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11月14日 星期四

财经 > 收藏 > 收藏新闻 > 正文

字号:  

琴瘾者唐朝老五画了一千多幅画

  • 发布时间:2015-07-31 08:31:29  来源:中国民航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张明江

  一个人决定了往东走,他便不会往西走?

  谁也没想到,从没学过画、一天十几小时苦练吉他的“琴瘾者”唐朝老五刘义军,20多年来竟悄悄画下1000多幅奇异的画作。实际上,他不仅收藏画,而且也自己画画。

  黑是最吸光的,代表接纳

  他沉静、超脱,表达又容易形而上。他说画画是他重要的出口,当有些想法用音乐表达不了时,只能靠画画。“它和身体共振,能找到一种和自己的平衡感”。

  有艺术家在朋友圈看了老五的画,留言:嗬,这是个野生达利啊!

  我问老五,一盒火柴多少根?他想了想:要么一根,要么就无数根。过了很久才反应过来:你是说我练琴那事吧!

  那是他被疯传的一段着魔往事。他年轻时痴迷练琴,生活拮据没节拍器,便数火柴棍。练一遍,一根;练一遍,一根。一上午两盒火柴;一下午,再两盒火柴。唐朝时期的老五在摇滚舞台上铸就的神话,离不开这些数火柴的日子。如今拿起画笔,他依然是个画痴。“别说忘吃饭了,我经常忘了时间,甚至忘了在哪儿。没画完,神儿出不来”。

  老五名为“震”的画展现场被设计成一个黑色空间,他的40幅画作呈现其中。那些线条与笔触在暗处发光,如同勾勒着宇宙洪荒的胚胎生灵,又像剖开一些大脑深处的纹路。这些画像是自成一个系统,看不到任何中国当代艺术的痕迹。

  “我现在理解黑,是一种谦逊。白色是最反光的,黑是最吸光的,说明我这个展览是谦逊的,它接纳”。老五还为展览做了音乐,同样出人意料,他没用吉他,而是从尼泊尔朋友那里借来7只铜罄——佛音铂,在注入水后,录下了它们击打震动时的起伏声波。“就像一个场,天地是一件乐器,展览就是一根琴弦嘛。琴弦越干净,传的波就越远。大家来看展,就是一起体验这根琴弦里的共振。我就是一种波纹,你们通过画作检验我这波纹的干净程度和纯度指数”。

  靠画画宣泄,找到了他的语言

  就像披头士当年曾去印度的瑞士凯诗小镇静修冥想,唐朝在最火的时候,老五去了一座小岛闭关休整。

  那段日子,在乐队历史上,并未被特殊记录,但对老五来说,却成了他打通日后世界的一把钥匙。

  “做第二张唱片时,唐朝去了大连的小平岛,半闭关式排练。其实算悟道去了,都在想下一张该怎么做”。岛上有一栋别墅,一楼排练,二楼休息,各自门一关,4个人便可互不打扰。他们带了几百张唱片,像把欧美音乐的黄金时代都搬到了岛上。

  这是那支台上疯狂的天才乐队在幕后彷徨充电的时刻。老五不吃不喝,天天跑步,眼前看到的全是海。他开始记读书笔记,随身就带了两本书:奥修和尼采。他开始记录冒出的怪念头和身体的变化。

  他说他变得自恋,“当你发现自己有点不同时会特别好奇是怎么个不同”。老五有一天像突然通了,他把小学一年级全班54个同学的名字全想起来了。接着一拍脑袋,吉他不叫吉他,叫弹拨乐,祖宗找到了!“古琴弹拨乐,是七根琴弦,吉他六根,只是少了一根琴弦。结果那些日子,每天变得特开心,跟猴似的。老丁(丁武)说,这哥们儿疯了。”

  离他30岁生日一周前的一天,老五第一次画东西,画完不敢给乐队看,“怕他们说我疯”。那幅画今天也在展厅里:泛黄的纸上,像是海底生出了游离的细胞,有呼吸的波纹,又像长满了眼睛。

  “那时眼前特别干净,看事物就是一张白纸,清楚极了,包括摇滚圈的事,甚至世俗的事,觉得身体里每一个细胞、汗毛孔就是一个家。那时精神太集中了,在集中之前一点不焦虑,我是拿错了钥匙开对了门”。老五靠画画的宣泄,找到了他的语言。

  后来老五曾宣称,自己在吉他上能走远,除了兴趣指数和天赋指数达成了共识外,还离不开30岁时在小平岛持了三戒:戒空、戒色、戒信息。

  是个大才,又是个怪人

  在刘索拉眼里,老五是个大才,又是个怪人。“你这挺怪的,摇滚界里就你这人掌握了那么多即兴的东西,还不是胡来的,里面有理性的东西。可你脑子里整天想什么呢?”

  在刘索拉的乐队里,人们习惯用乐器和老五对话。因为一开聊,基本只有听的份儿了。跟他谈音乐,谈宗教,谈生死,谈爱情,甚至谈食物,他都能谈到“波长”上去,给你聊霍金,聊宇宙天体。不弹琴时,他像活在自己画笔下的世界里。看着眼前的老五,已经很难把他和《梦回唐朝》《九拍》时的形象叠加起来。他像用一种能量,覆盖了当时的那股力量。

  在老五的画里,有些人看到霍金,有些人嗅出宗教气氛。他又整日仙风道骨,问他信不信佛?他张口一句,我跟佛教是邻居关系,住在一个胡同里面,我一出门就碰上了。

  他不刻意去修,也没有拜哪个仁波切,只是觉得自己的世界,跟佛教是天然打通的。“一到佛教圣地,会有特别强大的安全感,心静得想流泪”。太太牧牧天性也豁达,几年前成了佛教徒,会做功课,跟上师学习,家里也会摆上香。

  老五说:“她是受我感染,我把她带上这个道了,我就撤了。”他其实不喜欢形式上的刻意,认为佛法是在心里、意识里。他在家中练琴,会责怪牧牧在佛龛点的香呛到他。弹满“两盒火柴”后,自己又会兀自抽烟。两人平日基本吃素,出门却不装。一日在朋友处吃饭,只有鱼火锅,老板为难,朋友尴尬,老五反安慰:不是为我们杀的,干干净净,那就吃一点。

  有时老五会梦见小时候,姐姐拿回木琴、扬琴,他跟着敲、弹。再大点开始学二胡、古琴。后来梦里出现了吉他,自己的手在疯狂弹拨,没再停下过。老五说,他还记得宗哥一句话:一个人决定了往东走,他便不会往西走。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