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9月29日 星期四

财经 > 产经 > 公司新闻 > 正文

字号:  

海润光伏巨亏:大股东提前套现 股民成接盘侠

  • 发布时间:2015-02-16 07:41:40  来源:新京报  作者:尹聪  责任编辑:朱苑桢

海润光伏巨亏:大股东提前套现 股民成接盘侠

  海润光伏董事长杨怀进。

  至今,海润光伏的投资者仍处于忐忑之中。8亿元的巨亏,如同定时炸弹,16日复牌时或将引爆。部分投资者坚持认为,他们跳进了大股东挖的深坑——他们冲着高送转的“钱途”而来,天上却掉下了个“巨亏”。

  在外界看来,海润光伏的前三大股东,设计了“连环套”。1月份,借助高送转预案公布前的一波大涨,三大股东集体减持逾20亿元;预案公布后,紧接着便是毫无预兆的“巨亏8亿元”。

  在此之前,由于光伏行业的回暖,包括券商在内的市场人士,均没有预计到海润光伏的业绩如此。就连前三大股东提交高送转预案时的说词都是,“共享经营成果”。

  海润光伏的“迷局”,受到了监管层的关注。13日晚间,公司公告称,因涉嫌存在信息披露违法行为,公司已被江苏证监局立案调查。

  “高送转”后出现“巨亏”

  春节前夕,A股股市场上最郁闷的投资者,非海润光伏的股民莫属。

  自2月2日至今,海润光伏一直处于停牌状态。这家“全球领先的光伏能源供应商”的停牌,属“迫不得已而为”。其间,上交所两度下发问询函,要求其解释2014年影响利润的具体原因。

  海润光伏的利润,自发布那刻起便广为外界诟病。1月30日,海润光伏称,经初步测算,预计其2014年的净利润为亏损8亿元。相比2013年,这一数字扩大了6亿元。

  “看到亏损那么多,我特别闹心。”东北的投资者杨明称。而一位浙江的投资者则说,他已经跳进了海润光伏“挖的深坑里”。数日以来,上千位自认为被坑的投资者,聚集在多个QQ群里。他们以致电监管部门、写公开信等方式,要求海润光伏给个说法。

  多位投资者称,他们均是冲着海润光伏的“高送转”才买入的。1月22日,海润光伏公告称,海润光伏前三大股东杨怀进、江阴九润管业及江苏紫金电子提交了预案。三方提议,以资金公积向全体股东每10股转赠20股。

  资料显示,紫金电子为海润光伏的控股股东;杨怀进为目前公司的董事长;九润管业的实际控制人任向东,则是海润光伏的前任董事长。任向东与杨怀进,在去年10月交棒。

  提出“高送转”预案后,前三大股东还允诺,将在董事会和股东大会审议上述议案时,投出赞成票。同时,全体董事也承诺,在董事会审议上述议案时投赞成票。

  “这是超级大利好。”知悉海润光伏拟“高送转”后,上述浙江的投资者称。杨明说,“高送转”一直是市场热炒的题材,此前他投资过多家“高送转”概念的股票,博得了不菲的收益。

  1月23日,海润光伏收获涨停板,股价报收于10.31元。

  此前,海润光伏的股价已有过一轮上涨。1月5日至1月23日间,在没有明显利好的情况下,海润光伏股价从6.89元涨至9.37元。

  事后,外界怀疑,前期接近36%的涨幅,或是由“高送转”方案被提前泄密所致。多位投资者透露的信息显示,“高送转”的诱惑下,自1月23日至2月2日之间,他们多以超过9元的价格买入了海润光伏。前述浙江投资者称,在他所知的范围内,买入数量多的,“有几十万股”。

  “不合常理”的巨亏

  “高送转”预案,引来了大量投资者。及至8亿元的亏损“从天而至”,投资者方才发现,已经没有了“逃出生天”的机会。

  1月30日的公告中,海润光伏笼统地称,巨亏8亿元的原因,包括“受资金影响,公司项目启动较晚,同期开工建设的项目推动力度受到限制”、“受国家能源局出台相关政策的限制,延迟了项目出售力度”等。

  在杨明看来,如此大的亏损与此前的“高送转”预案自相矛盾,“市场普遍的认识是,只有公司盈利了,才有底气实施高送转。”

  曾有券商机构梳理过高送转公司的特征。其中,“经营状况稳定、盈利能力强”是“高送转”最主要的前提。有数据称,高送转上市公司中,“每股收益高于0.4 元的占绝大多数”。

  财务报告显示,2014年前三季度,海润光伏的亏损1.49亿元,对应每股收益为-0.09元。从这个数据上看,海润光伏不具备“高送转”的前提。

  尽管如此,前三大股东还是提交了“高送转”的预案。他们给出的理由是,“结合海润光伏2014年的经营情况,为了积极回报股东,与所有股东分享公司未来发展的经营成果。”

  1月27日,在就相关问询回复上交所时,紫金电子、九润管业和杨怀进,仍然给出了相同的理由。

  在部分投资者看来,前三大股东使用“分享经营成果”等词语,使外界产生未来业绩可期的感觉,“如果经营得不好,怎么能有成果呢?”

