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12月02日 星期五

财经 > 能源 > 钢铁有色 > 正文

字号:  

中国铝业救赎:体制政策多重限制下艰难扭亏路

  • 发布时间:2015-04-28 10:01:34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江喆  责任编辑:吴起龙

  企业发展和政策、体制限制的矛盾,减负控亏和担负社会责任的矛盾等都一直困扰着这家巨型央企的步伐。

  “亏损的企业不一定是坏企业,但一定是有问题的企业。”在与中国铝业(601600.SH)的首次接触中,中铝新闻中心新闻处副处长姜志男面对时代周报记者的采访,毫不讳言。

  2014年上半年,净利亏损41.23亿元,中国铝业获A股“半程亏损王”这一尴尬称号。在此后的半年多时间内,外界对中国铝业的关注点就一直集中在亏损额度上。3月,中国铝业发布2014年年报,其以162.17亿元的巨额亏损再次“加冕”“亏损王”。

  年报显示,大额计提、行业整体下行是中国铝业亏损的最主要原因。不过,民营铝业企业或发展副业,或借助地方优势从成本上减少支出,并由此在行业下行的情况下仍然保持盈利状态。作为行业龙头的中国铝业在大势之下,依然不得不面对诸多尴尬矛盾的局面:企业发展和政策、体制限制的矛盾,减负控亏和担负社会责任的矛盾等都一直困扰着这家巨型央企的步伐。

  “现在纠结这些问题没有意义,因为我们没办法打破现状,只能从自身出发。”姜志男表示。2014年10月,董事长熊维平离职,成都原市长葛红林走马上任。在业内人士看来,葛红林给中国铝业带来了更多的资源,其本人雷厉风行的领导风格或许将为中国铝业带来全然不同的新风气。

  162亿元巨额亏损

  2014年上半年,中国铝业亏损超40亿元;前三季,亏损进一步扩大至54亿元。尽管,外界对于亏损早有心理准备,不过高达162.17亿元的巨额亏损仍让人大跌眼镜。

  今年3月下旬公布的年报显示,中国铝业2014年实现主营业务收入1417.72亿元,同比下滑18.07%;净利润亏损超过160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亏损更是进一步扩至173.42亿元。

  事实上,从2007年上市以来,这已经是中国铝业第三次出现巨亏。据中国铝业的年报显示,其在2007年、2008年、2010年、2011年和2013年的净利润合计为127.26亿元,而2009年、2012年以及2014年三年亏损合计达到惊人的290.70亿元,是其利润总额的2倍多。

  前任董事长熊维平前后任职中国铝业长达11年之久:2000年即担任中国铝业公司筹备组成员,后历任中国铝业公司副总经理、党组成员等职;2006年,调至中旅集团。三年后,又重回中国铝业,并在2013年升任中国铝业公司董事长和上市公司中国铝业董事长。从2000年筹备,到中国铝业上市,再到2009年熊维平回归中国铝业,中国铝业一路发展壮大至国内第一的氧化铝、电解铝企业。

  在熊维平主政中国铝业期间,对于管理一个拥有24万员工的庞大集团,他不止一次对外表露过自己对市场的无可奈何,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坦言履职期间没有松过一口气。

  正是在熊维平回归的这一年,中国铝业出现首次亏损。受2008年金融危机影响,铝价迅速下滑,在此后多年内一直未见好转。

  “没有赶上好时候”的熊维平在回归后的六年时间内,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2009年,中国铝业内部启动了以合并管理机构、压缩管理层级、精干管理人员为重点的管理体制改革,这在央企里面是最早的。

  此外,在发展战略方面,熊维平一改过往中国铝业单一发展铝产品的模式,额外增加了铜业、稀有稀土、工程、贸易、资源和海外七大板块,从单一的铝到总和类矿业公司,产能与业务向国家西部和海外有资源能源发展潜能的地方转移。

