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3年02月06日 星期一

财经 > 收藏 > 收藏新闻 > 正文

字号:  

嘉庆大火毁了乾清宫多少文物

  • 发布时间:2015-10-10 09:32:41  来源:人民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郑梦琦

  众所周知,清朝乾隆皇帝对古文物特别是历朝著名书画极为热爱,其乾清宫贮藏件数最多,达3600件,可谓藏品之最。然而,清嘉庆二年的一场大火让一切都发生了改变。

  《石渠宝笈》

  一至九卷曾藏于乾清宫

  乾清宫是皇家园林建筑中的精华,位于乾清门内,中轴线上, 处于内廷的中心。明至康熙朝此宫是皇帝居住和处理政务的地方,因此规格极高。

  鉴于乾清宫地位之高,奇珍异宝汇聚于此也不足为奇,据统计乾清宫是宫廷书画贮藏最为集中的场所,其中所藏种类繁杂,基本囊括了清宫书画的所有品种,如宗 教书画、佛经、道经、帝王书画、列朝名人书画、本朝臣工书画等等。据史料载:“殿中书数十架,经史子集、稗官小说、传奇时艺,无不有之,中列长几,商彝、 周鼎、哥窑、宣炉、印章、画册罗列毕俱,极负盛名的《石渠宝笈》的一至九卷便藏于此。”

  就藏品的具体分布情况而言:乾清宫东配殿的昭仁殿内存放有汇贮宋岳珂校刻《五经》、《天禄琳琅》,乾隆御笔《五经萃室记》一册、一卷,和一件缂丝《高宗纯皇帝御笔五经萃室记》;乾清宫西配殿弘德殿内存放均为乾隆御笔。

  仅《天禄琳琅》便足以让人惊叹,1744年,乾隆命大臣检阅皇家藏书,选择宋元明藏品中的精华之作藏于昭仁殿,题名为“天禄琳琅”,成为中国第一个宫廷 善本特藏。此后藏品不断丰富,乾隆命大学士于敏中等人鉴定整理,编撰《天禄琳琅书目》十卷,著录图书429 部, 收入《四库全书》史部目录类。此书可谓珠玉毕集, 所收皆为一流善本,如宋版书中最为人珍视的三部:《两汉书》、《文选》、《杜诗》,前两部皆在前编之中。如按版本年代计,宋版71部、金版1 部、影宋抄20 部、元版86 部, 明版251 部,善本数量之多、质量之精、递藏有序,在中国历代藏书史上实属罕见。

  取暖不慎引起火灾

  然而清嘉庆二年十月二十一日让一切都发生了改变!

  嘉庆二年( 1797年) 十月二十一日酉刻(17一19点),乾清宫突发大火,据第二天总管内务府大臣永琅、和坤、福长安、丰绅殷德、温布、盛住等人的奏报可知,大火首先从乾清宫 的东暖阁东面穿堂的楠木格子燃起, 随即引燃乾清宫, 并迅速延烧左右两侧的弘德、昭仁两殿,及后侧的交泰殿,当时正值初冬,天干物燥,顿时火光冲天、火势极为凶猛,宫廷总管内务府大臣怡亲王永琅带领官员、士 兵、太监极力救火,但无奈火势甚猛,就连交泰殿后的坤宁宫前檐都被火熏灼,幸亏西北风起,才使其幸免于难。当时已经是太上皇的乾隆帝面对“死里逃生”的坤 宁宫,感叹道此事幸得佛祖保佑,乃不幸中之幸。

  第二天清晨,太上皇乾隆帝亲自祷告:“虔诚礼谢, 以答灵贶” , 但面对已成为废墟的乾清宫、交泰殿、弘德殿、昭仁殿, 痛心疾首,并发罪己诏,要求臣下查明失火原因、对救火有功的官员加以褒奖。

  据《东华录》记载:总管内务府大臣怡亲王永琅在扑灭大火之后,便着手调查失火原因。火灾由掌火太监郝世通不慎引起,当时清宫内取暖方式有两种:一是在宫 殿的地下砌火道或在炕床下砌火道, 在殿外廊子下的灶口处添炭, 即为“暖阁”; 二是在宫殿内设有铜质火盆或精工细做的掐丝珐琅熏笼, 谓之“熏殿”。而乾清宫为清代帝后寝宫, 向来使用第二种取暖方式,即“熏殿”,一般流程是将未燃烧彻底的灼炭埋灭、贮坛, 再贮于炕洞中,便于第二天继续使用。然而郝世通因贪图方便,将炭埋闷熄灭后放在东穿堂楠木隔旁,结果煤炭复燃,熏灼木隔引起火灾。等到稽查宫禁的太监闻到 烟味,探查时大火已成燎原之势, 然后赶快泼水救火,但已无力回天,乾清宫化为灰烬,而其中藏品大多被焚毁,据《石经考文提要》载:“《提要》之作, 荟萃宋本之善者。嘉庆二年,乾清宫毁于火, 宋本俱烬”,可见损失惨重。

