刘莉接手该案后,第一时间赶赴看守所提审嫌疑人,次日就作出了批捕决定。

  胡智强对这一点也有同感。与刘莉相比,作为公诉科副科长的胡智强,手头的行政任务没那么重,以往每年能办100多件案件,但改革同样给他带来了新鲜的感觉,他把这一感觉归结为“存在感”。“原先,承办检察官对案件的最终走向没有决定权,现在不一样了,感觉自己是‘裁断者’,办案节奏快了,更主要的是激发了大家的职业荣誉感。”

  终身责任制提升能力

  以往,办案碰到吃不准的情况,刘莉的第一反应是向领导汇报并请示。现在,这个第一反应转变为:仔细翻阅卷宗,核查证据事实,甚至查阅法条。总之,抽丝剥茧,自己先要吃透事实。

  配合主任检察官制度,此次改革强调了检察官办案的终身责任制:一方面,建立执法档案,确保检察官对办案质量终身负责;另一方面,严格执行错案责任追究。对于这些办案能手来说,这无疑是把双刃剑。终身责任制的前提是检察官对自己办的案子能全权负责,这给了大家“职业荣誉感”。另一方面,终身责任制也逼出了大家的办案独立能力与更强的责任心。

  事实证明,当权力被完全交到检察官手中时,他们表现出了有别于往常的谨慎与认真:刘莉的应对之计是“悬梁刺股”,加强专业学习,仔细剖析案例;胡智强选择“三人行必有我师”,与伙伴探讨研究,进一步理顺思路。

  闵行区检察院给出有力的“托底”保障——实行案件风险等级评估制度:检察官接案后率先评定案件的风险等级,对于高风险等级的复杂疑难案件,检察官可以提请检察委员会协助断案。

  由此,检察官的独立办案能力、专业办案水平大大提升。“现在每办一件案件,就像在为自己的职业荣誉积分,稍有差错,就是给自己抹黑,而最靠谱的把关人只有自己。”检察官们这样比喻。

  靠实力“吃饭”不会吃亏

  午饭后,胡智强一路小跑回到办公室。之后的半小时,他根本停不下来,整理收拾案卷和公文包,检查笔记本电脑并充电、穿制服打领带……半小时之后,作为公诉人准时到浦江法庭出庭。“基本上,每天下午我都是这种临战节奏。”手头案子多,办案人员相对较少,这让作为“中坚力量”的他不得不挑起重担。

  “一个检察人员,不在一线接触实际业务,过个三五年,武功基本也就废掉了。”胡智强很直白,“原先,我走的是行政路径,这无法体现检察官的办案属性和职业价值,很多年轻人就是因为这个‘流动’走了。”还有一个悖论:原先的行政路径下,业务能力强的人培养几年就当领导了,他们通常不再办案。此次改革的重点之一是员额制,重置了检察官队伍的职业序列。“现在,给了你明确的选择,要么放弃检察官身份,但凡认准了办案这条路,必定一条道走到底。专业化、职业化肯定辛苦,但职业荣誉感和社会认同更具吸引力。”胡智强说。

  进入检察院12年,胡智强一路从书记员、助理,奋斗到了副科长这个位子。他说,大大小小的改革经历了不少,这次似乎“很有盼头”。

  但凡改革,势必触及利益。原先的行政化体制下,检察官必须要获得行政头衔,才能改善工资、福利和各种待遇。这让很多办案能手被行政的指挥棒所“指挥”,顺着“官本位”体系走。胡智强也不例外,这个小科长也曾担心,重置序列会不会让自己吃亏。事实给了他明确的回复:跳出行政序列后,全院按能力选拔出了26位主任检察官,让他们专注办案。靠实力吃饭——这让胡智强放了心,“将来,主任检察官的待遇还得捆绑其专业性再往上走”。

  “很有盼头”,对于新人张德辰来说更多的是一种紧迫。一个月前毕业于华东政法大学的小张通过公务员考试进入检察院,尽管还处于轮岗中,但改革已经悄然改变了他的预期,“原来的体制下,新人磨个几年自然会晋升为检察官。现在不同了,员额制的情况下,检察官任职门槛抬高,需要通过专业的考评遴选。简单地说,就是对我们的综合素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本报记者顾一琼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