  目前,中国铝业旗下业务板块主要分为氧化铝、原铝、贸易、能源、总部及其他营运等,多半也是当初熊维平改革留下的框架结构。其中,除了铝板块,其他多个板块已实现不同程度的盈利。

  在管理风格上,熊维平上任后主动降薪,内部人员对于其改革的措施也褒贬不一。

  “领导的风格对企业肯定是有影响的,但我们目前在管理上还是比较民主的,任何正确的看法都会有一些分歧,但不影响整体的判断方向。”姜志男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说实话,如果这个企业是我个人的小作坊我早就放弃了,何必这么受苦。”熊维平在2014年接受媒体采访时如是感叹。

  国务院国资委[微博]研究中心主任助理王志刚则认为熊维平接手中国铝业以来面临的行业压力过大,在大环境持续恶化且中国铝业摊子又铺得比较大的情况下,仅凭熊维平一人之力无法扭转中国铝业亏损的大势。

  不过,熊维平本人却并未将中国铝业亏损的原因全部归咎于市场。他认为,在民营铝业公司尚能盈利的情况下,中铝遭遇的挫折从根本上源于自身体制机制在危机中的集中爆发。市场下行和竞争力不足,这是导致中国铝业亏损的主要原因。

  发展与限制的矛盾

  对于中国铝业,外界关注更多的是数字。

  虽然2013年凭借一系列资产剥离实现了扭亏,但162亿元的A股亏损记录似乎让中国铝业多年的改革成效全部归零。

  中国铝业在年报中解释,2014年度减利的原因主要是中铝主导产品销售价格下降约2%—7%,去年对部分长期资产计提大额资产减值准备,对内部退养和协商解除劳动关系人员计提辞退及内退福利费用,使公司由盈利转为亏损。

  在中国铝业的氧化铝、原铝、贸易、能源、总部及其他营运等多个板块中,氧化铝和原铝板块是巨额亏损的主要来源。2014年,中国铝业氧化铝板块税前亏损为59.68亿元,比上年同期增亏41.67亿元,增亏幅度为231.37%;原铝板块税前亏损为63.75亿元,比上年同期增亏35.83亿元,增亏幅度为128.33%。

  “电解铝行业高利润将成为历史,并将长期处于微利状态。”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副会长文献军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在2008年以前,全国铝冶炼产业尚处于高利润状态,行业利润率高达10%以上,自2012年开始,铝冶炼行业开始亏损,铝制品价格也始终处于低洼地带。

  一个默认的事实是,电解铝行业的竞争归根结底就是电价的竞争,哪家企业的电价成本低,哪家的盈利状况就好。

  “电解铝行业,一般用电成本会占据总成本的40%-45%。如果有自备电,差距就比较大。”卓创资讯的铝业分析师王瑜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目前国内地区电价存在差异,此外,自备电和上网购电的价格也存在差异,而电价的差异往往能决定一家企业是否能盈利。

  中国铝业提供给时代周报记者的资料显示,目前中国铝业旗下有电解铝业务的子公司有11家(含4家分公司),2014年的年产量为341万吨,而这些电解铝业务单元中有4家有自备电厂,但都没有局域网。相比之下,有自备电厂(全自备)的电解铝企业比网购电(全网购)的可节约成本2500—3800元/吨。

  目前,中国铝业电解铝自备电率在30%左右,相比之下,民营铝业公司中,魏桥、信发、东方希望等公司的自备电率接近100%。对于这样一个不能丢弃的核心业务,很明显中国铝业在控制成本上已经面临竞争力严重不足的情况。

  让中国铝业内部人员无可奈何的是,知道问题出在哪儿,也知道应该如何去解决,但受政策和体制的限制,中国铝业面临的问题就只能陷入尴尬的境地。

  “建自备电肯定需要审批,这个目前都由国家电网[微博]统一管制,且有相应的规划和配额。”王瑜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道,目前大多数电厂都为火力发电,必然涉及煤炭资源的调配问题,这一定程度上也影响到企业筹建自备电厂。但相比央企,民营企业多半会有更多的地方支持,国家对于自备电厂的政策和要求在地方的执行力度不够,民营企业中也存在不少未批先建的情况。

  “但是推动自备电的工程并不是你想干就能干的,中铝这样的企业,国家规定不能做的就一定不能做,甚至打擦边球都不行。”姜志男一语道出中铝这家曾经为中国工业发展作出重要贡献的企业面临的矛盾。

  行业下行是改革机会?

