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4月10日 星期五

财经 > 能源 > 钢铁有色 > 正文

字号:  

铁矿石价格跌幅超三成 我国谋定价权迎来机遇

  • 发布时间:2014-08-22 08:21:57  来源:新华网  作者:阮晓琴 朱贤佳  责任编辑:张少雷

  2010年3月,铁矿石年度长协合同被撕碎,参照普氏指数定价的月度合同主导市场。随之而起的是质疑之声:占全球产量一半的中国钢铁业,原材料采购价格却取决于区区一两船铁矿现货价,这种以小量决定大合同的定价方式,公平吗?

  今年,铁矿石价格跌幅超过三成。供过于求的市场环境为我国争取铁矿石定价权提供了绝佳的机会。于是,定价权争夺战在几条战线全面铺开:大连商品交易所(下称“大商所”)首试基差定价模式,上海清算所(下称“上清所”)上线铁矿石掉期,北京国际矿业权交易所(下称“北矿所”)引入重量级股东,做大成交量。

  8月4日,上清所铁矿石掉期完成中国首单铁矿石掉期交易。而其设立铁矿石掉期的初衷,就是为了争取中国铁矿石定价权。

  今年以来,铁矿石进入持续下降通道。普氏指数从140美元最低跌破90美元,跌幅35.71%。铁矿石此轮下跌,是2009年以来第二次探底。2012年9月,普氏指数曾短暂跌破90美元,事后很快拉回到120美元平台。

  暴涨暴跌背后,是我国铁矿石定价权缺失的隐忧。全球铁矿石年度长协合同取消后,我国钢厂采购铁矿石主要签订定量不定价的月度合同,即最终结算价是合同签署之前一个月的普氏能源品位62%铁矿石指数的平均价格。

  这一看似公平的定价机制却并不意味着我国对铁矿石定价权的掌握。由于多家海外投行参与,自运营以来,以普氏指数为代表的新加坡交易所铁矿石场内外交易影响全球,而其海外指数、美元交易的制度,使得中国对铁矿石定价鲜有话语权。

  不过,改变正在进行,除了上清所上线铁矿石掉期,大商所与北矿所也在积极行动。

  产量之争

  2002年以来,我国铁矿石持续供不应求,价格拉升引发全球铁矿扩产。然而,到了2013年,骤增的铁矿产能却遭遇了需求停滞,过剩阴霾开始笼罩铁矿石行业。中钢协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2014年上半年,我国铁矿石供应超过需求5200万吨。

  一般而言,限产保价是价格骤跌时,厂商通常采取的护市政策。但是,面对价格骤跌,海外矿山却在尽力挖掘产能。一个原因是,传统三大矿山巴西淡水河谷、力拓、必和必拓所产铁矿石运到中国的成本约40美元左右,90美元左右它们利润仍然丰厚,加大生产能提升经济效益。

  最新数据显示,力拓2014财年(2013年4月至2014年3月)产量由两年前的1.99亿吨上升至2.78亿吨,预计2017年产能将达到3.6亿吨;必和必拓2014财年的产量由前两年的1.59亿吨升至2.25亿吨,预计未来增至2.6亿至2.7亿吨。

  海外矿山扩产的另一个原因则是通过增加供应,进一步压制铁矿价格,把中国部分高成本的产能挤出市场,争得长期市场主动权。

  小王是河北唐山人。她家乡所在的小县城有许多小铁矿,前不久她回家时发现,许多小矿停产了,无业的人多了。

  中国铁矿石资源贫乏,对外依存度曾接近70%,钢铁企业备受高矿价之苦。为了打破国际矿业巨头对矿源的垄断,从2008年起,中国实施了铁矿石供应安全战略,大量中国自产铁矿石和海外权益矿投资将在2014年、2015年形成产能,届时中国将实现50%以上铁矿石自给。

  然而,中国铁矿石平均品位在20至40%;而澳大利亚、巴西等铁矿品位都在60%左右。以此测算,中国铁矿石企业生产成本约100美元/吨左右,当铁矿石价格跌破90美元,中国企业运营艰难。据了解,目前已有约20%至30%的铁矿山关停。

