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1月21日 星期五

财经 > 医药 > 医药要闻 > 正文

字号:  

丙肝新药代购:隐秘通道里的救命与玩命

  • 发布时间:2015-04-24 08:55:41  来源:广州日报  作者:蚁畅  责任编辑:朱苑桢

患者买到的Y提供的“欧盟方案”▲

  患者买到的Y提供的“欧盟方案”▲

X提供的印度代购人员照片。

  X提供的印度代购人员照片。

丙肝救命药索菲布韦。

  丙肝救命药索菲布韦。

  印度、老挝、孟加拉、美国、爱尔兰……国外丙肝抗病毒口服新药面市之后,一条条通往这些国家的隐秘通道被打通,通道里挤满了成百上千无奈的丙肝患者。只需8000元不到,便可买到一个疗程索菲布韦(Sofosbuvir),5万元不到,便可买到一个疗程“欧盟方案”,这些针对不同丙肝基因分型的口服药,治愈率逼近100%……

  这是一个事关数百万人生死的悖论:接受国内“干扰素+利巴韦林(Ribavirin)”疗法,要忍受痛苦的副作用,等待约70%治愈率的审判;而不耐受的患者,连承受干扰素副作用的痛苦的机会都没有。

  而《药品管理法》明确规定禁止制售、进口未经检验的药物。

  丙肝患者的救命稻草

  在这里,几乎每个人都在偷偷兴奋着。葛非(化名)在电话中的语气和一个月前相比,已经轻松了许多,这个午后,他正在和家人散步。5个月以前,葛非通过自己的渠道,获得来自欧洲某国的防治药物“索菲布韦+达卡他韦(Daclatasvir)”的口服抗病毒仿制药物。服用16周之后,“丙肝病毒核酸定量”检测结果显示,葛非的病毒量小于15IU/ml,持续显示高精阴性。

  过去十几年,发烧、牛皮癣、反胃、乏力等“干扰素+利巴韦林”带来的副作用,像噩梦一样笼罩着葛非的生活。

  现在,葛非决定永久抛弃“干扰素+利巴韦林”了,“有更轻松的治疗办法,为什么还要去找罪受?”他定期从固定的渠道获得索菲布韦和达卡他韦,为此支付的价格,大约为5万元一个疗程。

  “目前索菲布韦+达卡他韦结合治疗方案,由于获得欧盟批准,所以我们称为‘欧盟方案’。”葛非说,欧盟方案对基因1、2、3型都有很好的效果,目前国内已经出现来自欧洲、美国和东南亚的渠道,可以代购到“欧盟方案”的仿制药。

  官方信息显示,索菲布韦由美国吉利德(GILEAD)生产,达卡他韦由施贵宝(SQUIBB)生产。一般情况下,在原厂药专利保护期结束之后,获得允许的企业可以生产原厂药的仿制药。

  葛非不愿透露他获得这些仿制药的具体途径和办法。和绝大多数代购欧盟方案的病友一样,葛非只希望保持现状,“保证能长期持续买到药最好。”

  在“直接抗病毒药物”(Direct-acting Antiviral Agents,简称DAAs)出现以前,国内绝大多数的丙肝患者在一起时,大多数话题是,注射干扰素给自己带来了哪些副作用,或者分享一些民间“偏方”。

  而在“直接抗病毒药物”出现以后,病友们的聊天内容开始更多地关注这些药物的最新进展,用病友的话说,“更多的是科学的讨论”。而今年年初,被称为印度抗癌药“代购第一人”的陆勇被捕后无罪释放,更成为一个“示范”:代购药物自己服用是没问题的。

  此后,各式各样的代购信息开始出现在贴吧、论坛和QQ群上。病友曾姐的儿子帮她寻找代购消息时,发现“自称搞代购的太多了,真假难辨”。

  陆勇也计划加入到替代购“直接抗病毒药物”的行列。他告诉记者,本月初,他走访了印度药厂,了解吉利德生产的索菲布韦的生产和销售流程。

  除了部分可能是假消息,代购信息众多的原因还在于,针对丙肝病毒6种不同的基因分型以及患者病情进展程度的不同,“直接抗病毒药物”的治疗搭配方案各有不同,因此,代购的药物也分不同的“套餐”。

  代购者的“生意经”

  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这些“代购人”中,有的亲自到国外“考察”,建立相关的渠道,以长期稳定获得这些直接抗病毒口服新药;有的则在国内成立了专门的贸易公司,通过与国外的个人或单位合作,购得这些新药;还有的,拥有自己的厂房或者实验室,拥有专业的研发团队,直接生产这些新药……

  不止一名患者向记者表示,这些代购信息最好能一直“偷偷进行”,好让自己在12周或24周的治疗时间里持续获得新药,重获新生。但他们都清楚,代购的未来如何,无法预知,因为这些信息“一搜就有”。

  葛非很早就知道印度新药代购者“X”(化名),X在2015年3月建了一个聊天群,至今已有接近400人加入该群。记者佯装患者家属,加入该群后与X对话。

  X直截了当,提供索菲布韦400mg、28粒装的代购,一盒价格为2700元,一个疗程三盒总价7500元,其中包含从印度到国内的邮寄费用。最后,他还给了一个400开头的咨询电话。