  1月28日,红塔证券的两位研究员发表了题为《光伏回暖 公司转型电站开发商》的研报。该研报预计,2014年海润光伏的营收有望达到64.26亿元,实现营业利润3.06亿元,对应每股收益0.194元;2015年和2016年的每股收益预计为0.4元、0.53元。

  “这个研报,给了我继续拿着股票的信心。”杨明说。另有投资者说,其在看到上述研报后,还进行了补仓。在股吧中,有投资者发文称,这份研报在“恰到好处的时机”发布出来,“再一次严重误导了投资者”。

  2月13日,新京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了红塔证券写作上述研报的研究员。该研究员称,上述研报是根据公开数据和市场行情分析得出的,“去年以来,A股光伏行业上市公司的业绩都比较好”,“后来看到海润光伏自称亏8个亿,我们也非常惊讶,感到不合理”。

  除此之外,最近半年以来,海润光伏公司层面也曾经释放出利好信号。去年半年报中,海润光伏称,光伏政策持续利好,国内光伏市场稳定扩大,光伏产业形式进一步好转。

  2014年11月15日,多位投资者前往海润光伏调研。据官网描述,会议的主持说,海润光伏及其所在行业前景比较乐观。

  “歌舞升平”之下,突然曝出的巨亏令投资者“猝不及防”。

  纵向梳理看,海润光伏近来的业绩走势,十分飘忽。2013年,海润光伏亏损了2.02亿元;而今年上半年,海润光伏扭亏为盈,实现净利润532万元;至去年前三季度,业绩又变成亏损1.49亿元。三个月后,更是一举巨亏8亿元。

  去年6月25日,证监会核准了海润光伏总额达38亿元的定向增发。也就是说,定增前的报告期内,海润光伏扭亏为盈;定增完毕后,其业绩迅即“变脸”。

  涉嫌信披违法被调查

  针对海润光伏的巨亏及原因,1月30日和2月2日,上交所两度发文,要求海润光伏“补充说明影响利润的原因”。

  与此同时,监管部门还要求杨怀进、九润管业和紫金电子三方核查,其在提交“高送转”预案时是否知悉2014年亏损8亿的有关情况。

  这与三方在提议“高送转”前的疯狂减持有关。以第一大股东紫金电子为例,今年1月7日至20日间,紫金电子分四次共减持海润光伏1.77亿股。

  几乎同时,九润管业也累计减持了7874万股。董事长杨怀进则在2014年12月31日减持250万股。根据减持均价计算,整个1月份,前三大股东共套现近20亿元。

  此外,自去年12月开始,周宜可、郝东玲等四位副总裁也频繁减持手中股票。其中,郝东玲共分5次,累计减持了近60万股。

  按照“入局”的投资者的话说,在8亿元巨亏曝出前,前三大股东和高管,“先知先觉”地进行了出逃。逃跑前,他们还抛出了“高送转”的预案,吸引到了大批的股民来作“接盘侠”。

  回溯海润光伏的历史,其大股东们在资本市场“玩花活”,早有先例。

  2011年,借壳ST申龙上市时,海润光伏原20名股东一致承诺,2012年和2013年,海润光伏将分别实现净利润5.1亿元和5.29亿元;如果利润不达标,则由全体股东以现金方式向公司补足差额。

  2012年,海润光伏仅盈利207万元。大股东遵照承诺补偿了5.08亿元。紧随其后,海润光伏通过了“每10股派现7.4元”的分红预案,共计派现7.67亿元。

  依据当时大股东2.63亿股的持股量计算,大股东获得了1.94亿元的分红。这在当时引发了外界对于海润光伏向大股东“变相输送利益”的质疑。

  到了2013年,海润光伏亏损了2.02亿元。这意味大股东要向上市公司现金补偿7.31亿元。但其大股东却以“自身融资能力受限”为由,提出修改利润补偿方案。

  最终通过的补偿方案为:上市公司向全体股东增发股票,而原20名股东放弃转赠的股票。也就是说,大股东并未从裤兜里掏出一分钱,便完成了利润补偿。

  2月13日晚间,海润光伏就上交所的问询进行了解释。海润光伏称,2014年巨亏8亿元,主要在于第四季度亏损7.5亿元。其中,其对一些存在风险的电站计提减值3.5亿元;财务、管理等费用高达4.7亿元等。

  同时,海润光伏还称,因涉嫌存在信息披露违法行为,公司已受到江苏证监局的立案调查。此外,对三大股东等相关主体在提议“高送转”前后是否涉嫌内幕交易,监管机构也已经启动核查。

  “骗子公司。”一名投资者斥责说。13日晚间,多位投资者担心,16日复牌后,他们承受的损失或将继续扩大。

  (文中杨明系化名)

  ■ 掌故

  A股市场大股东“减持有道”

  在A股市场上,海润光伏的做法,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经过20年多“洗礼”,不少大股东们“减持有道”。

