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1年01月18日 星期一

财经 > 收藏 > 业界聚焦 > 正文

字号:  

艺术品行业要转变 不能当老炮儿

  • 发布时间:2016-01-21 10:02:12  来源:杭州日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张明江

李可染中国画《万山红遍》,在二○一五年中国嘉德秋拍上,以一亿八千四百万元人民币成交。

  李可染中国画《万山红遍》,在二○一五年中国嘉德秋拍上,以一亿八千四百万元人民币成交。

  近日,在第六届中国艺术品市场高峰论坛上,北京荣宝拍卖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尚勇将2015的艺术市场称为“熔断年”,不仅画廊、拍卖行成交清淡,就连画家收到的订单量也急剧下滑。近两年,基于互联网产生了网上画廊集群、网上拍卖集群、网上艺术家集群,以及各种各样的微拍,这些新兴业态的交易规模比传统模式扩大了许多。刘尚勇说,“如果我们还停留在固有模式上,我们就处在‘老炮儿’的位置。”

  对于当下市场,资深藏家朱绍良认为,市场冷是相对的,不要悲观。他以中国嘉德去年秋拍的《万山红遍》为例,“30多年前荣宝斋收购它只需要支付50块钱,去年卖了1.6个亿。你能说这个市场不好吗?”他认为,国内艺术品市场应当从艺术品教育做起,夯实市场基石。

  大量的艺术家还在重复古典遗产?

  知名学者、《20世纪艺术批评》作者沈语冰近日说,在英美的艺术史体系里,古典、近代、当代三者分离的趋势是慢慢地在明确化。现代艺术和当代艺术的划分,还不像传统和现代那么明确,没有形成一个公论和共识,也没有一部教科书可以提供标准。

  我国的艺术实践中,并存的情况尤其明显。欧美的大学或艺术学院,除了文化遗产专业的修复课程外,很少有人还在画古典绘画。如意大利有很高的文化遗产修复水平,但他们认为这是个技术活,而不是艺术。

  就这一点来讲,国内的美术学院有些观念是滞后的。虽然有些美院设立跨媒体或综合艺术院系,做一些当代艺术的尝试,但很多美院甚至还在鼓励学生去创作古典绘画,比如让一个现代的学生去画宋画。现在西方的美术和设计学院,已经走到了当代,走向了一个连“现代艺术”这一概念都无法笼罩的媒介、观念和技术的前沿。而我们大量的艺术家还在重复古典遗产,以自己画得跟宋画一样为荣,甚至有些这类作品还获大奖。不只是国画,油画也还以写实为标准,画得像的,“技巧”就比较高明。另外,很多当代艺术家已经脱离了传统的范畴,但他们的目标盯着的却是市场,哪些画卖得好了就纷纷模仿。因此,最根本的问题是我们没有经历过西方那样100年的现代艺术洗礼,还没有确立起现代艺术的理念、体制、技术和美学的相应体系。

  民营美术馆上市名不正言不顺?

  近日,在上海和苏州都开设有场馆的巴塞当代美术馆高调宣布,他们争取将在今年内“挂牌新三板”。即便是不懂股票的人也知道,“挂牌新三板”其实也就是进入证券市场。因为前无古人,巴塞美术馆此举也称为“美术馆第一股”。

  美术馆一般都是非营利机构,怎么能向企业那样上市呢?这样的机构上市,还谈论着如何给股民分红,岂不是很奇怪?对于一片疑惑之声,巴塞当代美术馆的董事长宗莉萍说,巴塞当代美术馆虽然为一个“美术馆”,对公众也是一个展示陈列艺术的平台的形象,但其实他们一直在进行艺术品销售。这家美术馆有一批70后和80后的艺术家,他们创作的作品,在展出的同时也进行销售。而美术馆还有进行大单购买的收藏会员约500人,其中不少人购买额已逾百万元。这么说来,巴塞美术馆虽名为“美术馆”,其实就是一个画廊,是一家艺术品公司而已。

  于是,人们更为震惊了。巴塞美术馆这么几年来,其实是以非营利之名,来做营利之事。他们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巴塞美术馆上市也被指“名不正言不顺”。艺术评论人吴江说,“巴塞上市要想名正言顺,最好就是改名,但是丢掉‘美术馆’之名,他们肯定又舍不得。两边都想沾光,这是很多民营美术馆的普遍心态。”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