  X整理出的代购药物方案显示,针对1、2、3、4型丙肝的索菲布韦,与不同药物联用,总体治愈率为90.3%。但X未解释这个数据的来源。

  记者拨通了这个400开头的咨询电话,电话另一端的女子称X为“老板”,她表示,“我们是做外贸的,只要在印度有出售的药物,我们都可以代购得到,都是从印度最大的药房‘阿波罗’拿货,一般10盒以内可以。”

  通话结束后,X很快在网上向记者发来其公司网址,网址显示:“‘X’的药房是驻印度代表与印度NATCO公司新德里授权总经销一起合作开设的专业网上药店,主要销售抗肿瘤药品易瑞沙、格列卫、特罗凯、多吉美等。”网站显示的“QQ客服”即为X个人的QQ号。

  灰色通道与非法买卖

  今年3月11日,NATCO公开表示其“成为第一家获得印度药品管理局批准的生产索菲布韦的药企。”NATCO给出400mg装索菲布韦的定价为19900印度卢比,约合人民币1972元。比X给出的代购价格少728元。

  然而,NATCO产品经理James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明确表示,NATCO并没有和任何中国企业或机构合作,来销售索菲布韦。

  4月15日,阿波罗药房(Apollo Pharmacy)员工对X及其开设的机构表示“不知情”,但随后表示,可以直接销售索菲布韦给病人个人。

  该员工明确表示,他们接受中文的处方,只要处方上医生的名字和药品的名字有英文显示,便可以直接销售药品给个人。一份处方可以购买多瓶,但是“一份邮件只能最多放3瓶,多份邮件的邮寄费用由自己承担。”对方给出3瓶的价格(含邮寄费用)为63500印度卢比,约合人民币6292元。

  位于印度钦奈的阿波罗医疗集团公关经理Suganthy Sundaraj向记者表示,她尚不清楚是否存在和X机构的合作,需要时间进行调查。

  NATCO官方信息显示,其生产的索菲布韦在于专利拥有者吉利德公司的协议之下,可以在91个“不发达国家”销售,但这其中不包括中国。

  对更多的病友来说,X提供的服务“省事”许多,多出的728元,在病友看来也是合理的。

  “包括陆勇对媒体提到,可以送病人到印度国内治疗。这我们都知道,但是你要清楚,近千万丙肝患者,大多数在三四线城市以及发展落后的村镇,直接给钱给中国人,对他们来说是最有效的方式。而且,一盒药2700元,未必每个人都承受得起。”葛非认为,无论渠道如何畅通,向语言相通的代购者汇款买药,对多数病友来说是最省事的办法。

  代购说好只好信

  另一位代购者Y(化名)的名声则要好得多。目前Y已经建立起接近300人的固定客户群。

  Y代购的是葛非正在服用的“欧盟方案”——索菲布韦+达卡他韦。两种药物联用的治疗方案,病友反映对1、2、3、4型均有较好的治疗效果。

  患有丙肝1B型的淑芬(化名)是Y的顾客之一,她在圈内实时分享自己的病情发展。今年56岁的淑芬去年才确诊丙肝,当时的病毒量为8.33×105IU/ml,中度肝硬化。

  3月5日,淑芬收到Y寄来的索菲布韦和达卡他韦,她随即停止其他药物服用,只服用这两种药。服药一周,肝功能指标正常,病毒量下降到100IU/ml以下;服药4周后,肝功能指标正常,病毒量下降到15IU/ml以下,持续高精阴性。

  “其实,这也是在拿自己的身体做试验,所以结果怎么样,完全由患者自己承担。”葛非说,病毒量下降是一项重要的指标,但他自己在服药过程中也感到副作用:头晕,恶心,“这叫安全性较高的‘玩命’。”

  Y告诉记者,她处在一个美国的科研团队之中,拥有自己的实验室。

  Y说,今年春节前后,听说国内有需求,他们才这样做,“我们的药就是美国药企临床用剩下来的药,也就是说,我们的药,实际上就是原厂原药,在纯度上是一模一样的。但是涉及专利问题,我们只能说我们生产的是仿制药。”

  但同时,对于这种“生产”、销售药物行为的隐秘性,Y也毫不讳言,“在网上当然查不到我们,否则的话,我们在美国没办法立足。”

  由于Y的专业和诚恳,她在病友圈里评价较高。但找Y购药的人数没有快速增长,只是因为目前欧盟组合的售价较高,超出了大多数病友的承受能力范围。

  “索菲加达卡,一个疗程是8000美元,大约5万元人民币。”Y说,打款经过确认之后,药品会从美国出发,“通过朋友带或邮寄”,到达国内后,再由“国内的朋友走快递出去”。

  在更多病友看来,Y在做好事。在Y建立的客户群内部,病友们分享的数十份化验单显示,Y代购的药物对各分型丙肝表现出良好的治疗效果。

  目前,对于来自欧洲、美国、老挝等渠道的“欧盟方案”仿制药,病友们尚无法看到仿制药生产的单位、生产环境和销售渠道,他们能做的只是信任代购人、付款、等药。

  病友对不同渠道的药品来源评价不一,至于买哪个,完全是自由选择。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