  “越是困难的时候,改革的内部动力越强,付出的成本越小。”卸任之前,熊维平曾以这种心态来应对中国铝业面临的危机。这似乎也在中国铝业内部达成了共识,姜志男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曾表示,虽然当前行业不景气,但对于企业本身来讲比光景好的时候增效更有利。

  事实上,从过去一年的亏损成绩单中不难看出中国铝业改革的方向和决心。

  2014年的亏损来源中,有15亿来自对内部退养及协商解除劳动关系人员计提辞退福利费用。中国铝业内部人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2014年中国铝业依据《企业会计准则》规定,分别对办理内部退养手续的员工、协商解除劳动关系的员工计提了辞退福利15.36亿元。

  其中,对2014年和2015年办理内部退养手续的6819名内退员工计提辞退福利13.6亿元,用于支付内退员工自内退之月到退休年龄期间的生活费、社会保险及住房公积金等费用;对协商解除劳动关系的3104名员工集体辞退福利1.76亿元,用于依法支付的经济补偿金。

  根据中国铝业年报显示,目前中国铝业母公司及主要子公司在职员工的数量约为7.57万人,此次计提辞退福利的员工数量占总数约9%。“通过对标,公司现有员工已基本接近实际用人用工需求,2015年将不会再实施大批减员操作,仅按计划对符合内部退养条件的3000多名员工办理内部退养手续。”中国铝业相关部门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事实上,人员冗杂、效率低下也是此前中国铝业改革面临的主要矛盾之一。

  民营铝企中的代表企业信发铝电,其掌门人张学信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做过对比。“在某个地区的工厂,垄断央企的干部比信发的员工还多,信发的职工只有1100人,对方的管理人员就1100人。更别说成本、创新、管理和市场了。”

  “这是很多人对大型国有企业的诟病,人员多带来的生产效率问题是体制问题,也是以前没有大型设备支撑生产时留下的历史问题。”姜志男坦言。

  “停产减员对企业控亏来说是好事,但一旦停产减员,就会有大批人员失业,特别是中铝这种规模大的国企来说,它需要担负提供工作岗位养活这些员工的社会责任,即使亏损它也必须养着。”王瑜表示,社会责任和企业发展产生的矛盾,在中国铝业这类大型央企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

  在巨额亏损的压力下不得不进行改革,且改革的力度还必须大,这或是熊维平和中铝员工口中行业下行下更有利的改革机会,人员减退就是其中最为典型的案例。

  中国铝业内部人员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目前中国铝业的“出血点”主要集中在电解铝和氧化铝两个板块。电解铝方面,受行业影响,这个板块的亏损严重,其中抚顺、连城、兰州、贵州分公司的亏损较大,中国铝业计划通过采取市场化改革,加大自备电供应,争取政策支持铝、电联合等措施,实现2015年的减亏。虽然氧化铝板块整体盈利,但重庆、河南分公司仍然出现亏损。目前重庆分公司已经停产,河南分公司属于老企业,人员负担重、资产老化、氧化铝成本竞争力较差,目前尚在解决问题中。

  “今年不论亏损还是盈利,对我们来说都是很艰难的一年,不论是出于个人收入还是业绩考核,还是企业责任心,都是很大的考验。”姜志男语气略有沉重,目前尚不能对2015年中国铝业的业绩下定论,可以透露的是,即将公布的一季报相比去年同期将有很大好转。

中国铝业(601600) 详细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