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5月18日 星期三

财经 > 新闻 > 正文

字号:  

王承军:资本市场应有一倍以上的发展空间

  • 发布时间:2014-11-18 14:42:00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孙业文

  从年初IPO闸门重开至今将近一年,国内资本市场目前现状如何?中国经济增速就处于下行区间,中国三季度GDP同比增速放缓至7.3%,创2009年一季度以来新低,这对资本市场又有何影响?并购、新三板……在各种资本热潮的推动下,中国资本市场之路又将走向何方?

  11月8日,在《价值线》主办的 “首届中国上市公司价值排行榜发布盛典”期间,齐鲁证券总裁助理王承军接受了《价值线》的专访,对上述问题一一解读。

  并购风起云涌

  《价值线》:年初新股开闸至今已一年,资本市场有何变化?

  王承军:2014年资本市场有两个比较大的变化,一个是新股发行闸门打开了,但是上市公司估值大打折扣,这对我们通道业务收入造成了很大的影响。以前是“三高”(笔者注: 高发行价、高市盈率、高超募资金),现在是投资者惜售,甚至出现IPO公司兰石重装连续22天涨停的情况。第二个变化是,并购风起云涌。据我们统计,截至10月31日,有327家上市公司因并购重组发布停牌公告。并购重组成为上市公司做大做强的非常重要的手段。

  《价值线》:在这种变化下,投行是如何应对的?

  王承军:中信证券对券商业务有个分类,第一种是做通道中介;第二种是以中介业务吸纳资源,以投资业务创造收入;第三种是以交易为驱动,做资本中介。就目前来说投行仍以通道为主,但正在向后两种模式转型。

  以齐鲁证券为例,2013年底前,我们是以IPO业务为主,一度进入前十名。2014年发生比较大的变化,到目前为止有3个成功的IPO项目,分别是常州的光洋轴承、无锡的中电电机,还有苏州中来光伏,很巧的是都在江苏;同时我们的并购增加到9单。但不管是处于下行的IPO业务,还是处于上升期的并购业务,仍属于传统的通道业务。传统通道业务的问题是,投资者盈亏和券商没关系,上市公司的市值增加跟券商也没关系。

  所以,对于我们投行来说,目前不能局限于在通道业务里做优化,而是要志存高远,在继续做好通道中介的同时,努力介入到前端去。

  《价值线》:今年除并购外,新三板发展也是风起云涌。我们了解到,在今年8月,齐鲁证券成为第一批获得牌照的四家新三板系统做市商之一。请介绍一下这方面的情况。

  王承军:做新三板和做并购付出的投入差不多,但是产出要相差4倍以上,一单并购可能收入400万,而新三板只有100万。

  那么工作量既然差不多,我们还要付出大量努力去做新三板,而不是集中力量在并购业务上呢?现在很多公司愿意把自己卖给上市公司,实现资产证券化,但还有一种情况是,公司宁做鸡头,不做凤尾,不想卖给别人,这种情况下就只能做新三板。

  其实这也是投行一个动态地满足客户需求的过程。公司选择自己搞,打死也不卖,好,那我们就陪你一起搞,从初期培育,股权交易中心挂牌,到上新三板、引进投资者,再到上市前的PE融资、上市,以及上市之后的并购、财务再融资;如果想卖,我们就给你介绍上市公司,或者其他适合的非上市公司。也就是说,定位有两种,一种是通道,收顾问费;第二种,搞大一点,找合作伙伴,进入整个配套融资。

  民间投资下降过快

  《价值线》:从年初以来,中国经济增速就处于下行区间,中国三季度GDP同比增速放缓至7.3%,创2009年一季度以来新低,专家认为,7%左右的增长水平也将成为中国经济的“新常态”,这将对资本市场产生何种影响?

