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4年04月15日 星期一

财经 > 新闻 > 正文

字号:  

我国旅游逆差将突破千亿美元 有助贸易平衡

  • 发布时间:2014-09-23 16:39:00  来源:中国广播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孙业文

  国庆黄金周马上就要到了,可能很多人都在计划出境旅游。中国旅游研究院昨天预测,今年国庆节黄金周旅游接待人数、旅游收入有望创下4.8亿人次、2700亿元人民币的历史新高,而出境游增幅将大幅领跑入境游增长。中国旅游研究院院长戴斌指出,2014年我国出入境旅游贸易逆差突破1000亿美元已成定局。

  国家旅游局数据显示,上半年全国出境游消费预计超过700亿美元,同比增长20.7%。戴斌表示,今年全年出境旅游人数预计将达到1.16亿人次,出境旅游花费1550亿美元。国人海外旅游消费市场巨大,不仅体现在餐饮消费、 住宿消费、购物上,还包括文化体验、移动支付消费等。数据显示,2013年中国居民出境旅游人均花费1368美元,相当于当年入境人均消费3倍左右。

  有一种观点认为,应当把这种消费行为留在国内。对此,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财经专栏作家叶檀认为:消费是不可能强行留在国内的,可以通过整顿旅游市场秩序 培育国内市场,同时提高国内消费品的质量。

  叶檀:消费行为是不可能强行留在国内的,市场就是一个优胜劣汰的过程,那么我们这个旅游,出境游主要是两块。第一块是自然资源,那第二块是购买一些消费品和奢侈品。这两块主要是在国外,那你就是强行留在国内,它会通过代购这些方式把他的钱仍然流往国外。所以,市场最好不要试图采用一些行政的手段、阻拦的手段去做,要培育市场的话唯一的方法你把旅游市场,旅游市场的秩序做活人文景观做好,其次是我们消费品的质量提升,可以有品牌,除此之外是没有其他路子的。

  对于我国出入境旅游贸易逆差突破1000亿美元,还有观点认为,随着中国经济全球化程度不断提高,中国出入境旅游逆差的背后,人民币国际化程度不断提升,要综合看待这一历史进程。

  中国人民大学财经学院副院长赵锡军表示,通常货币国际化要完成货币完全可自由兑换,而人民币在尚未完全放开情况下走向国际市场。因此跨境消费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居民在海外旅游、购物等,使人民币兑换使用国际化。正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我国旅游贸易收入逆转。这一时期人民币国际化则全面加速。赵锡军表示,跨境消费的贡献份额较低,但增长速度非常快。

  还有观点认为,在我国外汇储备居高不下的情况下,旅游贸易逆差某种程度上,也是对全球贸易特别是在中国主要贸易伙伴间的一种“再平衡”。而人民币国际化加快、中国全球影响力扩大则成为一种“非货币收益”。

  但叶檀认为,理论上这样说是对的,但是1000亿美元的总量还是太小了,这方面的作用很有限。

  叶檀:从理论上是这样子的,因为我们一方面此前出口所赚的外汇,尤其是美元比较多,所以我们通过消费的方式把这部分钱转移到欧美去,其实是一种转移的方式,但是这个效果不要过于乐观,因为一方面我们的量太少,千亿左右的量是不足以平衡的。另外一方面就是说它在做的过程当中,有的有可能直接是美元或者是其他的途径,未必可以起到这样的平衡作用,所以国人在海外消费能够促进人民币国际化,能够促进全球的资金市场平衡,理论上来说是这样子,但是毕竟水跟大海之间还是有区别的。

  近年来我国旅游贸易逆差不断增长,国家旅游局局长邵琪伟多次向全球旅游界阐明:中国政府鼓励出境旅游的政策不会动摇。对于我国出入境旅游贸易逆差将突破1000亿美元,我们的观点是我们既要鼓励出境旅游,同时要大力建设和规范国内旅游市场,促进旅游产业健康繁荣发展。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中国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刘思敏对此解读。

  经济之声:对于我国近年来居民出境旅游消费快速增长的原因,您怎么分析?

