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3年01月28日 星期六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一幅笑谈渴饮倭奴血的战地风景画

  • 发布时间:2014-08-01 04:36:04  来源:西安日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许山

  读魏风华新著《抗日战争的细节2》(人民日报出版社2014年5月第1版),其中一个细节,准确地说,是一个场景,深深震撼了笔者的心灵。那是在血战台儿庄的枪炮声刚刚停歇不久,卷土重来的日军又兵锋直逼徐州之际。徐州郊外,夕阳斜映古彭城,十里风腥新战场。张自忠、汤恩伯,“两个人此刻坐在邳县西南运河东岸的沙滩上,盯着地图研究作战方案”,筹划着下一场厮杀。

  远远地,汤恩伯看到他的军长关麟征和警卫员骑马而来。张自忠开了句玩笑,说:“52军战绩非凡,关军长是越打越精神了。”关麟征说:“其实我最想跟两位兄长坐在这野地里喝上半斤酒啊!”汤恩伯说:“酒不缺你的,徐州打完了,约上荩忱(张自忠字)兄,我们一醉方休。”张自忠说:“好啊!很久没喝醉了,这酒我可是等着了,今年没机会,那就明年,明年没有那就后年,总之一定要喝的。”汤恩伯说:“这么一说,那当是打败日本人后再喝了。”张自忠说:“我等着这顿酒。”

  这三人,均非等闲之辈,都是当时声名赫赫的战将,军神一般的人物。关麟征,人称抗日拼命三郎,标准的陕西冷娃,台儿庄大战,死守台儿庄内线阵地的是孙连仲“孙铁头”,而一锤子砸扁围困台儿庄整个外围之日军重兵集团的,就是这个“关铁锤”。张自忠,杀气更重,台儿庄大战前夕,他率军昼夜兼程两百四,强渡沂水,硬是把骄横不可一世的“日本钢军”坂垣师团全军击溃,用奇迹般的战绩拉开了台儿庄大战的帷幕。至于汤恩伯,与人们熟悉的电影《战上海》中的“汤司令”形象截然不同,台儿庄大战中的他,就一黑脸大汉,一件丘八的“二尺五”套在身上四季不换,往兵堆里一扔,整个一“伙夫头”。但军容邋遢的汤恩伯杀起鬼子却不含糊,南口大战,他率第13军与日本关东军大战“三百回合”,整死的鬼子堆成垛,杀伤的鬼子垛成堆,死的伤的,据当时报载:“从南口运回北平的军车一辆接一辆,车水马龙,日夜不停。”老汤在台儿庄的表现,更叫日军认定他就是一个“黑面屠夫”。

  这三位“歼寇如麻”,杀鬼子直杀得眼红臂麻的铁血悍将,在这月黑风高夜即将降临之际,面对步步逼来的最凶恶的敌人,却一个个谈笑风生,向往着“会师东京”的那顿美酒,这种“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的豪情,直叫那些漂洋过海到异国他乡来杀人越货,还自以为胜券在握的鬼子们,又情何以堪!

  但,三人中最想喝“这顿酒”的张自忠,未能如愿,《抗日战争的细节》细细记载了张自忠的阵亡:“在1940年的湖北南瓜店。冲上高地的日军中队长堂野一枪击中身为集团军总司令的张自忠的头,随后将军又挨了日军一等兵藤冈的一刺刀,接下来又是日军士兵的五枪连发……那次战役,他原本可以毫发无伤。”

  今年是全民族抗战爆发的第七十七个年头,也是那场“恨未能使倭寇匹马不回”的台儿庄大战爆发的第七十六个年头。值此日本安倍内阁宣布解禁集体自卫权,军国主义大有借尸还魂之势的当口,细读魏风华新著《抗日战争的细节2》,感悟其中那一幅幅笑谈渴饮倭奴血的战地风景画,笔者忽然产生了一种幻觉:那抗日战争中牺牲的数以千万计的英魂,仿佛依然萦绕在神州大地的上空,等着后代子孙祭拜的“这顿酒”……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