  此事使乾隆帝极为恼怒,要求严查,据《大清律例》的规定:“失火之人若延烧宗庙及宫阙者, 绞监候。”但最终判决时,据乾隆帝旨意,从宽处理。

  有罚也有赏,十月二十四日,总管内务府对积极救火的各处救火首领太监等予以褒奖,对竭力取水救火的5名首领太监, 每人赏1件小卷丝缎,其他21名太监每人赏银各2两。

  与紫禁城其他建筑一样, 乾清宫并非首次失火,自明代永乐十八年( 1420 年) 建成后的近600年间,经历多次天灾人祸。据统计,永乐二十年( 1422年)、正德九年( 1514年)、万历二十四年( 1596年)皆有焚毁。乾隆为此下令整顿,制订宫中防火救火措施和相关规章制度,并要求在第二年春天重新修缮乾清宫。

  乾清宫重建

  重建乾清宫方案已定,很快便付诸实施。在当年腊月底,便择吉日安梁, 第二年春天采集物料兴建宫殿,仲秋便已竣工。几乎与修建宫殿同时进行的便是重新收集在大火中焚毁的藏品。嘉庆二年(1797年)十月,大学士彭元瑞被任命 负责处理原有图书的重新插架工作,至嘉庆三年十一月十二日的上奏可知,将御花园藏书搬入乾清宫区域昭仁殿内,当时已完成三成陈设书籍,且每本皆有谦牧堂图 记,宋板书由原来的七架增至十一架,而如《春秋经传集解》、《资治通鉴》、《通鉴纪事本末》、杜氏《通典》及各种影宋抄算书皆为稀世珍品,与之前相比更加 完备。并对之前的图书加以清点,随后重编《天禄琳琅书目》续编,希望在新宫落成后,藏品可以及时地摆放入内, 恢复旧事面貌。所以选书、编目极为迅速,仅7个月便已完成。年老的乾隆对此十分欣慰, 赞道:“悉复旧观, 朕心深为喜悦”。

  虽然大量藏品毁于大火,但仍有幸免于难者,如乾清宫的宝座屏风,也就是人们常说的龙椅,此屏风为康熙时安设的,据悉乾隆帝12岁时,康熙、雍正、乾隆祖 孙三人相会于圆明园牡丹台,之后康熙便将乾隆带入宫中抚养,所以乾隆到乾清宫给康熙皇帝问安,可以见到御座后屏风上的诸经铭语,在《御制乾清宫五屏风铭》 中记载,其内容为:从左至右为:“功崇惟志、业广惟勤”,“首出庶物、万国咸宁”,“惟天聪明、惟圣时宪、惟臣钦若、惟民从乂”,“岂(恺)弟(悌)君 子、四方为则”,“知人则哲、安民则惠”。大火并未将其烧毁,使得宝座可以保存至今。

  乾清宫中赫赫有名的“正大光明”匾,虽未能幸免于难,然而此匾为顺治帝所书,康熙在位时,将这四个字勒石永存,等到恢复乾清宫陈设时改为墨刻匾。

  在顺治朝时,乾清宫便存贮图书册页,恢复陈设后,仍如此,又因其为后宫正殿,所以着重表现皇帝的文治武功,陈设多如:《四库全书》、《御制平定准格尔告 成太学碑文》、平定回疆后制作的玉瓮的物品。东、西壁设通体书架,北面为仙楼,东西暖阁存放皇帝亲书的诗、文、书、画,临摹的书画等。

  据宣统二年的记载,此时的乾清宫仍有大量珍品,如书画类:《古今图书集成》一部,共五百二十套、计五千二十本;《皇朝礼器图》二十四匣,计九十二册; 《御制诗文十全集》四套、《南巡图》手卷十二卷等等。而且乾清宫收藏大量皇帝的临摹,如《御临王羲之书洛神赋》、《御临王羲之乐毅论》、《御临王献之 帖》、《御临苏轼墨妙亭诗》等等。不同样式的钱币也有收藏,其他珍宝更是不胜枚举,如金漆五屏风九龙宝座、紫檀木嵌玉三块如意、红玛瑙葵花洗、青白玉莲笔 山、哥窑五寸碟等。由于战乱,诸多珍宝或散轶、或毁于战火,而得以幸存者在社会各方面的共同努力下,得以回归展示,为我们所见。(来源:法制晚报)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