  “高送转”掩护减持

  由于二级市场买账,多数公司提出“高送转”后,几乎都会收获较大幅度的涨幅。借此,有些大股东便提前或顺势进行减持。

  去年12月25日,在减持计划公布不到一个月之际,赛象科技提出了“每10股转赠20股”的预案。随后,其股价连续3个交易日涨停,13个交易日内实现翻番。

  与海润光伏类似,赛象科技也在今年2月初收到了深交所的问询函。

  利用重组套现

  今年1月,威华股份与赣州稀土的重组事宜,被证监会否决。受此影响,部分押宝重组、高位买入的投资者,深套其中。

  大股东李建华则较为“轻松”。上会之前,李建华家族多次减持手中股票,累计套现8.3亿元。甚至在重组上会前两周,李建华还在减持。

  李建华的减持,饱受投资者的质疑。

  2013年5月,三五互联抛出了重组方案。5个月后,以标的公司业绩不达标为由,三五互联宣布终止重组。

  在此期间,受到重组利好的提振,三五互联的股价最高涨幅超过200%。其实际控制人龚少晖趁机减持600万股,套现5532万元。

  “讲故事”减持

  为了减持获利,A股中也出现了许多“故事大王”,“边讲故事边减持”成为了一道风景。

  被引用较多的一个案例为向日葵。2013年4月开始,这家光伏企业接连发布利好消息:先是在罗马尼亚上马新能源项目,接着又是拿到日本的大合同,还在上海外高桥投资了物流公司。彼时,正值上海自贸区概念股火热之际。

  利好消息的拉动下,向日葵的股价从5.2元飙涨至15元。进入2013年9月后,实际控制人吴建龙1个月内5次通过大宗交易减持,累计套现12亿元。

  2013年7月,主业房地产的中弘股份宣布进军手游。此时,手游热正席卷市场。伴随着由此而来的股价上涨,中弘股份的大股东中弘卓业也开始了多番减持。有统计称,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中弘卓业即减持十余次,套现超过10亿元。 新京报记者 尹聪

  ■ 侧影

  光伏教父杨怀进此次“令人失望”

  参与“减持”遭业内批评,杨怀进回应称“不会去反驳”

  52岁的杨怀进,是海润光伏的第三大股东和董事长。他是此次高送转方案的提议者之一,同时也减持了250万股股票。

  在这之前,外界关于杨怀进的评价不错。连续带领4家光伏企业登陆资本市场的履历,使他获得了“光伏教父”的称号。

  连创4家光伏巨企

  “杨怀进,你让大家失望了。”对于海润光伏的“高送转”疑云,中国能源经济研究院首席光伏产业研究员红炜,近日批评道。

  红炜原本是杨怀进的推崇者。“我的认识中,杨怀进有很高的道德修为。”红炜对新京报记者说。

  红炜说,海润光伏的做法伤害到了整个光伏行业,“大家对光伏行业充满着怀疑和不信任”,“在大家呼吁重建市场信用的时候,海润光伏偏偏在产业最痛处撒盐”。

  “尤为让我失望的是杨怀进。”在红炜看来,杨怀进非但没有对大股东的一系列行为有反对行动,反而亦有减持。

  红炜此前认为,杨怀进是国内光伏产业的精神领袖。

  2000年,杨怀进邀施正荣回国,两人携手创办无锡尚德。尚德成功上市后,杨怀进又参与创办了南京中电。2007年,他又率领河北晶澳登陆纳斯达克。

  2009年,杨怀进加入海润光伏。三年后,他推动海润光伏借壳ST申龙上市。去年9月,海润光伏正式完成了38亿元的定向增发。

  完成定增后,海润光伏曾召集“各方合作者共聚一堂”。海润光伏的官网写道,杨怀进在致辞时,“多次情不自禁地哽咽”。

  而后的《致全体员工书》里,杨怀进把以前资金紧张的海润光伏形容为“木船”,“在漆黑的夜晚、在暴风雨中飘荡”。而拿下增发后的海润光伏,则“升级成了一艘军舰”,“可以驶出黑暗的暴风雨,可以驶向深海。”

  杨怀进:减持是为了奖励管理层

  “可以驶向深海”之说,发表于去年的10月份。3个月后,大股东提议“高送转”前大规模减持,8亿巨亏接踵而至。海润光伏被疾风暴雨般的批评声围堵。

  《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显示,去年12月31日,杨怀进减持海润光伏250万股,减持均价为每股6.67元。以此计算,杨怀进套现1667万元。

  2月13日,新京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联系到杨怀进。杨怀进解释说,他的减持只是为了奖励管理层。对外界发出的“令人失望”的批评,杨怀进说,他不会去反驳,“别人都有写的权利”,“包括股民不开心、有一些嘘声,也都正常。”

  除了这场因“高送转”和巨亏引发的风波,此前海润光伏的一系列失误,也为投资者诟病。比如,2014年至今,海润光伏的公告出现过多起低级错误。

  以去年4月24日为例,当时海润光伏发表公告称,将2013年度的业绩快报进行修正。其中,净利润由原本发布的“亏损1.3亿元”修正为“亏损2.02亿元”,调整幅度高达55%。

*ST海润(600401) 详细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