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12月02日 星期三

财经 > 理财 > 财富生活 > 正文

字号:  

山西煤焦领域官商勾结:金道铭曾被视为保命菩萨

  • 发布时间:2014-09-09 07:14:50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作者:韩文  责任编辑:孙朋浩

金道铭

金道铭

  金道铭曾被山西涉煤焦官员国企负责人视为“保命菩萨”

  “晋官难当” 之流变

  ——从“矿难魔咒”到“黑金泥潭”

  9月1日上午,山西省委召开全省领导干部大会,宣布中共中央关于山西省委主要负责同志职务调整的决定。

  之前,关于山西省委主要领导将要调整的传言已在山西持续数日,此次宣布并不突然。但是,当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刘云山出现在会场的时候,许多参会官员还是有些意外。

  “正常情况下,省里主要领导的职务调整是由中组部代表中央宣布,一般派副部长。此次中央政治局常委亲自参加,规格有些高了,没想到。”参加会议的山西某高校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有专家指出,由一名中央政治局常委与中组部部长一同赴会,在中共官员的任免会议中并不多见,此次刘云山出席会议,可能与山西地区的高压反腐态势相关联。

  原省委书记袁纯清被调离,据称是对山西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发生严重问题“负有领导责任”。

  作为中央第二轮巡视的巡视点之一,今年6月,山西省委发布的巡视整改报告显示,中央巡视组指出的山西存在的主要问题之一就是,“一些案件查处失之以宽、失之以软”。

  张宝顺、袁纯清都试图

  打破山西的“政商朋友圈”

  半年时间里,山西7名省部级官员相继被调查,其中包括5名省委常委,这还不包括今年4月被调查的原山西省委常委、太原市委书记申维辰(时任中国科协党组书记),以及众多市县一级官员。

  集中于周末、“双响炮”式公布的上述7人,涵盖了山西省党委、人大、政府、政协四套班子。除金道铭外,上述6名官员都是山西籍本土官员,杜善学、令政策与陈川平系山西运城人;白云与任润厚是忻州老乡。

  值得注意的是,此番被查官员的任职经历均有前后交叉。聂春玉曾长期担任吕梁市市长与书记,后擢升为省委常委、统战部长,去年初调任省委秘书长;杜善学是聂之后吕梁市委书记的继任者,一年后升任省委常委、秘书长,去年初改任省委常委、副省长,聂是其省委秘书长的继任者;去年初升任省委常委、统战部长的白云,聂是其前任,2003年到2006年白曾在吕梁担任过近4年的市委副书记。

  陈川平与任润厚的履历有着惊人的相似,两人同为国企掌门人。陈早前曾在山西最大的国有企业太钢集团工作长达26年,历任技术员、车间主任、厂长,并最终登顶董事长。2008年,陈离开太钢成为山西省分管工业的副省长,两年后进入省委班子,担任太原市委书记;任润厚则是从煤矿工人干起,在煤炭行业浸淫了近30年,最后成为山西五大煤炭企业之一——潞安集团的董事长,2011年接替陈担任山西省副省长。最为人诟病的是,两人在当选前后均身患重病在国外治疗,身体原因也导致其分管领域工作受到很大影响。

  山西上述7名省部级官员与申维辰被调查前后,众多与其关系隐秘的政商人士相继被调查或询问。包括吕梁市原副市长张中生、山西省纪委原常务副书记杨森林、山西省监察厅原副厅长谢克敏等官员,以及邢利斌、张新明、袁玉珠等山西富商。

  杨森林曾担任金道铭“副手”5年,金对杨颇为倚重;而杨与令政策是大学同班同学,两人曾于上世纪80年代在山西大学中文系就读;由于平陆老乡的缘故,陈川平与令政策走得更为亲近。

  相比同学、老乡、同事间的“政治同盟圈”,官商构筑的“政商朋友圈”更具杀伤力与破坏性。接近山西高层的消息人士称,金道铭、申维辰、聂春玉、杜善学、白云等均与煤焦领域富商有利益牵连。

  9月1日,山西宣布“换帅”的消息刚落地,人民日报第一时间就推送了“山西隐秘政商圈被连根拔出”的文章。文章指出:类似山西官场一些人的这种“朋友圈”,则是为彼此手中的权力可以寻租变现,互相之间具备利用的价值才走到了一起,实质上是“利益圈”……

  在山西,基于利益而形成的“政商朋友圈”与“政治同盟圈”由来已久。

  数年前,山西个别地市一度出现新任市委书记施政困难,要屈从迎合“地方派”干部的情形。张宝顺担任省委书记期间,为了打压地方势力的干政,曾向晋南某市同时派过强硬的市委书记与市长;袁纯清时期,其试图通过干部异地交流去打开新局面,并尽可能将班子成员中结成的“圈子”打乱。

