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11月29日 星期天

财经 > 新闻 > 国内经济 > 正文

字号:  

楼财长呛声亚开行行长:西方规则并非最佳

  • 发布时间:2015-03-23 14:55:00  来源:钱江晚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姚慧婷

  申请加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全球各主要经济体有了一种“根本停不下来”的节奏。但是这个新生的机构规则该如何制定仍然未露真面目。

  3月22日,中国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在北京一个论坛上重申,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简称“亚投行”)与亚洲开发银行(ADB,简称“亚开行”、“亚行”)之间是合作、互补的关系,但是目前并没有所谓的最佳实践。亚洲开发银行行长中尾武彦提到亚投行满足亚洲融资需求的一个前提是遵照最佳实践,这遭到楼继伟的反对:不赞同最佳实践这个说法,西方提出的一些规则并不是最佳。

  亚开行行长:

  考虑与亚投行合作

  昨日,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5”在北京举行。楼继伟和亚行行长中尾武彦就亚投行与亚行的关系发表各自看法,双方认可两家银行之间可以进行合作。

  亚投行的成立和发展是中国发展高层论坛的重点话题。此前,已有日本学者建议日本加入亚投行。就在昨日,美国纽约大学教授保罗-罗默在论坛上也提出,亚投行的成立为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带来了危机感。

  昨天的主旨演讲现场,也有嘉宾向担任亚洲开发银行行长的日本人中尾武彦提问,谈到亚洲基础投资银行成立后,亚洲开发银行与它是不是竞争的关系,如何合作?

  中尾武彦露出一个并不意外的表情,坦言早就预料到会有人问他。他说:“我一直在说完全可以理解中国要成立亚投行,因为亚洲地区非常需要大量的基础设施的投资。”

  对楼继伟指亚投行与亚行之间为互补合作关系的说法,中尾武彦表示认同,并同时表示:“亚投行成立以后,只要遵照最佳实践,确保能够减少对环境的影响,能够有一些保护措施的话,我认为亚投行可以很好地满足亚洲地区的基础设施投资的需求。”

  对于亚投行亚洲开发银行的关系,中尾武彦表示,两者更多是合作、互补的关系,而不是竞争的关系,两家银行可以合作,为亚洲做更多的事情。中尾武彦也强调,亚洲开发银行也在进行改革,也希望能够提高融资的能力。“我觉得我们不想让我们的成员国来进行改革,而是我们自身必须改革。因为中国是我们非常重要的一个合作伙伴,所以对我们来说改革也非常重要。”

  楼继伟:

  一些官僚的做法不见得最佳

  听了中尾武彦的这番话,财政部部长楼继伟提出了明确的反对意见。

  对于中尾武彦所说,亚洲开发银行和亚投行是合作关系、互补关系,楼继伟表示出认同,演讲前,双方的双边会谈也正在讨论下一步怎么合作,也谈到用什么样的标准,但并不认同中尾所说,需遵照最佳实践。

  “我多次表示过,我不认可最佳实践。谁是最佳?刚才中尾武彦行长也说到,亚行需要进一步改革,如果最佳就不需要改革了。”楼继伟坦言,亚投行会参考现在多边机构好的一些做法,但是一些比较官僚主义、特别繁琐的做法,“我们并不认为是最佳的”。

  楼继伟强调,我们要更多考虑到,亚投行是一个以发展中国家为主导的多边开发机构,需要考虑他们的诉求,而西方有时候提出一些规则,不认为是最佳的,这已有很多西方国家参与了,咱们一起讨论,不见得现存制度都是最佳。

  较早前,中方曾表示,希望向其他国际融资机构学习先进的运作方式,尤其是在环境保护、管理规范等方面进行借鉴。

  IMF和OECD:

  欢迎中国成立亚投行

  此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拉加德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秘书长古里亚,同一日也被问亚投行的问题。

  对于亚投行和IMF的关系,拉加德表示, “第一,我们欢迎中国成立亚投行;第二,中国有充分的理由成立这样一家多边金融机构;此外,我也非常希望IMF能够为基础设施提供融资,但这不是IMF的使命所在。”拉加德称:“我们很愿意跟亚投行进行合作,我也代表世界银行表个态,世行也很愿意与亚投行合作,因为在世界很多地区,尤其是在亚洲地区,需要建设很多基础设施,所以还是合作的空间更大。”

  对于目前英法德意等发达国家表示申请加入亚投行,古里亚说,“首先,这些不少加入亚投行的国家也是OECD成员国,问题很简单,亚投行还处于起步阶段,要满足什么标准与条件,方能加入亚投行,成为贷款的提供方,是很有意思的问题。这个标准必须很严格,有理论依据,很透明,标准要根据亚投行的立意本身来制定。”

