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11月24日 星期二

财经 > 新闻 > 地方经济 > 正文

字号:  

北京地铁调价首日客流降幅明显 换卡逃票难杜绝

  • 发布时间:2014-12-29 07:45:38  来源:京华时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孙业文

  昨天是北京公交、地铁执行新票制票价的第一天。记者走访多条公交和地铁线路发现,因调价首日是休息日,公交、地铁客流量没有出现较高峰值,全市公共交通全天运行平稳。受票价上调影响,北京地铁全路网客运量降幅明显,其中京港地铁运营的3条地铁线客运量比上一个周日减少约20%。

  与此同时,北京地铁6号线二期、7号线、14号线东段、15号线一期西段等4条轨道交通新线开通试运营。至此,全市轨道线路总里程达到527公里。

  公交地铁调价数据发布

  京港地铁客流量下降两成

  由于昨天是休息日,公交、地铁客流量均未出现较高峰值,全市公共交通运输有序进行。

  京港地铁公司昨天上午发布的数据显示,昨天上午7点至8点早高峰期间,地铁4号线和大兴线进出站乘客达4万人次,比上周下降8%,14号线西段进出站乘客达0.3万人次,比上周下降12.9%。

  昨天晚间,京港地铁公司再次发布比对数据:截至昨晚6点,地铁4号线和大兴线进出站乘客达75.6万人次,比上周下降20.8%,14号线西段进出站乘客达3.1万人次,比上周下降19.7%。

  此前交通部门预测,北京地面公交运力尚有潜力可挖,地铁票价上调后,部分客流或将转移至地面公交。北京地铁分公司相关工作人员昨晚向京华时报记者表示,根据他们掌握的情况,调价首日各条地铁线路的客流量都下降明显,但具体数据交通部门暂未公布。与此相对应,地面公交客流量是否有所增加,增加幅度又有多少,交通部门昨天也无数据发布。

  现场探访

  多数乘客不看票价“靠嘴问”

  地铁票由单一的二元制改为计程票制,乘客现金购票需要告诉售票员去哪儿,要买几元票,因此购票时间延长不少。由于北京站、北京西站、北京南站近半数乘客需要人工购买单程票,购票时间拉长很可能造成乘客滞留大厅。

  昨天上午,记者在北京西站看到,乘客购票的确比之前复杂了不少,约90%的乘客不能直接告诉售票员需要几元票卡,张嘴就问“我去五棵松几块钱”“我去天通苑”,售票员听到站名后,会看一眼线路图,思索片刻后告诉乘客价钱,随后乘客再掏钱购票。

  记者注意到,若顺利,大约20秒即可完成交易,但有时乘客说不清自己去哪儿,或者未提前准备好钱,购票时间比之前增加四五倍。票价表贴在窗口玻璃上,为何不先查看票价呢?一位乘客告诉记者,自己只知道地铁站名,不知道哪条线,密密麻麻几百个站找半天也找不到。“站名实在太多,懒得看直接问比较方便。”也有乘客如此回答。

  此前,北京西站配合票改增加了8个临时售票亭,昨天,记者看到,普通售票亭外排队人员并不多,部分临时售票亭尚未启用。北京西站站区负责人表示,由于昨天是周末客流较少,今天将面临大客流压力,地铁站将根据客流状况启用临时售票亭。

  乘客称梯形票价表“看不懂”

  乘坐地铁,乘客不知道票价张嘴就问售票员,公交乘客又是怎样的情形呢?昨天中午,记者在永安路登上105路无人售票车,虽然八九成乘客刷卡,但也有一些乘客需要询问司机票价。“去动物园几块?”“3块!”

  一问,一答,一掏钱,后面的乘客等得有些着急。“怎么不早看看票价表,这么多人等着呢。”一位乘客有点不耐烦,岂料正掏钱的乘客却反问一句:“你能看懂?你给我说多少钱!”

  记者注意到,在司机背后的玻璃背板上贴着红色的阶梯票价标识,但记者询问后,多位乘客表示表格复杂不知如何看。

  公交集团表示,目前的梯形票价表标注了站号、站位和票价。一种方法是,将起终点的站号相减,得出的数字为实际公里数,之后按照新票制自行计算价格,但这种方法要求乘客熟知票价规定。另一种是横竖对照看,找到起点站对应阶梯旁的空白三角处,然后向下找对应的到达站,两条线交叉的数字就是应付款。

  应对措施

  3600名志愿者将服务一个月

  新票制启用后,很多乘客对票价以及自动购票方式不熟悉,为此,地铁运营方招募、培训了3600名志愿者,引导帮助乘客自助购票、协助补票,同时,协助车站工作人员处理刷卡进站遇到的问题及制止违规进站行为。