  但这样的动作显然难以触及权力更高层构筑的“圈子”。

  今年6月,湖北省委常委、组织部长楼阳生调任山西,担任省委专职副书记。在9月1日召开的山西省领导干部大会上,湖南省副省长盛茂林出现在会场前排;9月4日盛茂林任山西省委常委、组织部长的消息公布。

  除了山西高层的频繁更迭,8月24日下午,公安部治安局原副局长汪凡“空降”太原,接替被调查的太原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柳遂记。在柳之前,太原市公安局两任局长苏浩、李亚力均非正常去职。

  接近山西高层的消息人士称,种种迹象表明,中央的重新布局,是为了解决山西更高层面官员的“朋友圈”。

  “晋官难当”流变:

  从“矿难魔咒”到“黑金泥潭”

  “山西省长谁来干,临汾人民说了算”,这句流行于山西煤炭资源整合前的“名言”曾是“晋官难当”的生动注解。

  由于全国煤炭行情的刺激、煤矿“多小散乱”的特征以及开矿积极性的提高,自张宝顺担任山西省长的2004年起,山西矿难不断,安全形势岌岌可危。但在于幼军调任山西担任省长前,山西因安全担责的市级以上官员并不多见。

  2007年5月,临汾洪洞“黑砖窑”事件爆发。舆论重压下,于幼军代表山西省政府向国务院作出检查,并向受害者家属致歉。4个月后,在山西口碑极佳的于幼军黯然离晋。同年12月,由于在山西洪洞县“12·5”特大煤矿事故中负有安全监管责任,临汾市市长李天太被免职,山西自此进入官员“危险期”。

  从2007年开始,因安全事故问责,山西先后有多名省、市级官员被免职,市以下的更是不计其数。

  高峰期出现在2008年,当年9月,山西临汾发生重大尾矿库溃坝事故,造成254人遇难。临汾市委书记、市长及分管安全的山西省副省长张建民先后被免职,当选山西省省长未满一年的孟学农随后引咎辞职。

  在此之后,履新山西的“煤炭省长”王君基于安全等方面考虑,开始大力推进“山西煤炭资源整合与煤炭企业兼并重组”。由于矿难得到有效遏制,山西因安全问责的官员数量与级别开始下降。

  即便如此,在去年的全国两会上,山西省省长李小鹏仍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8个字回应记者“晋官难当”的提问。

  一位要求匿名的山西省社科院研究员表示,“煤改”缓解了山西官员的安全重压,却打开了另一个“潘多拉魔盒”。由于煤炭价格的持续上扬,在资源再分配与矿业新秩序的建立中,煤焦领域的权力寻租开始大面积出现,官商勾结的大案、要案层出不穷。

  2008年7月,山西煤焦领域反腐败专项斗争顺势打响。此后一年战绩辉煌,全省共追缴探矿权、采矿权使用费和资源价款、基金等各类资金100余亿元;查处了山西省委原副秘书长冯其福侵吞国资等案件600余件。

金道铭

金道铭

  接近山西高层的消息人士称,金道铭正是由于在担任省煤焦领域反腐败专项斗争领导组常务副组长期间的杀伐,众多涉足煤焦领域的官员、国有与民营煤炭企业负责人开始向金摇尾乞怜,将金视为“保命菩萨”,对金的直接授意或暗示完全照办。

  此前曾有媒体报道,被指是金道铭情人的胡氏姐妹胡昕、胡磊,均是金道铭的“白手套”,其涉足的煤炭、房地产、信息工程业务中一直有金道铭的影子。此外,金还利用职权为多名涉案人“化险为夷”。

  由于山西煤炭资源整合需逐级上报整合方案,作为地方大员的聂春玉、杜善学、白云等人也被指“煤改”期间通过政商联盟从中获利。

  外界盛传,联盛集团董事长邢利斌为聂春玉与杜善学的“金主”。2009年煤炭资源整合期间,联盛与华润电力合作,先后在中阳、交口、石楼、兴县、临县、孝义等县收购矿井39对,整合后形成13对主体矿井,力度之大令人咋舌。

  在阳泉市乃至山西省,“路桥大王”王国瑞声名显赫,这位创立了全国建筑行业500强企业之一——华通路桥集团的河南人不仅实力雄厚,还因长期在阳泉从事煤矿采空区的地质灾害治理而神秘莫测。今年7月,王国瑞被撤销了政协第十一届山西省委员会委员资格,并被带走协助调查。坊间传言,白云在阳泉期间,与王国瑞关系密切,而王则被指长期盗采国家资源。

  要求匿名的山西省社科院研究员指出,由于之前没有实行资源市场化配置,以行政审批为主,所以在个别官员的运作下,“煤改”不仅让部分煤老板廉价获得了大量资源,也出现了大量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