  古里亚表示,投资不是像造一座医院那么简单,投资真的很考验政策制定能力。“所以我觉得一个促进发展的合作组织要取得成功,这一点很重要。我自己从来没听说过哪家发展银行是因为缺钱而关门大吉的,钱从来不是问题,失败的原因只会在于政策制定不好,或者是这个合作投资项目本身准备不充分,没有彻底想清楚。可能现在有更多的资金、更多的选择,但我的观点是,你不需要在亚洲开发银行、世界银行、亚投行几家资金提供者之间徘徊,主要还是发挥政策的关键作用,也就是政策需要协调配套。”古里亚说。

  亚投行与亚行

  亚洲开发银行是什么样的机构,与构建中的亚投行究竟有什么不同?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

  依据各方签署的《筹建亚投行备忘录》,亚投行法定资本为1000亿美元,初始认缴资本目标为500亿美元左右,实缴资本为认缴资本的20%。

  目前,各意向创始成员国同意以国内生产总值(GDP)衡量的经济权重,作为各国股份分配的基础。

  运行后的亚投行将是一个政府间性质的亚洲区域多边开发机构,按照多边开发银行的模式和原则运营,重点支持亚洲地区基础设施建设,总部将设在北京。

  亚投行的治理结构包括三层:理事会、董事会和管理层,将根据公开、包容、透明和择优的程序选聘行长和高层管理人员。

  ——亚洲开发银行(亚行)

  亚行总部设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成立于1966年,目标是帮助发展中成员减少贫困,提高人民生活水平。

  截至2013年底,日本有15.67%的股份持有量,是亚行最大股东,美国以15.56%排在第二。一般来讲,亚行的主席都是来自日本银行或是日本财务省的高级官员。

  可以看出,亚投行与亚行、世界银行等现有多边开发银行是互补和合作的关系。世行、亚行等机构侧重于减贫,亚投行侧重于基础设施建设,但基础设施建设也间接有利于减贫。

  日本会加入亚投行吗

  多国纷纷表示有意加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后,日本方面的态度出现微妙变化。

  日本媒体报道,日本政府16日决定,现阶段不参加亚投行。但日本财务大臣麻生太郎20日又称,如果亚投行能够满足相关要求,日本不排除加入亚投行的可能。

  日本会不会加入亚投行?到底在纠结什么?日方如果加入,会在亚投行里起到什么作用?记者为您一一解读。

  日本在纠结什么

  对于是否加入亚投行,日本国内一直很纠结。

  外媒援引日本财相麻生太郎20日在内阁会议后记者会上的表态报道:“我们已经要求(亚投行)对债务的可持续性作出保证,并且会考虑加入亚投行对环境和社会产生的影响……如果这些条件都能得到保证,我们将会(考虑加入)。”

  日本共同社同一天援引日本外相岸田文雄的话说,日本已要求中国保证亚投行“建立规范管理制度”,暗示日方正审慎研究是否加入。

  财相和外相声称考虑加入亚投行,但日本内阁中也有一些官员表示反对。共同社援引日本经济财政政策担当大臣甘利明的话说:“我们在等待和跟随美国,这点没有变。”

  路透社援引一些日本官员的话报道,日本政府眼下纠结的是:如果不加入亚投行,会在这一全球合作事务中被拉下;如果申请加入,则会“开罪”盟友美国,还有可能影响由日美主导的亚洲开发银行(亚行)的国际地位。

  新华社驻东京记者蓝建中解读,虽然麻生等内阁成员表示日本有可能加入亚投行,但他们所说的“加入”都是有条件的,到时可能会以亚投行没有满足相关要求为借口而拒绝加入。另外,日本与英法等国不同,对盟友美国的依赖程度更高,未必敢违背美国的意愿。

  日本如果加入……

  有媒体提出,如果日本对亚投行影响亚行的国际地位有所顾虑,那么它加入亚投行后会不会有些小动作?

  从以国内生产总值(GDP)衡量的经济权重作为亚投行各成员股份分配基础的角度上看,日本现在是继中国之后的世界第三大经济体。

  蓝建中解读,日本如果加入亚投行,在一些事务上可能会有联合欧盟国家等成员的意愿。不过,即使出现这一情形,日本和欧盟国家就具体事务难免会有分歧,日本不一定能争取到欧盟等方。

  就亚投行,中方多次表示,中方一直秉持开放、包容的原则,只要有意愿,中方都欢迎。同时,中方也尊重其他国家是否加入以及何时加入亚投行的决定。

  中国财政部长楼继伟说,中方愿与各方一道共同努力,将亚投行打造成一个实现各方互利共赢和专业、高效的基础设施投融资平台,为区域基础设施建设和经济发展做出贡献。

  他表示,无论是否加入亚投行,中方都愿继续和相关各方在多双边经济对话机制以及世行、亚行等框架下加强沟通和合作,共同致力于推动亚洲地区基础设施建设和经济发展。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