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4年05月29日 星期三

财经 > 新闻 > 地方经济 > 正文

字号:  

济南百年老楼迟迟不修 居民在外借住近仨月盼回家

  • 发布时间:2014-08-28 13:36:00  来源:齐鲁晚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姚慧婷

  “80,整整80天。”51岁的刘凤在心里默默计数,自从6月7日她所居住的老房楼梯坍塌,已经过去了80个日夜,这80个日夜中,除了事发当晚,她都只能借住在亲戚家里,每天都在盼望着“回到自己的草窝”,但回家的梦似乎还遥远得不着边际。

  跟刘凤一样为回家努力的,还有60岁的贾世香,她们是一栋楼里的邻居,一个在离婚后跟女儿生活,一个在离婚后又失去了独子。

  纬十路50号是一幢德式楼房,建造于1919年,距今已有近百年的历史,这里有刘凤和贾世香的家。

  这是一栋4层高的红色建筑,底座是块状的石头,上面是红砖砌造的墙体,在周围现代楼房的映衬下,显得古色古香。

  “外面看着挺好,墙也厚,住在里面夏天凉快。”刘凤说,前年冬天,这里还被济南市人民政府确定为第四批文物保护单位,她不明白楼房有什么文物价值,其实楼外墙的许多砖块已经开始风化,而内部的设施更是腐化严重。她只在意这里有一个不到20平方米的房间,她已经在里面住了十几年的时间,这里是她唯一的家。在6月7日之前,刘凤和贾世香怎么也没有想到,一段坍塌的楼梯还会成为她们回家的“拦路石”。

  “轰,咣。”6月7日夜里,已经准备休息的刘凤和贾世香突然听到了巨响,很快有消息传来,楼里的楼梯塌了,二楼的阚老爷子被摔断了肋骨。

  “当时我们在楼上,楼梯是在二楼塌的,一夜没敢出门。”刘凤说,到了第二天,她和贾世香所属的济南试金集团有限公司,房屋的产权单位济南重机集团公司以及纬十路居委会的工作人员都到了现场,大家在消防人员的帮助下从楼里出来,有关人员随即在进出楼梯的单元门上加上了一道锁,在危险排除之前不让住了。

  “真吓坏了,就想着逃命了。”贾世香说,当时觉得楼梯会很快修好,“再多也不会多出一个月去。”因为这个想法,他们从家里出来时,都只简单带了一些衣物,“脚上的这双鞋已经穿了快三个月没换了。”

  “我们也没有别的要求,只想把楼梯修好,我们再住进去就行,可快三个月了,还是这个样子。”刘凤说。

  这段时间以来,每隔上两三天,刘凤和贾世香都会到纬十路50号去,问问居委会有什么新进展,隔着铁门望一望里面。

  “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草窝”,这是刘、贾两人一段时间以来对人提起次数最多的一句话。刘凤是1999年住进的纬十路50号,贾世香入住的时间还要更早,1996年。当年为了获得这个入住权,贾世香还参加了济南试金集团有限公司的集资建房。

  “交了3000元钱,就让住进了这里。”贾世香说这3000元钱单位后来又退还给了她,她也一直在这里住了下来,刚开始还每月交房租,到了2008年左右,单位也不再对他们收取房租。

  两人急切盼望楼梯修好,一方面是在这里经历了一些悲欢离合的变故,产生了感情,想早些回到这里。另一方面也有除此之外无家安身的窘迫,刘凤离婚后跟女儿在济南只有这一处居所。贾世香也经历了婚姻变故,独子又在2004年溺水身亡,也没有其他安身之处。

  “早就知道是危房,也只有十几平方米大,四层楼只有一个公共卫生间,做饭只能在楼道里。”刘凤说,虽然如此,但除此之外别无所居,有这里,她们还有个家,可以决定自己的生活节奏。

  “说得难听一点,就是我们死了,有这个家就可以发丧,没有这里丧都没法发。”刘凤说。

  问题虽然还没有严重到最后的归宿问题,但现实的各种麻烦已经让刘凤和贾世香不堪其忧。

  “只能去投靠亲戚朋友,可是他们家的房子也不宽裕,只能在阳台上搭个床暂时住。”刘凤说,现在还好是夏天,热一些无所谓,但眼看秋天到了,回家还是没有希望,“衣服、被子都在家里,天冷了怎么过呢?”

  更现实的问题是,两人的岁数都已经不小,投靠的亲戚大多有了第二代、第三代,住在一起有诸多不便。

  “在一个亲戚家,去的当天,晚辈就闹脾气,喝醉酒摔了一个碗。”贾世香说,她也不能看着亲戚因为自己家庭不和睦,最后只能以每月750元的价钱在外面租了一间房。

  “每月只有2000多元收入,要吃饭穿衣,腰病、腿病还得吃药,这个房租真是吃不消。”贾世香说。

  “记不清跑了多少趟了。”刘凤说,为了楼梯的问题,她们记不清在两家单位之间跑了多少路,打了多少电话。在纬十路居委会的协调下,两家单位也进行了不止一次的商谈。

  济南试金集团有限公司表示愿意对楼房进行维修,但产权是属于济南重机集团公司的,要对方出面配合,“关于双方出资多少、修缮方案谁来制定等问题都可以商量,产权属于他们,他们不出面我们也不能进行这项工作。”济南试金集团有限公司物业部门一位崔姓负责人说。

  济南重机集团公司一位高姓工作人员承认楼房的产权的确属于他们,但这几年来,试金集团的老员工住在那里,他们也没有收取过房租,让他们出钱维修说不通。此外,他们还担心这次维修完楼梯,以后还会出现其他的问题。

  高姓工作人员说,鉴于房子已经被鉴定为危房,他们的处理意见是把各自的员工迁出来,各自想办法解决居住问题。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