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4年04月18日 星期四

财经 > 理财 > 财富生活 > 正文

字号:  

80后老板沉迷赌博 诈骗富二代朋友一个多亿全输光

  • 发布时间:2014-10-23 14:50:51  来源:检察日报  作者:路英利  责任编辑:田燕

  

  这座高档写字楼的307房间曾是张百信的“办公”场所。他对伙伴承认挪用1个多亿用于网络赌博。实情还没完全吐露,同学伙伴已临崩溃。张百信已是鬼迷心窍,不能自拔,他说咱们干脆搞网络赌博业务……

  他年方三十有一,本科毕业,一米八二的个头,英俊帅气。在同学眼里,他是网络专家,是才气横溢的成功人士。在亲朋好友圈里,大家都仰慕他年轻有为,有头脑,会经营。他叫张百信,山东省潍坊市寒亭区人,家境富裕,与高中女同学结婚后生有一女儿,孩子现已3岁。2009年,张百信就开始做有关网络的生意。凭着自己的聪明才智,年轻的他钱越赚越多,有了自己的注册公司——潍坊超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一个偶然机会,张百信接触到网络赌博。这是一个国际型的赌博机构,总部在菲律宾,主要赌场在澳门。张百信通过与赌博公司沟通,投资20余万元做了这个公司的代理。他说,这20多万元相当于买了赌博的筹码,这20万元人民币可以换赌博用的100万元的筹码,做代理1万元就能换成5万元筹码,如果别人在他的代理下参与赌博,花5万元从他手里买筹码,他实际才花了1万元,自己净赚4万元。

  张百信知道如果违法推广这一赌博买卖,难度相当大。20多万元花出去了,推广筹赌买卖难开展,索性自己先赌起来。于是,张百信慢慢陷入网络赌博的深渊。

  忽悠同学,投资“生意”

  张百信参与网络赌博由入门到熟练,由熟练到沉迷。他绞尽脑汁、夜以继日、废寝忘食,逐渐干脆有家不归,整天泡在宾馆租住的房间里,害得年轻妻子也有家不住,带孩子住进了宾馆。

  很快,张百信积攒几年的家底赌没了,而他赌瘾越来越大。2013年3月初,正在张百信犯愁赌资的时候,张伟君来了。张伟君是个“富二代”,是张百信从小学到高中的同学,两人关系很铁。他这次来,主要是想谈合伙投资做生意的事。因为3个月前,张百信曾向张伟君借了100万元,说是网络生意投资,利润很高。结果张百信很有诚信,十几天后还款110万元。

  张百信说,现在国家正在整顿宽带市场,他抢抓机遇在重庆电信建了一个网络出租业务,主要向迅雷、酷六网站提供宽带,每天的利润2万元左右。他让张伟君投资506万元保证金,他操作,收入五五分成。

  在张伟君眼里,张百信俨然就是一个网络专家,他聪明能干、诚实守信,于是表态做这个生意。2013年3月25日,张百信和张伟君签订合同,合同内容是与重庆电信局协定每天需要的数量,报酬支付,506万元保证金以及违约处罚等等。重庆电信公司的法人代表是杨文。看到如此周密的合同,张伟君对此生意深信不疑。

  先期投资400万元,两个月后张伟君没有收到回款,他正想问,张百信主动找到他说,生意上出了点问题。原先酷六每天一回款,现在每周一回款。原先每天的回款可以作为第二天购买带宽的费用,现在每周一回款,需要追加资金,如果不追加资金,损耗需从保证金中扣。

  在张百信的解释下,张伟君又投入200万元。这次,张伟君很快收到了40万元回款。7月,张百信催促张伟君先后投款共计5000余万元,张伟君也收到500余万元回款。

  2013年8月初,张百信约张伟君谈业务,说随着形势发展,业务增大,需要再找一个有经济实力的人加盟,否则很难做大做强。迷信老同学的张伟君,虽然对宽带业务并不懂,但此时已是投入巨资,开弓没有回头箭,他毅然决定,拉自己的高中同学王水光入伙。

  王水光也是一个“富二代”,其父亲在当地房地产业颇有名。在张伟君的引荐下,王水光来到张百信的办公室,经过张百信的介绍,王水光认为这是一桩极具诱惑力的生意,竟然首次就投资1037万元入股潍坊超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巨额投资,生意诡秘。王水光的父亲对这个“天上掉馅饼”的生意起了疑心,他提出要到重庆电信实地去看看。

  精心布局,应对考察

  张百信爽快地答应了合作伙伴的要求,说联系一下重庆电信,带他们一块过去看看。于是,张百信一个紧张的“布局准备”开始操作。

  首先,他从网上联系了重庆一个专门从事网络服务器托管服务方面工作的陈姓人,让其帮着弄一套网络服务器托管在重庆电信。张百信给这位姓陈的汇去30多万元,购买机器300台,架设托管在了重庆电信,每台机器上都贴上“潍坊超明网络”的标签。他让姓陈的自称“严强”,是超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在重庆这边的业务主管。

  紧接着,张百信从网上联系了一个重庆租车的人,议定租用一辆别克商务车。同时,让其帮着联系一个人冒充重庆电信公司的杨文主任。

  一切安排妥当,在张百信的带领下,王水光携父母,还有张伟君,一行5人到重庆考察带宽服务器的“业务基地”。飞机到达重庆,机场有高档车接迎;大酒店预订的高档酒菜散发着盛情;重庆电信大厅里,“杨文主任”亲自接见,介绍“业务”情况,张百信配合“杨文主任”,赞扬重庆方面业务做得很到位,发展越来越好。两人互补言谈,天衣无缝。

