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4年02月21日 星期三

财经 > 新闻 > 财经评论 > 正文

字号:  

用煤高峰期煤企提价 专家:轻易涨价不明智

  • 发布时间:2014-12-05 11:49:00  来源:中国广播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曹慧敏

  【导读】大型煤企拉涨煤价,火电用户不买账,秦皇岛3天只有4艘运煤船,严峻情况历史罕见。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本期观点:煤电博弈加剧,缘于煤电联动缺少“润滑剂”。

  央广网财经12月5日消息 据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报道,煤炭价格低于白菜价,煤炭企业亏损经营的局面随着煤炭资源税全面推行的一纸行政令似乎就要扭转,方式不外乎涨价。

  在本月1日煤炭资源税全面推行和神华集团带头提价影响下,港口煤炭价格如期上涨。但相对于上游资源行业的提价期待,下游火电用户却并不买账,多数用户都处于观望当中,采购积极性下降到历史低位,拉运船舶也不断减少,大量的煤堆存在港口无人问津。

  秦皇岛港口的统计数据显示,就在神华提价的当天,待装船舶下滑到27艘,其中已办手续船骤降到1艘水平。2号,待装船舶降到17艘,其中已办手续船仍然仅有1艘。截至3号凌晨,待装船舶再次刷新新低到13艘,其中已办手续船只有2艘。也就是说,3天加起来只有4艘运煤船作业,港口作业形势创下4年来的最差情况,局面非常严峻。

  尽管随着气温下降,冬季取暖用煤逐渐进入高峰期,但下游需求仍然呈现旺季不旺态势,致使电力负荷难以显著提升,电力集团拉运积极性偏低。在这个时候,部分煤炭企业还拉升价格,似乎显得有些不智。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判断:涨价很危险。

  韩晓平:这次主要是中煤这样大公司要求上涨煤价,但是现在全国煤炭产能过剩的问题非常严重。所以你上涨了煤价,很快你的份额就会被其他中小企业民营企业或者地方的煤炭企业所填补。另外五大发电公司本身煤炭的比重非常大,像中电投30%的煤是可以自给自足的,而其他的一些公司可能比例会更高一些,如果单方面上涨煤价,很快人家就可以增加自己的产量来弥补市场上的不足。实际上在这种产能过剩的情况下,轻易涨价是一个非常不明智的做法。

  火电企业不接招,使得大煤企涨价之后,市场销售变得更加困难。有人曾预期,煤价有望回升到每吨550。现在看来,煤价是否还有继续上涨的空间?理论上,煤炭企业还存在涨价的可能,但是韩晓平认为,个别煤炭企业逆势拉高煤价的情况肯定难以为继。

  韩晓平:煤价可以上涨,但是关键是国际煤价如果不涨,单方面涨国内煤价也是很难的。因为现在我们的进口还是放开的,全球的煤炭供应非常充足,除非全国的煤炭企业同步联动,但是现在很难做到,因为煤炭企业太多,好几千家煤炭企业,这些企业千方百计维持自己的生活。所以对于它们来说卖煤是非常重要的,现在如果上调了煤价,它们马上愿意增加产量弥补这个空间。所以这样对于发电公司来说,它们是买方,它们有更大的选择余地,对卖方煤炭企业来说,实际上回旋的余地是很有限的,除了煤炭的价格,运输成本在下降,所以对一些产煤企业现在由于石油的价格下降,它们依然可以避开现在对铁路的控制,依然可以找到自己的市场空间,所以单方面的一两个企业靠着自己一定的规模涨煤价,很难左右市场。

  从2013年初开始实施的新的煤电成本价格联动办法,把煤价变化5%作为电力调价的触发条件。有了煤电联动机制,煤电之间却未必总能携手同行,说到底还是缺少真正有效的、良性的润滑剂。特别是这一次,少数煤企掀起涨价潮,脱离了市场供需,有些不理智。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刘瑞对此解读。

  经济之声:12月1日,对煤炭行业来说是个大日子。这一天,煤炭资源税从价计征改革正式实施。由于煤电谈判已经拉开序幕,大型煤企为增加谈判筹码,不断拉涨煤价。涨价后,长期把煤炭当白菜卖的煤炭企业能就此脱困吗?

