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1年12月04日 星期六

财经 > 收藏 > 藏品热点 > 正文

字号:  

莫为一时暴富毁了瓷雕前路

  • 发布时间:2015-07-13 09:33:19  来源:广州日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田燕

《峰恋》

  

《峰恋》

  

《牡丹情》

  

《牡丹情》

  

《哈哈罗汉》

  

《哈哈罗汉》

  

《福寿富贵》

  

《福寿富贵》

  

大家简介:刘远长,1939年生于江西吉安。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曾担任景德镇美研所所长、雕塑瓷厂厂长等职,也曾获得全国“五一劳动奖章”。现为景德镇雕塑研究会秘书长,国际高岭陶艺学会名誉会长,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专家。

  大家简介:刘远长,1939年生于江西吉安。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曾担任景德镇美研所所长、雕塑瓷厂厂长等职,也曾获得全国“五一劳动奖章”。现为景德镇雕塑研究会秘书长,国际高岭陶艺学会名誉会长,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专家。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刘远长深感当下陶瓷雕塑地位“卑微”,部分创作者缺乏自律,不禁疾呼——莫为一时暴富毁了瓷雕前路

  在不久前岭南会举办的“景德镇当代大师陶瓷艺术邀请展”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刘远长的作品也现身了。作为以陶瓷雕塑名重当今工艺美术界的大家,1980 年刘远长创作的《飞天天女散花》就被外交部选为国礼瓷赠送外宾。今天,刘远长更日益走出了一条简约、当代又不失民族风貌的陶瓷雕塑之路。在他看来,陶瓷雕 塑不仅有着雕塑的艺术价值,也有着陶瓷的工艺价值,目前的地位却堪称“卑微”,创作者要限量、自律,才有可能“救市”。

  启蒙之初:

  不情愿“玩泥巴”却挡不住雕塑缘

  虽然生于江西吉安,从小就喜欢画画、写字,但刘远长对景德镇、对陶瓷并没有什么认识,最终选择陶瓷雕塑,其实有点“缘来是你”的味道。

  上高中时,刘远长的设想是当一名医生。但在高考前某天,刘远长在路上遇见了音乐老师,老师告知他,有两个学校提前来招生了,一个是景德镇陶瓷学院,一个是江西师范学院。“你那么喜欢美术,就去考一下吧,考不上也没关系,还可以参加统考。”老师好心劝说他。

  刘远长心想,多一个机会确实挺好,就报考了陶瓷学院。“他们的宣传上写着‘世界上唯一一所陶瓷学院’。我当时有点好高骛远,本身俄语也学得不错,还真想着借此机会以后登上国际舞台呢。”回想当年,刘远长对自己的天真毫不隐瞒。

  结果,刘远长顺利考取了陶瓷学院,而他参加统考的准考证被没收了,只有这条路可以走了。

  到陶瓷学院报到时,他被分进了雕塑系。“我心里想的是成为国画家、油画家之类的,对雕塑一无所知,何况雕塑还要跟泥巴打交道,实在有点不情不愿。但老师告诉我,素描基础好的学生才能进雕塑系,这下又安慰了我。从此我就踏踏实实地学起了雕塑。”

  那时候学校的条件挺艰苦,劳动也多,还赶上了三年自然灾害,没饭吃。但后来刘远长一回望,才知道这四年的苦水没白泡,把人的意志力磨炼出来了。

  更重要的是,在专业学习上,学院的课程设置很正规。“学院是东西结合两手抓,一边抓美术的基础训练,让我们学罗丹、米开朗基罗等人;一边请景德镇最好的 老艺人教我们圆雕、捏雕、镂雕,全面打下了传统瓷雕的基本功。毕业前我们还到故宫参观学习,当时我临摹了德化瓷大师何朝宗的观音,回来后还做了好几件作 品。”

  毕业时,刘远长其实很不希望被分到雕塑瓷厂,因为那里做的都是一些花花绿绿的福禄寿三星和罗汉观音,在刘远长看来,格调实在不高,结果偏偏就被分到了这个厂里。一开始,刘远长只想着勉强做做吧,没想到自己的一些创意还挺受老师傅们肯定的,受到鼓励的刘远长安心了不少。

  很快,“文革”到来,刘远长参加了收租院创作,又到外地做几米高的毛主席像,在专业上获得了比较大的进步,对传统陶瓷雕塑的认识也加深了。因此,当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来,刘远长的创作能量开始逐渐释放。

  创作历程:

  从重视雅俗共赏到不惧曲高和寡

  后来,刘远长从传统中汲取营养,于1980年首先塑造出了一座一手托花筛,一手把鲜花撒向人间的“飞天天女散花”形象。刘远长表示,敦煌壁画每每让他赞 叹不已,总想将其形象变成自己手下的立体样貌。但没有人尝试过用瓷雕表现“飞天”,要产生“飞”的感觉,并不容易。经过不断琢磨,刘远长最终想到采用一个 斜着的大“S”形构图,让人物形象看起来体态轻盈、冉冉上升,达到“飞”的感觉。同时,综合运用圆雕、捏雕、镂雕的表现手法,让飞天的姿势迥旋婉转,飘带 连贯统一,与脸上那种文静典雅、含蓄内敛的表情形成鲜明对比。