  刘思敏:实际上这个改革开放的最大成果,就是这么多年我们的旅游消费,因为改革开放以后才有现代旅游业的兴起,那么随着二十多年的旅游业发展之后,国内旅游它首先起来,然后国内旅游的高端的部分,中高端的部分他们的需求也不断的提升,这是跟我们精神文化水平的这种提高,可以说是正相关的。

  经济之声:我们文化水平的提高是正相关的,但是现在有人在担心出入境旅游出现了贸易逆差,而且这个贸易逆差在不断的扩大,今年很有可能会突破100亿美元,所以有观点就认为,应该把这种消费行为留在国内。而我们刚刚采访的评论员叶檀女士认为,这个消费它是一种市场行为,强留是留不住的,重要的是做好国内旅游市场的规范和建设。您的观点?

  刘思敏:我同意她的说法,就是说我们现在市场经济条件下,靠行政的手段去干预市场的话是非常不明智的,而且是留不住的。因为它本身是两种消费,消费的诉求和能不能满足它这个实际上差别是比较大的,所以说半句我不太同意,就是说国内旅游和出境旅游它彼此有一部分是属于有可以相互替代性的。应该换句话说有一部分是被挤出的,比如说我们去海岛旅游,我们的海洋岛本来挺好的,那个也不错,但是它的价格反倒非常贵,那么东南亚比它还便宜,那么这部分就溢出了,溢出之后,那么实际上它是可以替代。也就是说如果海南岛旅游的产品开发非常到位的话,服务质量又比较高的话,那去东南亚有相当一部分的客流就可能不必要出去了,就这部分实际上它是可以相互替代的。

  但是像去欧洲旅游的话包括刚才她讲到的买奢侈品这些东西的话,国内是没有的,或者是通过代购来弥补,那在国内的话,实际上是不可能有来替代它。所以它该出去还得出去,国内做得再好,埃菲尔铁塔你没有、埃及金字塔你没有,印度泰姬陵你看不到,那怎么可能呢?所以它实际上不是替代的关系。

  经济之声:有一部分是可以替代的,但是有一部分是替代不了的。也有有观点认为,我国出境游快速增长的背后是人民币国际化程度的提升。同时从贸易的角度说,增长迅速的旅游贸易逆差某种程度上,也是对全球贸易特别是在中国主要贸易伙伴间的一种“再平衡”。从这种角度上讲,我们也要继续鼓励出境游,对这种分析,您是否认同?

  刘思敏:这个分析是非常有道理的,也是我一贯的观点。1000亿这个量上还是小的,但是关键这个它不仅仅是理论上的,虽然量上小的话,它这个方向和实际是有作用的。我们过去误认为我们的贸易平衡一定要按行业来平衡这种荒谬的,所有的贸易平衡都应该讲究的是国家或者地区之间的那个平衡。但是你要知道我们曾经很难想象的就是说,我们那么多年实际上对入境旅游是大力鼓励的,但是对出境旅游我们是属于控制发展的,用规范发展、制度发展这些措施来控制发展的。

  其实因为贸易平衡是一个一揽子的事情,所以绝对不能按行业、按省,基本的按地区,就是我们省一级的行政区也不能按行业来平衡。所以说那么旅游业它1000亿的话对于我们的贸易平衡它是有帮助的,所以说这个方向应该坚定不移。而且也不是说你把出境旅游控制了以后,然后你的入境旅游就能提升,实际上跟我们的市场环境有很大的关系。我们入境为什么下降呢?实际上就是说我们离欧美这些消费能力很强的国家客源地比较远,然后我们周边像泰国这些我们中国人去的很多,但是泰国人来中国是很少的,这个是没法平衡的。而跟日本它还有一些现在政治上的一些关系,这也导致周边市场实际上受到了一定的影响。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