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3年02月01日 星期三

财经 > 能源 > 石油天然气 > 正文

字号:  

欧佩克的黄昏

  • 发布时间:2014-11-26 08:30:59  来源:新华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陈晶

  北美页岩革命已经持续多年,然而直到今年与后危机时代全球经济低迷相遇,它的威力才从一隅之地波及到世界每个角落:今年6月以来,国际油价已经跌去了近30%,海湾石油富国的入账少了几百亿美元,俄罗斯、伊朗、委内瑞拉甚至出现了经济混乱。在原油市场一片萧索之时,市场在问,北美页岩革命兴起了,欧佩克(OPEC)又在哪?这个以稳定国际油价为目标的产油国联盟在做什么?40年前它能够以一己之力引爆全球经济危机,现在它为何不通过减产稳定油价,反而不声不响?

  坐看油价大跌

  自从今年6月触及高点以来,国际油价已经下跌27%。24日,纽约商品交易所2015年1月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价格下跌0.95%,收于每桶75.78美元,大约同时交货的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下跌0.85%,收于每桶79.68美元,显示投资者在欧佩克会议召开前保持观望。

  欧佩克部长级会议将于27日举行。在油价大跌导致不少产油国经济出现困难、原油市场萧索满地的情况下,一些声音期待欧佩克能够削减产量以稳定油价,但欧佩克内部最有影响力的沙特阿拉伯尚未做出正式回应。

  欧佩克目前原油产量约占全球市场份额的1/3,其日产量保持在3000万桶水平,这一生产限额早在2011年就已决定并一直延续下来。今年6月的欧佩克部长级会议延续了这一政策。在去年底至今年6月之间,油价上涨了大约10%。

  “2011年,欧佩克决定将原油日产量维持在3000万桶左右,当时是因为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产生的旺盛需求弥补了美国和欧盟对欧佩克原油需求减少产生的缺口,但现在随着中国经济增速的下滑,其原油需求已经弥补不了这一缺口”,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小平说。

  如果减产保价格,则意味着失去市场份额;如果维持产量,则意味着石油收益进一步减少,部分成员陷入经济困难,欧佩克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曾经翻云覆雨

  在是否减产这一问题上的犹豫不决反映出欧佩克已经无法像几十年前那样,在全球石油市场上翻云覆雨了。

  欧佩克的黄金时代是在上世纪70-80年代。据欧佩克统计,1973年全球原油日产量约4500万桶,欧佩克成员占据了其中的51%。

  作为二战后非殖民主义浪潮的产物,欧佩克自1960年诞生后,一直作为抵御西方石油巨头垄断国际石油市场的形象而见于世人。

  欧佩克成员国不仅通过石油出口获得了空前的“天降财富”,还巧妙地调整石油这一战略资源的供应量及其价格,得以在冷战时期美苏两大阵营之间占有一席之地。

  1973年10月“赎罪日战争”爆发,欧佩克为了打击对手以色列及支持以色列的西方国家,将油价提高了数倍,引爆了二战后第一次全球性的经济衰退。其后,伊朗伊斯兰革命引发了1979年的第二次石油危机,海湾战争引发了1990年的第三次石油危机。

  石油危机直接导致美国等主要的石油进口国经济增长出现大幅下滑乃至萎缩,作为石油产量及其价格的主要操盘手,欧佩克借机奠定了自己在全球石油市场的龙头地位。

  内外交困

  然而,正如一位西哲所说的,如果将自身命运与不可改变的事务捆绑,那意味着面对不确定的未来自己将束手无策。欧佩克如今也陷入了这样的悖论。

  欧佩克成员国既然以出口石油为第一生存要务,那它们在享受高油价带来的暴利之后,也必须承担低油价伴随着的落寞。更令其苦恼的是,当油价下跌,而自己却无法享有石油定价权,那只能将本国经济、民众生活、政府收入乃至政权稳定性寄托于油价回升的一厢情愿了。

  欧佩克内外交困。

  在内部,沙特等海湾石油富国与伊朗、伊拉克的什叶派政权势不两立,可能通过低油价打击后两者,而后两者已经明确无误地要求沙特减产保价了。另外两个游说沙特要求减产的是委内瑞拉以及俄罗斯,这两者都是沙特的最大盟友——美国的地缘政治对手,俄罗斯还是叙利亚阿萨德政府最坚定的支持者。在政治上,沙特没有同意进行减产的理由。

  在外部,北美借助页岩革命大肆吞噬着欧佩克在全球石油市场所占份额,2013年欧佩克在全球原油市场所占份额已下降到了33%。欧佩克已经承认对于美国超过沙特、成为全球最大的石油生产国的事实。今年6月开始,美国石油日产量已经达到约1150万桶。同时,美国自欧佩克进口的原油也降至近30年最低。

  步入黄昏

  “是否减产以稳定油价,欧佩克的决定很难做,一方面,全球原油需求萎缩,一旦减产就意味着市场份额的降低;另一方面,在北美能源革命冲击下,欧佩克原油产量在全球的份额并不占有绝对控制权;此外,欧佩克内部分歧重重,对于沙特来说,保住市场是第一位的,可能倾向于不减产,但对于委内瑞拉等国则迫切希望油价上升”,韩小平说。

  屋漏偏逢连夜雨。内部分歧重重、外部势力进逼令欧佩克进退两难,而此时国际油价持续下跌之时,曾经的国际石油市场执牛耳者如今举棋不定,在石油定价权上的声音越来越弱,其前途如何尚未可知。

  “欧佩克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在于美国页岩革命,这让其在陷于内部纷争的同时又多了外患。此外,天然气的使用越来越多,它不仅替代了煤炭,也在侵蚀石油的生存空间,这让欧佩克正在进入黄昏时代”,韩小平说。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