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1月28日 星期二

财经 > 基金 > 私募动态 > 正文

字号:  

私募一哥徐翔抢筹坐待暴利 政策漏洞成投机根源

  • 发布时间:2014-08-26 10:38:00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胡东辉  责任编辑:田燕

  随着退市长油转到三板市场交易,退市长油末日轮股价仍保持坚挺的谜底终于被揭开,原来有一大批资本大亨和“牛散”扎堆抢筹,重仓持有,押宝退市长油在不远的将来恢复上市,其中就有私募大佬徐翔。善良的人们或许会为他们捏一把汗,担心他们会血本无归。但A股市场的历史已经证明,或者还将继续证明:风险是或然的,而暴利则是必然的。这种现象值得深思。

  “私募一哥”徐翔抢筹坐待暴利

  根据退市长油发布的《投资风险分析报告》,转板后的退市长油前十大股东中,除了南京长江油运公司、中国长江航运集团南京金陵船厂和南京港(集团)有限公司外,其他均为自然人股东。其中,“牛散”王东武在退市整理期突击大举买入,共持有1309.06万股,持股比例为0.39%,为第二大股东,第一大自然人股东;陈庆桃为第五大股东;私募大佬徐翔则突击成为第八大股东,共持有550万股,持股比例为0.16%。另两位自然人股东郑素贞和应莹各自持有550万股,和徐翔并列公司第八大股东。

  公开信息显示,由徐翔掌舵的泽熙投资的股东就包括郑素贞、徐柏良,徐柏良和郑素贞正是徐翔的父母,而应莹系徐翔妻子,在泽熙投资担任公司监事一职。事实还原以后是这样的:徐翔携其妻、母大举买入退市长油,持股总量达1650万股,超过了第一大自然人股东王东武的持股数。由此可见,徐翔是多么看好退市长油恢复上市的前景,以他在A股市场浸淫多年的经验,显然他觉得这是一个不容错过的获取暴利的机会。但他又不想太张扬,给人留下钻退市政策空子的印象,因此通过其妻、母的账户分仓,但还是没能逃过媒体的眼光。

  当然,押宝退市股恢复上市的政策风险始终是存在的,这或许是徐翔没有让其掌舵的泽熙投资买入退市长油的原因,如果动用公司掌舵的基金买入退市长油,押宝押对了是应该的,万一押错了,就会面临其他股东和基金持有人的质疑,毕竟巨资押宝退市股是不符合价值投资理念的。如果买进其他符合价值投资理念的股票,即使巨亏责任也很小,但押宝退市股押错了就难以向其他股东和基金持有人交代。所以,徐翔动用个人资金押宝,与他人无涉,不必向别人解释买进的理由,可以完全听从内心。一旦退市长油恢复上市,暴利唾手可得。

   政策漏洞成为投机根源

  俗话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与徐翔持有同样想法的“牛散”何其多,退市长油前十大股东中,自然人股东占7位。显然这些自然人股东押宝退市股已经尝到了甜头,因此无所畏惧。他们的资金实力迅速膨胀,与押宝退市股和垃圾股屡屡成功也有很大的关系。他们在退市股上大赚过,因此不怕输,也输得起。可诡异的是,越是这样,越是不会输,越是大赚,资金实力打着滚地往上翻。这种暴利示范效应吸引了更多的“牛散”投机退市股,导致本该一文不值的退市股末日轮反而被追捧,股价跌不下去,产生劣币驱逐良币的恶劣效应,让监管部门苦心建立起来的退市制度毫无威慑力,沦为摆设。

  资本大亨和“牛散”之所以热衷于投机退市股,并且屡屡得手,是因为退市制度有漏洞,这个漏洞就是退市股还可以恢复上市。一般来说,被迫退市的公司大多数是垃圾股,虽然公司未必破产,但亦积重难返,重整的意义不大。退市股之所以还能咸鱼翻身重新符合上市条件,基本上都是靠引进实力强大的大股东进行脱胎换骨式的资产重组,靠自身苦心经营慢慢翻身几无可能。如果没有恢复上市的规定,不言而喻,机构投资者即使实力再强也不会费心费力地对退市股进行资产重组,这样退市股咸鱼翻身的神话就没有演绎的可能了。也因为这样,资本大亨和“牛散”投机退市股的行动也将自动终结,退市股股价跌不下去的怪现状也就不会出现了,退市制度的威慑力就将显现。

  监管部门对此应该深刻反思,为什么要给退市股留下恢复上市的空子?虽然从理论上讲,退市股通过自身努力出现奇迹的可能性不能完全排除,但为了这么低的概率却留下一个巨大的漏洞,代价太大了。极个别退市股如果依靠自身努力重新符合了上市条件,完全可以走IPO通道。像川仪股份就是退市后再重新通过IPO上市的,不也挺好吗?为什么要留下恢复上市的“后门”呢?资本市场是逐利的,没有恢复上市的规定,就不会有人打退市股的主意。从这个角度来看,投资者疯狂投机退市股的根源就在于退市制度中恢复上市的规定。投资者是在合理地钻政策的空子,他们用实际行动告诉监管部门:退市股恢复上市的规定是错误的。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