  而真正飞入寻常百姓家的作品,是刘远长1981年开始设计、曾三易其稿的《哈哈罗汉》。“这件作品在海内外市场热销了差不多20多年。几年前,我的一位徒弟就在新加坡卖掉了5000尊。加上引发的仿冒潮,有人说这个产品养活了一千个工人,一点也不夸张。”

  《哈哈罗汉》的成功,源于这件作品的雅俗共赏。作为皆大欢喜的题材,刘远长在写实的基础上进行夸张,着力表现罗汉的“笑”。“整件作品很突出雕塑感, 手、脚全都省略掉了,只剩下一个头。该突出的突出,该忽略的忽略,形成一个圆的感觉,就像罗丹说的,从山上滚下来都滚不破。”

  刘远长并 不讳言,面对市场,必须适当做些民间喜闻乐见的作品。但有了一定的物质基础以后,他开始更多地按照自己的审美倾向、艺术理念去创作。而他真正欣赏的,是那 种既有传统写意性,像汉唐艺术中很奔放很概括的形象,又借鉴了西方现代艺术中比较抽象,追求线条、体面关系的作品。所以,最近这些年,刘远长的作品越来越 呈现出一种有厚度、有体积感的东方式简约之美。“现在我想到一个好点子,就会马上做出来,不管市场热度如何。即便人家看不懂、不喜欢,一个也没卖出去,自 己都不会受困扰。因为,真正的创作通常都要有超前意识,曲高和寡才说明自己渐入自由王国了。”

  譬如,1992年刘远长创作的《楚魂》, 塑造的是屈原形象:体态挺拔峻峭如刺破青天的大山,头微昂、目仰视,似乎正在向苍穹发出“天问”,而忧国忧民的悲愤涕泪凝结成袍袖上的缕缕花白。“这是我 到黄山参观时,被那些山峰的壮美所震撼了,从而想到要做一件展现‘民族魂’的作品。”

  《峰恋》也是刘远长从大自然中获得灵感,将山川人格化的一种努力。

  事实上,要做出这样洗练的作品,非一日之功。除了“外师造化”,还要不断看书积累,不断上手练习。“这跟写字的道理是相通的,到最后简简单单的两笔,神韵就全出来了。雕塑也必须抓住最主要的东西,舍去次要的东西,才能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和心灵冲击。”

  对话刘远长

  大量复制品以真品名义投放市场

  是对行业发展的损害

  广州日报:您后期风格简练的作品,在烧制上有没有难度?

  刘远长:有。瓷雕作为工艺美术,除了要呈现雕塑的内涵,又要彰显陶瓷的美。创作时除了要在造型上体现自己的想法,还要顾及工艺上的特征。因此,陶瓷是火 的艺术,有诸多讲究。创作时我必须充分考虑作品的重心、是否容易施釉、是否适合点彩、应该怎样装饰、好不好翻模?好在我在工厂待了那么多年,对工艺技术已 经非常熟悉了。另外,我要强调的是,工艺有难度,自然也就有其价值。

  广州日报:在您看来,陶瓷雕塑具体包含了哪些方面的价值呢?

  刘远长:一、艺术价值。所谓黄金有价艺无价;二、工艺价值。工艺是不可多得的,陶瓷要经过火的洗礼,有时烧出了一件,烧不出第二件,而且除非是“碰 瓷”,否则瓷雕存放上千年也不会坏,可谓永久性的艺术;三、历史价值。瓷雕具有时代性,那些结合了历史事件、时代久远的作品,尤其具有历史价值;四、供求 价值。我们都知道,物以稀为贵。

  广州日报:不过目前陶瓷雕塑的价位似乎还是比较低?

  刘远长:这跟整个行业的认知有 关。雕塑在国际上是强调原作的,凡是10件以内的都属于原作。另外有限量精品,譬如做个18件、28件的。而现在很多人都是从很低档的工艺美术角度出发来 看待陶瓷雕塑,认为可以无限复制,并没有从限量版甚至国际通用的原作角度去审视这个行业。因此,整个陶瓷雕塑的价值、地位,就这样被生生拉低了。我自己的 创作性精品基本是按照国际通用的原作标准来限量,希望慢慢把这个行业的地位给带起来。

  广州日报:由于陶瓷雕塑涉及到翻模,而模具留下来是可以大量复制,而且真假无法分辨,这种滥翻模的情况多见吗?

  刘远长:景德镇有一些老艺人的后代,由于技艺不行,又想暴富,有的就会大量复制祖上作品并签上老人家的名字,以真品的名义投放市场,这对收藏者的利益是 很大的伤害,对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也是伤害。总之,陶瓷雕塑的收藏,可以说还是一个启蒙阶段,但愿随着行业的自律、随着人们认识的加深能够好转。

  就我自己而言,限量版作品的模具除了少数未完成的品种,都销毁了,也有不少不限量的模具我同样销毁了。我必须把这件事做好,为收藏者考虑。子女躺在父辈 怀里不劳而获是没有前途的。我的子女不会继承我的雕塑艺术,我也不会把模具留给他们。我儿子搞的是现代艺术,也曾去韩国、挪威参展,与我的陶瓷雕塑是两码 事,让我感到很欣慰。我相信他会走自己的路,开创出一片属于他自己的天地。

  大家简介:刘远长,1939年生于江西吉安。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曾担任景德镇美研所所长、雕塑瓷厂厂长等职,也曾获得全国“五一劳动奖章”。现为景德镇雕塑研究会秘书长,国际高岭陶艺学会名誉会长,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专家。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