  昨天,记者在各地铁站看到了来自地铁技校、交通职业学院的志愿者。北京西站属于人工售票大站,站区在每一台自动售票机前都安排了一位志愿者,全站共计50余位志愿者,主要为乘客发放宣传材料,帮助乘客解答各种问题。按照计划,所有的志愿者将服务至1月28日。

  分析

  公交地铁今日面临三大挑战

  今天,北京地铁、公交迎来调价后的首个工作日。记者从北京地铁公司了解到,以上周一(12月22日)地铁客流运输量为例,北京地铁公司所辖14条运营线路日客运量为852.25万人次。其中,早7点至8点以及下午5点左右的早晚高峰期间,地铁人流量骤然增加。地铁、公交今天面临三大挑战。

  挑战1

  高峰时段地铁购票人流如何疏解

  昨天,记者在地铁4号线海淀黄庄站看到,大部分乘客手持北京市公共交通“一卡通”刷卡进出站,过程十分顺利,刷卡闸机处并未出现拥堵现象。

  北京市交通委有关负责人表示,对于持卡进入公交系统的乘客来说,票价调整并不会带来太多不便。值得注意的是,人工购票和自助售票机的购票人群可能在早晚高峰会带来拥堵。

  地铁7号线负责人工售票工作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从7号线开通首日情况看,人工购票的乘客平均耗时要比“2元时代”耗时多5至10秒左右,主要是要迅速查清乘客抵达目的地的票价价格。如果遇到不明确或者卡壳的情况,时间会有所延长。

  针对地铁自助及人工购票环节可能出现的人流聚集情况,北京地铁将增加志愿服务人员,引导自动售票机购票;增加售票窗口;设置流动售票人员。此外,还将提前预制不同价格的车票。与此同时,北京火车站售票窗口由6个增加到10个,北京西站由4个增加到12个,北京南站由6个增加到12个。

  挑战2

  公交人工购票如何保证不会拥堵

  “今天开始分段计价,大家别忘了下车也要刷卡。”昨天一早,记者从北京西站乘坐特13路公交车,乘务员给每一位上车的乘客发出提醒。

  北京市公交集团有关负责人表示,面对周一早高峰,可能造成拥堵的点位在于一些用现金购买车票的乘客。特别是在仅有一名司机的无人售票车上,现金售票将成为难点。一些乘客上车时可能就会询问抵达目的地站的价格,需要司机迅速解答。同时,没有零钱的乘客,还会 遇到找零的问题。

  针对上述问题,公交集团在四惠、大北窑、西站等客流密集路段设置200个青年志愿者服务岗位,2000名志愿者将在周一早晚高峰期间上岗,宣传票改知识,解答乘客咨询,维护站台秩序。

  挑战3

  地铁乘客转乘公交是否造成拥堵

  随着地铁票价上涨,不排除一些乘客从地下交通转为乘坐地上公交。公交客流量加大,乘客在站台等候时间、公交车的发车间隔等问题,都需要进行更为周密的安排,以应对可能突然加大的客流带来的拥堵。

  针对部分短途乘客可能会转向地面公交的情况,北京市公交集团在工作日增配了4%的运力。平均每天增发6000余车次,其中70%的运力增加在了早晚高峰时段。

  此外,在郊区进城线路、放射线路、高快速路线路、与地铁接驳的短途线路和与地铁并行或方向相近等重点线路的运力调配还将重点加强。在四惠、东直门、动物园等各大交通枢纽以及四大火车站等重点客流节点安排了调度岗,实时关注客流变化,动态调度指挥线路运营。同时,在上述重点地区配备了100辆机动车,并根据客流情况随时投入运营。据新华社电

  乘地铁“中途换卡逃票”难杜绝

  记者体验

  自北京地铁调价消息公布后,网上“省钱攻略”层出不穷,包括“AB卡进出法”、“出入站各刷两次法”、“中途换卡法”等逃费方法。昨天上午,记者体验发现,通过中途换卡,确实可以减少费用。地铁方面表示,中途换卡将被罚款,但目前难以杜绝。

  昨天上午10点,记者从5号线立水桥站乘车,经一次换乘,历时1小时20分,到达亦庄线旧宫站。按照正常票价,该行程29.9公里,票价6元。记者与一名刚刚进入站台的乘客互换车票,随后从南侧出站口顺利出站,机器显示,扣费3元,相比正常票价少付3元。

  经常乘坐地铁上下班的李先生表示,自从地铁提价的消息公布后,他就开始关注如何“省钱”乘车,“对于长距离乘车,如果能找到和自己出行方向相反,上下车站相同或者距离在6公里之内的人,换票是个省钱的办法。”而对于“AB卡进出法”和“出入站各刷两次法”,由于地铁方面已经出台了“在付费区最高停留4小时”的规定,并加强了出站口的巡视监管力度,“这两种方法基本没用了。”

