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12月02日 星期五

财经 > 理财 > 财富生活 > 正文

字号:  

单亲妈捡破烂抚养脑瘫儿 自学按摩使其能够走路

  • 发布时间:2015-07-07 14:33:34  来源:齐鲁晚报  作者:赵松刚  责任编辑:刘波

单亲妈捡破烂抚养脑瘫儿自学按摩使其能够走路

胡家梅扶着儿子孙熙阳站起来走路。

  单亲妈妈捡破烂抚养脑瘫儿

  还有一对双胞胎女儿要照顾,她按摩治疗让17岁儿子能走路

  “我做的这些事,靠一天天地熬,相信一天总比一天好。”在潍坊市昌乐县有一位43岁的单亲妈妈胡家梅,17年前她拥有令人羡慕的工作和幸福美满的婚姻,这一切因为脑瘫儿子的出生改变了。

  17年来,胡家梅选择了儿子,放弃了自己,她曾蹬着三轮车带着孩子从昌乐到济南寻医,并自学按摩针灸,还考出按摩师职业资格证书,每天凌晨4点起床,她会到酒店附近的垃圾桶捡废品卖钱。这位妈妈始终守在孩子身边。

  生下脑瘫儿 她辞职专心照料

  3日,记者来到昌乐县的锦伦天地小区,记者见到了胡家梅和已经17岁的孙熙阳,“现在每天要给他做两次全身按摩,一次半个小时,虽然病时好时坏,但是他现在已经可以扶着墙一点点地在屋里走路。”胡家梅指着墙上的划痕,这都是孙熙阳留下的。

  没当妈妈之前,胡家梅在当地乡镇政府部门的粮所上班。这是一份曾让人羡慕的稳定工作。1998年4月1日下午,怀孕10月的胡家梅被送往医院,但过去了近一天的时间后,她才生下了一个婴儿,“因为难产,孩子刚一生下来就被医生抱走,过了几天后,医生建议我们放弃这个孩子,趁着年轻再生一个。”胡家梅还未体会到初为人母的喜悦,就陷入了痛苦之中,因为儿子身患脑瘫。

  “他也会哭,也会喝奶,还会跟我们握手。”胡家梅觉得,轻易放弃自己的孩子她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她放弃了工作,专心照料这个取名为孙熙阳的婴儿,可是孩子却容易发高烧,有时会突然抽风,翻白眼,几次差点停止呼吸,医生的提醒一一应验,“丈夫在外面打两份工,我觉得一切能坚持,早晚有一天孩子会好起来。”

  2008年,胡家梅生下一对双胞胎女儿,孩子的降生让这个长时间处在困境中的家庭有了一些欢笑,但同时也带来了更大的负担。随着年龄的增长,孙熙阳的病情也一日比一日严重,不会走路、不开口讲话等等,这个和睦的家庭最终没有经得住现实和时间的考验,胡家梅和丈夫最终各奔东西。

  孙熙阳和双胞胎妹妹跟随母亲胡家梅一起生活,爸爸每月承担1500元的抚养费。

  

在胡家梅家厨房里,大部分蔬菜、水果都是她从酒店附近的垃圾桶里捡来的。

  舍不得几十元票钱,却掏出六千元买药

  胡家梅带着儿子去北京、郑州、济南求医。孙熙阳7岁时,因为不舍得花几十块钱买火车票,她自己蹬着三轮车,把孙熙阳放在后车斗,一边问路一边走,走走停停了十多天,在济南山东中医药大学见到了一位郑州来的专家。

  然而专家并没有给她太好的建议,反复地给她推销药物,连张火车票都没舍得买的她,为儿子买了六千元的药物,可是吃完后效果却并不理想,“就算他现在爬不起来,一年以后、好几年以后,总会爬起来吧。”抱着这样的信念,胡家梅一次次走上了求医路。当胡家梅得知,昌乐县当地有一个70岁的老中医针灸治疗脑瘫有非常好的效果,她就带着孙熙阳上门,“这个老中医对我们很好,给别人针灸一次十分钟要十元,给我们只要六块。”尽管这样,胡家梅依旧难以承担这笔费用。

  医生每次针灸成了胡家梅学艺的时间,她买书研究人体穴道,自学按摩和针灸技术。2007年10月,胡家梅通过自学,取得了潍坊市劳动局颁发的按摩师职业资格证书,“如果我不给他按摩,他的肌肉可能早已萎缩,无法动弹。”

  当起“破烂王”,吃的菜大都是她捡来的

  胡家梅在昌乐县锦伦天地小区租住的房子,是一个两室一厅的小房型,每月的房租是450元,客厅里有一个长沙发,一张旧桌子上放着一台电视和一台饮水机,“这些东西不是捡来的,就是别人送的”。

  为了维持生计,胡家梅当起了“破烂王”,每天凌晨4点趁着孩子还没醒,她就到附近酒店、KTV处的垃圾桶里捡瓶子和吃的,6点左右赶回家中,给孩子们做饭,伺候孙熙阳大小便,然后再蹬起三轮车送两个女儿上幼儿园。

  捡废品的收入时好时坏,最少的一天只挣了十多元,根本不足以支撑三个孩子的生活,所幸这个行当能让胡家梅捡到一些可用的物品贴补家用,家里的沙发、沙发垫、饮水机、衣服、女儿的玩具都是胡家梅从外面捡回来洗干净拿来用的。

  在厨房里,台子上的咸菜、台子下面的西瓜、桃子、西红柿、洋葱也是她捡回来的,“这些都没有坏,就是有点脏,不太新鲜,洗一洗还能吃。”胡家梅说有钱人家可以随便浪费,她却不能。

  儿子身体变好 她就很知足

  生活把胡家梅变成了个“全能”的人,为了维持这个家,“给人家做手工活,扎蝴蝶结,一件可以赚到2分钱。我以前学过理发,儿子和女儿的头发都是我给理的。”手工活的钱少得可怜,但是可以让胡家梅在家里做,所以虽然忙一天可能只有二三十块钱的收入,她依旧觉得是一份不错的兼职。

  几天前,胡家梅在捡废品时发现了齐鲁晚报上的一篇《女子带脑瘫儿乞讨》报道,故事中的母子俩让她想到了年轻时的自己,“我把这些年的故事讲出来,就是让他们知道,最坏的时候过去了,一切困难都可以挺过来。”

  在屋子里,记者看着胡家梅扶起了孙熙阳,孙熙阳支撑起了身子,歪歪扭扭地移动着身体,“不扶东西还是不行,但跟过去比起来的话,已经是很大的进步。”孙熙阳身体的一点点改善,就会让胡家梅知足。

  看到如今的儿子能够站起来,能够对他笑,她觉得当年没放弃儿子没有做错,“至少他现在活着,未来都比过去好。”胡家梅感恩这些年来周围人对她这一家的帮助,政府给她入了低保,每月还有210元的租房补贴,当地的残联曾免费给孩子进行了手术,亲人们给她提供了许多帮助,这一切她都觉得是一种恩赐,帮助她走过了这么多年。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