  第一次考察,虽然投资者不懂这些高科技“业务”,但被张百信的气派和重庆方面的环境条件打消了疑虑。回去后,张伟君与王水光积极筹措资金,很快,几千万元投资又打给张百信。

  这次投资后,回款越来越不及时,张伟君、王水光决定再去重庆一探究竟。

  为应对合作伙伴的“调查”,张百信连夜急调大学同学李用,让其飞往重庆,冒充重庆电信的业务高管。并让在重庆工作的表哥接应李用。张百信临阵传授业务知识,并再三嘱托李用牢记,对考察的人千万要说出“你们寒亭超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投资几千万巨资回款肯定不会少”。

  李用在重庆的高档宾馆里,夜不能眠,越想越觉得这角色难演,谎言太大。半夜,他给张百信打电话说这事他办不了。同在重庆忙“业务”的张百信急忙到李用房间,劝求无论如何要把这戏演下去。他甚至跪在李用面前,痛哭流涕地让其帮他渡过这一难关。大学同学的情感促使李用违心地帮同学演出了一场不光彩的“戏”。致使张伟君、王水光第二次重庆“考察”仍没看出破绽。

  重庆“业务基地”照常运行,张百信的火越玩越大。

  鬼迷心窍,孤注一掷

  骗局更新,谎言继续。马年春节期间,张百信告诉张伟君说,他又重拾一部分迅雷业务,很快就能回款,不过新业务开展需要增大投资。

  为了不前功尽弃,张伟君只能咬牙跟进,到处借钱,艰难筹措资金再投入。2014年1月30日,他打给张百信300万元;2月7日,又投入580万元。钱越投越多,“回款”却越来越慢,越来越少。

  王水光家的工地需要资金周转,他找到张百信说,不管“回款”来没来,你抓紧先给我120万元,急用。张百信马上答应3天内给他120万元。

  为了这120万元,张百信绞尽脑汁,召集了4位“铁哥们”,开着4辆“宝马”轿车,来到潍坊泉水大酒店。张百信对4位“铁哥们”说,自己周转遇到点小麻烦,需要弟兄们帮忙。帮忙的方法是用这4辆宝马车做抵押,他借贷急用,三五天内钱到位后,宝马车物归原主,必有重谢。4位“铁哥们”大方奉献爱车。

  同一时间内,张百信已联系山东滨州的“业务关系户”,连夜开走了4辆宝马轿车。第二天,滨州市的“业务关系户”很讲信用地给张百信的账户打过来了115万元(滨州市的业务关系户说先扣5万元费用)。115万元的宝马车抵押钱一到,张百信即刻拿出了70万元押在了网络赌博上,只给了王水光35万元临时应付。他想用70万元能够赌赚更多的钱,缓解败局,结果又一次血本无收。

  面对张百信的态度和种种迹象,合作伙伴开始担心。他们一起找张百信,要查财务情况。伙伴的这一不信任,捅到了张百信的软肋,他感到戏演不下去了。他对伙伴们说,实际做带宽资源业务投入没那么多,一部分钱我投入了网络赌博,大概挪用了1.2个亿。

  合作伙伴惊倒了,怎么会是这样?!实情还没完全吐露,同学伙伴已临崩溃。张百信决定孤注一掷,他说咱们干脆搞网络赌博业务,投资买上十几张网络桌面,操作好了肯定能赚大钱,很快就能把损失的钱补回来。

  伙伴俩听着张百信的“再创业规划”,知道他已是鬼迷心窍,深陷魔窟,不能自拔。

  真相大白,吐露感言

  张百信很快被捕,他说:“警察同志,不是我不配合,是我自己确实记不清了,次数太多了,每次都是几百万的借,我真的记不清哪次是多少钱了。我原来做过网络服务器出租生意,我欺骗张伟君,设了一个在重庆电信局建网络服务器出租的骗局。除了张伟君,我从王水光那里前后骗了差不多8500万元左右。另外,我还分别以我的名义还有家里人的名义从朋友、亲戚那里一共借了大约2000万元左右。骗来的大部分钱都投入到赌场里去了,基本上都输光了。我骗他们的钱就是想通过赌博翻本,结果越陷越深,直到无法挽回的局面。赌博实实在在害了我,也害了他们,真是后悔莫及。”

  张伟君:“我被骗了8100万元,王水光被骗了8500万元,一共是1.66亿元,但合同是1.58亿元,因为我自己的钱有1000万元,其他的钱都是朋友们的钱和银行贷款,我要按月付利息。后来我去了重庆电信,详细探查张百信说的带宽业务,根本就是没有的事。那些机器是张百信找人买的二手货,托管在电信局,哄骗我们。”

  王水光:“我是通过张伟君加入这个事的。几个月的时间张百信先后以投资带宽初期注资、追加资金、备用金等名义骗取我的资金8500万元左右。在这个骗局被我揭穿以后,张百信又以投资赌场、购买网上赌博软件、代理等名义骗我。最后我让他还钱他实在没办法了,才说钱他全用在网络赌博上输了。”

  2014年9月5日,山东省潍坊市寒亭区检察院对该案审查后依法上呈潍坊市检察院审查起诉。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