  亦庄线旧宫站一名工作人员表示,乘客私自换卡出站的行为会被罚款,地铁公司会派人监控类似情况。记者通过地铁服务热线了解到,目前,地铁只能限制乘客在付费区内逗留的最高时间,但无法对换票行为进行有效的监控,“如果乘客私自隐蔽换票的话,目前确实没有办法查出来。”

  小贴士

  下车忘刷卡可等下趟车

  “现在一张一卡通有六次不完整交易后就需要到售卡点重新激活卡片,所以您还是尽量不要忘记刷卡,忘记刷了要及时补救。”文明引导员徐淑芬介绍,新票制实行后乘坐公交车必须上、下车都刷卡,乘客如果下车忘记刷卡,可以马上找引导员,在同一站的下一辆同路公交车来时再补刷一次,防止被扣全程票价。

  四条新线开通

  记者体验

  三条新线3G手机信号不稳定

  昨天,记者持联通和移动手机分别乘坐地铁4条新线,除了14号线的3G信号相对稳定外,15号线西段、7号线、6号线二期的3G信号均出现问题,甚至某些站点的2G信号也会出现“无服务”状态。

  记者乘坐地铁14号线东段时发现,无论是联通还是移动的2G信号一直比较稳定,联通手机的3G信号在枣营站曾短时断开,但其他站点信号相对持续。记者从京港地铁公司了解到,目前,三家运营的2G、3G、4G信号均已通,但可能部分在调试,尚有站点不稳定。

  4条线路中,7号线、15号线的信号相对差,记者在7号线珠市口、桥湾以及15号线的北沙滩、奥林匹克公园、六道口等站均遇到无服务状态。另一名使用电信信号的记者在7号线体验时发现,信号经常中断,有电话呼入时,手机持续呈现“关机状态”。联通手机在6号线二期基本搜不到3G信号。

  配套设施

  部分新线路周边道路仍未恢复

  地铁7号线沿广渠路修建,为南城东西向城市干道的地下线,占道施工给地面交通带来很大不便。昨天,记者注意到,虽然地铁站已通车,但在广渠门内、外大街以及桥湾站外,有些道路仍被围挡遮住,路面尚未恢复,私家车驶至该段还是遇到“肠梗阻”。

  记者从轨道交通建设管理有限公司了解到,目前,7号线所有出入口以及附属设备的围挡基本已经拆除。但有些道路路面仍未恢复,站内工作完成后冬季来临,不宜进行道路施工,冬季修路不仅造价高几倍,而且质量难保障。

  另外,目前,地铁6号线也有类似情况。潞城、东夏园以及郝家府站外均有小面积的道路路面未恢复。但由于并非主要道路,对乘客出行影响不大。预计明年4月,以上受到影响的道路即可恢复路面。

  6号线二期项目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该线不少地铁站周边仍是围挡林立,尤其是通州北关站,受阻拆迁进程,并要配合商业开发,一些出入口尚未建设。

  应急措施

  14号线金台站遇大客流或停止换乘

  据了解,新线路开通对6号线、10号线的运营影响最大。14号线的接入,将给6号线金台路、呼家楼站造成巨大压力。6号线十里堡至呼家楼段满载率在110%以上,且呼家楼站高峰时段必须限流。

  地铁14号线金台路站站长于长生表示,为减少对6号线压力,14号线将发车间隔定为8分钟。同时,针对可能的客流压力,该站制定了5级预案,达到3级时,14号线通往6号线的3个出口就要关闭一个,4级时就要关闭两个。5级就要停止两条线路的换乘,并且在各车站通过广播告知乘客。

  于站长提到,3级(含)以上就要启用限流围栏。记者昨天在14号线金台站的站厅看到,“回”字形围栏已经码放完毕,总距离达到110米。记者体验,若不走限流围栏,两线换乘约2分半钟。于站长表示,启用限流围栏后换乘时间约6分半钟。

  建设规划

  明年再开通两条地铁线

  北京市委常委、副市长陈刚介绍,目前北京轨道交通里程是500多公里,到2020年还要翻倍,达到1000公里左右。

  北京轨道交通建设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丁树奎介绍,7号线所有关键设备都实现了国产化,比例首次超过90%,以往线路只有70%左右,而且相当一部分设备是“北京制造”,车辆、设备、信号、自动售检票都是北京的企业完成的,是一条京产示范线。

  据丁树奎介绍,明年年底,本市还将有两条地铁新线开通,里程有27公里,包括14号线中段(金台路-北京南站)和昌平线二期(涧头西-南邵站)。14号线中段可换乘1号线、7号线、10号线、4号线。

  目前北京还有130公里在建轨道交通,共计8条线路。如果审批正常进行,新机场线、3号线、12号线、17号线也能够在明年开工。关于议论已久的东四环“空中小火车”,丁树奎表示目前还在论证中。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