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4年06月20日 星期四

财经 > 新闻 > 财经评论 > 正文

字号:  

张昕竹被解聘凸显“产学旋转门”乱象

  • 发布时间:2014-08-14 06:51:47  来源:新京报  作者:杨国英  责任编辑:谢凌宇

  身为反垄断专家咨询委员会成员,同时还是国家信息化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以此推导,可以说,张昕竹自2008年至今一直担任国内移动通信产品分销商天音控股的独立董事,事实上也是不太合适的。

  世事难料,曾参与起草《反垄断法》的张昕竹,最终却陷入到事关反垄断的漩涡之中——8月12日,社科院研究员张昕竹被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宣布解聘,不再担任该咨询组成员,原因是“违反工作纪律”。

  据相关媒体报道,张昕竹之所以遭到解聘,直接与去年底国家发改委对全球芯片巨头高通的反垄断调查有关,而在我国反垄断调查的步步逼近中,身为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成员的张昕竹,不但屡屡为高通辩护,而且还参与编写了“旨在为高通洗白”的厚达几百页的报告文件。

  此事一经浮出水面,作为反垄断专家咨询组2011年成立以来的首个解聘成员,张昕竹立即成为众矢之的。尽管,在事发之后,张昕竹以“发改委相关机构并未向其征询意见”为由自辩,但是,客观而论,这是毫无说服力的,因为,没有向其征询意见,并不代表作为反垄断专家咨询组成员没有主动沟通的义务,更不代表张昕竹可以一边担任反垄断专家咨询组成员,一边又为反垄断调查对象高通提供咨询服务。

  在真相还没有水落石出之前,没有必要过多纠缠于张昕竹所为,到底是违规、还是违法。相反,我们倒有必要对常识进行辨析,张昕竹身为国务院反垄断专家咨询组成员,本应对涉及反垄断的商业咨询业务秉持“回避原则”,更何况业务对象是反垄断调查对象高通呢!

  缺乏起码的“回避原则”,不仅说明张昕竹个人的道德操守可能存在问题,而且也间接表明我国除“政商旋转门”之外,还普遍存在“产学旋转门”的乱象。

  聚焦到张昕竹解聘门事件,我们可以大胆猜测,如果高通为张昕竹支付了高额报酬,那么其所看中的,极可能不仅仅是张昕竹的专业水平,还可能与其作为反垄断专家咨询组成员的话语权有关。

  当然,对上述进行质疑,并非否定产学结合的积极意义,而是旨在说明,如果学者本身已受聘相关政府咨询机构、或者已接受相关部委的课题委托,再参与该部委职能范畴内的涉企商业活动,是极其不妥的。这是因为,很有可能会导致此类学者将对该领域的话语权和知情权,经由涉企商业活动进行间接利益输送。

  学者专家可以积极参与产学结合,但如果其已受聘于相关政府咨询机构,则必须秉持起码的“回避原则”。再以张昕竹为例,身为反垄断专家咨询委员会成员,同时还是国家信息化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以此再进行推导,可以说,其自2008年至今一直担任国内移动通信产品分销商天音控股的独立董事,事实上也是不太合适的。

  自去年10月中组部下发《关于进一步规范党政领导干部在企业兼职(任职)问题的意见》后,我国政商旋转门的乱象,已经得到相当程度的抑制,迄今为止,仅沪深两市就有120名官员独董请辞。

  而与“政商旋转门”相比,“产学旋转门”的利益输送路径,往往相对间接且更为隐蔽,故而,对此我们更有必要提高警惕,不仅应强化相关政府部门出台的工作纪律,而且还应健全相关法律、并严格执行,以便切实扭转我国“产学旋转门”乱象。

  □杨国英(学者)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