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12月03日 星期四

财经 > 新闻 > 财经评论 > 正文

字号:  

全面深改关键年 出租车改革能否迈开腿

  • 发布时间:2015-01-11 07:22:00  来源:新华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王斌

  2015年刚开年,一些地方部分出租车停运引发各界关注;西安、上海两地出租车价格听证会也引来热议。在司机叫苦不干、消费者打车难不满的两头夹逼之下,出租车行业成为舆论焦点。

  业内人士认为,破除出租车行业垄断各方已经呼吁多年,却迟迟不见进展。如今的矛盾,是多年顽疾的爆发,但也是行业改革的契机。与百姓出行息息相关的出租车行业,在民意期待和各方围观下,不应再拖延。

  垄断“三宗罪”

  近期出租车停运事件频发,虽然诱因与燃油附加费、“专车服务”冲击等有关,但较多舆论认为,病根还是出租车行业长期垄断经营带来的弊病。

  “一宗罪”:出租车数量严控不顾市场需求增长。

  我国出租车行业多年来饱受垄断经营质疑,每个城市出租车的运营牌照由政府部门控制总数量发放。在一牌难求之下,出租车牌照的价格也在水涨船高。记者采访发现,上海出租车牌照转让价格被炒到50万元以上,沈阳的出租车车标价格上涨到80万元,仍供不应求。

  由于有的地方出租车牌照没有有效期,所以“一旦拥有”就等于“天长地久”。沈阳出租车司机李峰告诉记者:“在获得‘车标’后,只要把车租出去,什么都不干,年收入就可超过9万元,标主10年内就能收回成本。再往后就是净赚的。”

  “二宗罪”:出租车定价全靠政府调整。

  在9日西安和上海的出租车调价听证会上,有消费者代表提出,“希望这是最后一次提价的听证会,因为光靠价格调整是解决不好行业问题的”“需要优化出租车经营模式,重新研究价格制定规则,改变政府定价的现状”“能否逐步研究适度放开(出租车)单一的价格管理制度”。

  还有消费者代表提出,应该根据车型、驾驶员星级、上下班高峰期等因素,灵活制定价格,而不是现在“一刀切”的价格。

  而因为高昂的“份子钱”带来的紧张的劳资关系,每一次出租车调价、每一次燃油附加费调整都像在鸡蛋码放的金字塔上放新的鸡蛋,越来越敏感,越来越艰难。

  “三宗罪”:出租车公司管理成本长期一笔乱账。

  尽管不少出租车公司都在喊穷,但其背后却有着一笔说不清的糊涂账。

  记者调查得知,某出租车公司虽然只有40辆出租车,但管理人员却有40人;另一家管理上万辆出租车的企业,其各级管理人员有2000人左右。对此,上海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左学金告诉记者:“上海一些成熟的人力资源管理公司,靠300多人就能管理37万人的信息。可见,很多出租车企业提升管理效率压缩成本还有很大的空间。”

  同济大学交通运输工程学院教授陈小鸿也指出,很多出租车公司公布的支出栏目不够细,尤其是管理人员开销不够公开透明,不够详细。

  改革迫在眉睫

  近年来,各地出租车司机群体停运表达不满日趋频繁。记者梳理发现,2014年内蒙古包头、广东清远、陕西宝鸡、安徽黄山等地都曾发生过出租车“不拉活”事件。而2015年才刚刚开始,就接连发生停运事件。出租车行业越来越突出的矛盾表明,改革迫在眉睫。业内人士认为,出租车改革顶层设计应尽快提上议事日程。

  对此,天津社会科学院社会研究所所长张宝义认为,目前政府借助出租车公司监督管理,而出租车公司通过征收“份子钱”约束出租车司机。但是,“随着科技发展,完全可以通过卫星定位系统、智能软件等手段管理出租车,出租车公司这种以专营权获得暴利的中间层,只是徒增运营成本和社会管理成本,应下狠心动刀子”。

  长期关注交通领域的中国政法大学中欧法学院教授王军认为,此前城市之所以要严控出租车数量,是为了防止发生恶性竞争、盲目增加数量导致道路拥堵等问题,这些问题都是因为信息不对称导致的。但现在信息不对称问题随着技术进步,很大程度上都被解决了。那么继续进行数量管控、价格管制的意义在哪呢?

  专家认为,出租车行业改革毕其功于一役或有难度,让出租车行业更多地在阳光下运行却不是难事。陈小鸿建议,出租车行业应让监督和审计深度介入,向驾驶员和市民公开出租车企业的支出情况,包括“份子钱”的总数和使用情况等。通过出租车行业成本的透明公开,让社会参与监督,倒逼行业转型升级。

  用好“专车服务”这条鲶鱼

  从2014年10月份开始,“专车服务”快速发展,极大地冲击了传统出租车行业。在这背后,体现的正是大城市公共出行的旺盛需求和差异化发展趋势。

  一号专车CEO李祖闽告诉记者,其实他们在做的是增量市场,例如在车上设置婴儿坐椅,一些家长也用“专车服务”接送孩子上下学,这些都是传统出租车行业提供不了的服务。

  对此,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城市交通研究室主任程世东告诉记者:“现在公众的出行需求远未被满足,不仅高端个性化的需求远远没有满足,普通的需求也没有满足。所以,才有很多平台以汽车共享、合乘拼车等形式来满足这种需求,甚至游离在法规以外。”

  有业内人士估算,目前北京、上海的“黑车”数量均有数万辆。“黑车”禁而不绝,从另一侧面反映了市场需求,也让有关部门陷入了“堵”不住也“疏”不了的尴尬。

  “专车服务”这种新业态相比出租车垄断业态,真正的特点在于因管理成本低廉,带来司机分成比例高的巨大优势。“滴滴打车”的媒介经理张真瑜表示,沈阳“滴滴专车”近千辆,如果“滴滴专车”一单生意赚100元,“滴滴”抽取20%后,司机可得80元,远高于给出租车公司打工的收入。业态革命带来全新的利益分配模式,这正是“专车服务”带给客运行业的“改革红利”。

  业内人士建议,监管部门可以接入互联网“专车服务”信息后台,这样便于车辆信息审核,从源头上杜绝不法车辆的加入。同时也要给“专车服务”以足够的观察期、发育期,而不是一棒子打死。

  直面改革方能啃下硬骨头

  交通运输部日前表示,“专车”是新时期的创新服务模式,对满足运输市场高品质、多样化、差异化需求有积极作用。但“正名”的同时却未回应出租车垄断经营权改革的核心问题。人们期盼,有关部门能直面出租车改革,更期盼出租车改革破冰能传递出深化改革决心,撬动更多行业在深水区启动改革。

  历史总是惊人相似,纵观改革历程,基层的改革探索总会在既有框框内不安分地“冒尖”。30多年前,小岗村的十八户村民冒着坐牢的风险,撬动了中国农村改革浪潮。

  党的十八大以来,户籍管理制度、收入分配制度、社会保障体系、高校招生制度、公务车等改革,哪一个不是硬骨头?如今纷纷出台了时间表,开始运行在改革“轨道”上。究其原因,正是将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为改革目标,真正做到改革为了群众、改革依靠群众、改革让群众受益。

  今天的出租车改革,也是一块需要攻坚克难的硬骨头。面对未来的激流险滩,面对既得利益的高墙,面对群众关注的焦点、百姓生活的难点,希望有关部门能一鼓作气、势如破竹地把这块硬骨头啃下来。(记者叶健、冯国栋、陈诺、叶锋、彭卓、李华)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