  王承军:7%是不是常态,这不是问题的关键,重要的是弄清楚GDP为什么会降到现在的7%左右。我的看法是,民营部门投资下降过快对GDP下降产生了重大影响。一个是有钱投不了资,限制你;一个是鼓励你投资,但是你没钱。我们知道,目前资金的使用成本是非常高的,一般利息都在10%以上。

  资本市场的功能有哪些呢?从资本市场的起源来看,它是资金融通的作用,不仅是发挥市场配置资源决定性作用的重要场所,更是推动经济转型升级和可持续发展的有力引擎 。但是在目前的中国,大家都非常清楚,全社会主要的资金的筹集,也就是资金流通,是通过间接融资完成的,直接投资比例过低。间接融资占绝对高比例的融资体系,其实他是比较脆弱的。中国直接融资的比例只有16%,而美国超过了70%。

  《价值线》:你认为目前什么是影响国内资本市场的症结所在?

  王承军:我非常认可钟伟教授的一个观点,欧美市场经济是有弹性的,而我们的经济弹性不足。为什么弹性不足呢?就是我们资本市场的创新不足。

  资本市场的功能包括融资功能、配置功能、产权功能,还有一个重要功能就是创新推动。

  资本市场的作用,更是有利于深度发掘和实践价值的市场。我们在做业务的过程中,经常跟我们上市公司的客户谈,你就是1,我们是0,我们的0再多,没有你的1有用,有了你这个1,我们0越多越好。自从进入资本市场以后,上市公司的计价方式变成市值的概念,有很大的放大效应。同时资本市场给了大家一个途径,使得大家有了一个共同的利益基础,我觉得这些企业的成长给投资者带来切切实实的投资机会。

  从另外一个角度和指标来看,我们资本市场也是存在问题的。这个指标是什么呢?股价协同性。你单个公司的股票涨跌与整个大市涨跌相关,中国这个相关性最小。体现出咱们市场的,投资者的理念还是投机,而不是价值投资。目前这个非常重要的协同性指标,中国排名全球第44。

  资本市场还有一倍增长空间

  《价值线》:作为资本市场业内人士,您对国内资本市场的未来发展有何建议?

  王承军:关于中国资本市场的未来。我们的建议之一,资本市场发展空间巨大,要大力发展我们国家的资本市场体系。截至2014年10月份,A股主板总市值22万多亿元,中小板总市值5万多亿元,创业板400余家,总市值2万多亿元,新三板一共有1250余家,市值是500多亿元,这充分反映了我们国家的股票市场,即使加入了新三板,我们的总市值与GDP相比,占比还不到50%,而美国为119%,印度56%,韩国87%。我国的资本市场应有一倍以上的发展空间。目前我们资本市场服务实体经济的面还很窄,服务的能力还非常有限。当前要抓住资本市场回暖的契机,加快行动。

  再有一块,大力发展我们的期货市场。资本市场在很大程度上是给任何东西定价,其中很重要的一个东西就是为风险定价,这个是通过私募和衍生品完成的。中国跟美国对比,在美国场外的衍生品交易量占到95%,中国现在还没有,OTC(柜台交易市场)几乎为0;在美国有1000多种场内的期货市场合约,我们国家目前只有4个。

  还有一个是私募市场,私募市场规模非常大,其实就要满足投融资双方个性化的需求,这些才是私募市场生存的发展的一个基础,要培育私募市场。私募市场不是一个不受监管的市场,如何对私募市场进行监管也是非常重要的。

  当然我们还要坚持间接式的改革,注意风险防范,也就是将合适的产品卖给合适的人。

  最后一块,也是最重要的一块是法制化。证监会提出了法制化,跟中央的依法治国是一脉相承。这对资本市场是个非常大的利好。今年,证监会发布的如并购重组等方面的一系列政策主要集中在上市部这块,发行部这块离全国人民需求的还远远不足。如果说我们券商的能力不足,但我们至少可以模仿。美国那边从来没说过,我这个玩意,你不能弄。但是你模仿过来,法制环境可能容纳不了你。

  证券市场的法制化是我们的期待,凡事不能朝令夕改。目前大家热盼IPO注册制的改革,希望能够尽快明朗规则。市场是一只无形的手,监管是一只有形的手,最后的趋势,让无形的手和有形的手在规则下,发挥各自应有的作用。如果接下来,依法治国,市场要在资源配置发挥主导作用的话,目前很多困惑可能都不存在。

  我认为这才是资本市场未来的发展方向和希望所在。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