  刘瑞:这个问题症结在于我们的煤炭价格是市场化,但是电厂的价格还没有完全市场化,这样的情况下,煤炭竞争激烈。大的煤炭企业为了自身的利益考虑,通过调价来争得自己的收益这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竞争的结果它有可能是两败俱伤,也就是说利润没达到,反而把市场的价格搞乱了,所以这个需要警惕。这个问题的症结不在于煤炭,而是在电价方面,就是电厂的改革比较迟缓,所以没有形成一个好的煤电联动机制。

  经济之声:虽然在政令和年终煤电谈判的驱动下,大煤企价格连续攀升,但是市场需求的低迷仍然让业内情绪悲观。下一步,煤电之间的博弈会以什么样的形式表现出来?

  刘瑞:煤炭产业产能过剩问题,要解决只能走资本重组的道路,本身煤炭是资源性的产业,必须是一定的规模经营,才能达到规模效益。如果大家都参加企业竞争,肯定会得不到应有的效率会造成这个效率损失,所以应该是煤炭行业进行新一轮重组来解决目前存在的问题。

  经济之声:重组的方向是什么?你觉得应该是大企业收购小企业,还是煤炭企业收购更下游的电力行业?

  刘瑞:重组有多种方式,有的是大企业吃掉小企业,有的是实行上下游的分工,另外深化加工,把它简单的开采和它的深加工连在一起,这样在行业进行利益均摊的情况,这样工作做起来,就牵涉各方利益了。

  经济之声:目前的重组的改革来说能够解决煤炭企业的困难吗?它们这种逆势拉涨停,在产能都没有充分释放的情况下,可能持续吗?

  刘瑞:这是不能确定,因为我们希望煤炭通过规模经营提高它的整体效益,但是只是解决煤炭内部的问题,但是如果它主要的功能是给电厂,而电厂的采购不局限于国内的煤炭,还要有国外的煤炭,有多种形式,它的改革不会是一个整体性的,恐怕要通过电场的改革一起决定才会有最终的解决方案。

  经济之声:我们一直说的煤电联动,政策也出了,但是煤电之间暗地里总在角力。如果说煤电联动缺了点儿润滑剂,这个润滑剂是什么呢?

  刘瑞:润滑剂是利益的合理分配,把外部利益内部化可能是解决问题一个比较好的方案。比如电厂和煤矿可以形成一个综合的煤电综合体,过去是外部对立的,甚至转为内部的利益调整,可能就不会导致这个问题。但是另一个方面就会涉及到煤电垄断问题,这也是另外一个考量的问题,需要逐步解决。

  经济之声:其实是在煤炭紧缺的时候,我们看到煤电的矛盾非常紧张,当时电厂想要这种计划内的煤,低价的煤,但是一般拿不到,而这个时候电价由于缺乏上涨的动力,当时我们处在一个通胀的周期内,所以对于电价的控制比较严格,这个时候煤电之间的矛盾紧张一些,但是现在我们的通胀问题第一很理想,第二一个电价由于煤价的持续下跌,在电里面已经有了一定的利润,那这个时候它们的矛盾来自于什么,来自于分利益的难点吗?

  刘瑞:我认为还是由于分割开造成的,煤炭企业利益问题,电厂电力两者之间形成了不同的利益主体,他们在市场交易的利益的各自考量,如果把它们的利益都内部化以后,可能这个问题就解决了。这只是个人看法,这是一个多年没有解决的问题,实际到操作怎么样,还是要看试点的结果,还是要看国务院推行的资源价格的改革下一步怎么做。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