  有着“山西首富”之称的金业集团董事长张新明,被指在2010年与华润电力的交易中暗箱操作,导致巨额国有资产流失。今年4月,华润集团董事长宋林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或与此有关。

  据传,张新明已被控制多时。有人猜测,如果张新明彻底坦白,上至北京,下至山西省、太原市两级将会有大量官员被牵出。

  那些非正常去职的“晋官”

  2004年至今,山西10年间共迎来田成平、张宝顺、袁纯清、王儒林4任省委书记,以及张宝顺、于幼军、孟学农、王君、李小鹏5任省长,更替颇为频繁。

  10年间,山西先后有袁纯清、于幼军、孟学农3名地方大员非正常去职,在全国并不多见。

  早前,山西政商人士一度质疑山西籍原省委书记胡富国(注:1993年—1999年任山西省委书记)也是“非正常”调动。传言称胡的去职是因其向各省催要煤炭欠款及清理军队办矿而“引火烧身”。胡调离山西后,先后在国务院扶贫办与中国扶贫开发协会工作,闲暇时经常回晋参加各类活动。

  2005年,有着“特区市长”工作经历的于幼军从湖南调任山西。担任省长的两年时间里,于幼军致力于扩大对外开放,先后在香港、上海、广州三地举办大型招商会,山西招商引资实现了历史性跨越。

  于幼军时代,是山西矿难高发期。为了遏制矿难频发,于幼军提出了煤炭产量“零增长”、打响“三大战役”(关闭非法小矿;关闭9万吨以下小矿;整合20万~30万吨中型矿,上马一批现代化大矿)等方略。

  2007年9月,于幼军调任文化部党组书记、副部长。此后,他经历了人生最大的挫折——被撤销中央委员、留党察看两年。这一时期,于幼军穿梭于广东、北京两地的图书馆,写下了广受赞誉的《社会主义五百年》。

  2010年12月,于幼军再获起用,担任国务院南水北调办公室副主任至今。

  去年底,于幼军在公务繁忙之余又推出了新作 《求索民主政治——玉渊潭书房札记》,这是60岁的于幼军围绕民主政治进行的深入思考。

  与于幼军一样,他的继任者孟学农也曾给山西各级官员与百姓带来无限期许。

  2007年9月,因SARS疫情去职的北京市原市长孟学农复出,担任山西省代省长。没人能想到,一年后,孟学农因“襄汾9·8溃坝事件”再度去职。

  “默默地思量:心在哪里安放?总想总想把她遗忘——京畿西面的屏障,黄河,太行,汾水吕梁,五台云冈……还有那3700万老乡……”2009年7月,赋闲在家的孟学农将这首诗作《心在哪里安放》发表在《中国青年报》上,引起强烈反响。

  2010年1月24日,孟学农再度复出,担任中央直属机关工作委员会副书记;2013年3月,65岁的孟学农卸任中直工委常务副书记,任十二届全国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主任。

  直到现在,山西许多官员仍然怀念这位“稳健、正派、谦和”的老省长。

  9月1日上午,当“袁纯清不再担任山西省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另有任用”的决定公布不久,人民日报微博便推送消息:袁纯清改任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

  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是中共中央领导农村工作、农业经济的议事协调机构。组长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汪洋担任,专职副组长为田成平,副组长陈锡文兼任办公室主任,袁纯清为第三位副组长。1999年至2005年,田成平曾在山西任省委书记。

  在山西的4年3个月中,袁纯清提出“再造一个新山西”,并通过“以煤为基,多元发展”、“工业新型化、农业现代化、市域城镇化、城乡生态化”等举措来实现转型跨越发展。

  山西发展蓝图绘就的同时,中纪委出身的袁曾试图通过重拳治吏来整顿干部作风,现在看来收效甚微。与此同时,袁将“农民收入翻番”作为施政目标,实施了“干部下乡住村”、“百企千村产业扶贫”等举措,赢得基层农民的赞誉。

  与于幼军、孟学农相似,袁纯清人文修养颇高。主政山西期间,袁捉笔赋诗多首来赞美山西的秀美山川,同时还亲自撰写了许多调研报告。

  “轻车盘旋细雨霏,满目葱茏滴青翠;远眺高崖飞流瀑,举头半空白云飞;拾级攀高栈道险,碧水潭深浸心扉;品茗小憩清风爽,坐爱霞晚不知归。”——这首诗是袁纯清考察太行山大峡谷时所作。

  如今,诗留客走,许多感念袁的贫困地区农民担心会人走政息。

  9月1日那个夜晚,当夜幕降临时,位于太行山深处的武乡县砖壁村沉寂下来,村民们的内心却久久难以平静——他们不知道这个前省委书记的住村点下一步该如何办?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