  我的钢铁网一位分析师透露,中国高成本铁矿供应变化,将直接影响铁矿石定价权的争夺。减产意味着把市场拱手让给了海外矿山,将重新回到没有定价权的被动境地。

  记者获悉,为了维持国内铁矿山的稳定运营,我国正在研究降低钢铁产业链税费负担的策略,包括将铁矿石资源税从量计征改为从价计征。王颖生表示,企业税费减负潜力比较大,有的地方占到成本比例超过20%,减负到位将加大中国矿企竞争力。

  平台较量

  作为全球最大的铁矿石消费国,我国却总在定价上陷入被动,鲜有话语权,但是,争取定价权的脚步一直没有停歇。

  随着最近两年铁矿石供需关系逐渐逆转,我国也在构建北矿所、大商所铁矿石期货和上清所铁矿石掉期三大定价权平台。

  据介绍,上清所铁矿石掉期设计与新交所铁矿石掉期相似。但更注重发展我国的定价权。一位不愿具名人士介绍,不同于新交所铁矿石掉期以普氏指数、美元定价,上清所铁矿石掉期以国内三大指数,即上海钢联的Mysteel铁矿石指数、北矿所基准价和中联钢CSI指数综合定价,且以人民币报价,上述金融衍生品设计模式有助于争夺铁矿石定价权,降低了客户汇竞风险。

  与此同时,上清所对服务客户作出界定,其铁矿石掉期服务产业客户,个人投资者不能参与投资。

  此外,上清所目前的铁矿石掉期产品不允许外资客户的参与。不过,上清所已筹划在自贸区建立一个大宗商品衍生品的交易清算平台,届时该交易平台将对外资开放,以促成中国交易价格的国际化。

  北矿所最近也取得一些进展。

  8月1日,中钢协透露,全球四大矿山(力拓、必和必拓、淡水河谷、FMG)已入股北矿所,持股占比超出20%,此次股份制改造新加入的股东还包括中钢协、五矿商会、宝钢、鞍钢、五矿公司。北京铁矿石交易中心股份有限公司相关审批工作还在进行当中。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北矿所股东引入事宜今年年初就已经启动。北矿所原来成交量不活跃。股东调整后,四大矿山在北矿所平台增加了资源投放量,交易量有所提高,这对提升交易活跃度、定价权威性及中国铁矿石定价权的国际地位,均有一定作用。

  权威对决

  在21日青岛召开的2014中国煤焦钢产业大会上,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王晓齐很是感慨,“两年前没有铁矿石期货时要判断市场走势非常困难,现在有了铁矿石期货价格作为参考,彻底改变了过去由于信息不对称造成的漫天要价,却无从判断的不利局面。”

  大商所工业品事业部总监陈伟介绍,大商所设立铁矿石期货后,无论从成交量还是持仓量,规模远超国际同行,成交量是同期新加坡铁矿石掉期和期货的17倍和56倍,美国CME铁矿石期货的304倍。

  中钢协市场调研部主任王颖生表示,巨大成交量奠定了大商所在铁矿石定价权中的地位。大商所收盘之后,普氏指数才公布每天的价格,这意味着普氏指数报价已经参考了大商所铁矿石期货价格。

  不过,大商所也存在着产业客户偏少的问题,这也使得其成交价格权威性多少受些影响。

  为了让更多产业客户聚集在大商所铁矿石期货平台,7月底,日照钢铁与永安资本、中信寰球商贸签订基差贸易合同,即买卖双方按指定交易所的期货价格锁定基差,由买方在装运前选择某一时点的期货价格作为最终交易价格。这标志着中国首单铁矿石基差贸易合同正式签约。

  在煤焦钢产业链浸淫多年的产业人士对上证报记者表示,全新的“期货价格+基差”定价模式,将促进期现市场更紧密团结,“尽管三大矿山影响力还很强大,但我们希望中国价格、中国模式能在今后笑傲市场。”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