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1年01月23日 星期六

财经 > 产经 > 公司新闻 > 正文

字号:  

邯郸房企非法集资额或超93亿 金世纪被曝有预谋

  • 发布时间:2014-09-29 08:23:28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向杰  责任编辑:马艺文

  经过记者近一周的调查发现,已被外界高度关注的河北省邯郸市房企非法集资额可能超出已报道的93亿元,且已波及上下游产业链。

  近日,在邯郸当地,多名债权人对记者表示,已公布的数字是93亿,但实际数额要高于这个数字。

  目前,债权人登记工作仍在进行中。而据多名债权人对本报称,登记在册的债权人多是“散户”,金额过百万的债权人并没有被列入债权人花名册。

  此前,据新华网等媒体报道,针对邯郸市金世纪、万聚、卓峰等开发商非法集资、还本付息困难引发集资户恐慌之事,当地政府部门初步摸排涉及金额达93亿元,以打击与帮扶并举应对,防止事态扩大。

  债权登记进行中

  9月23日上午,邯郸市人民东路219号金世纪国际商务中心1604室,讨债小组正在统计和登记卓峰债权人花名册,室内有十几名债权人。

  这里原来是卓峰房地产开发公司的经理办公室,自7月初公司资金链断裂停工,这里就人去楼空,如今变成了讨债集中地。

  有多名债权人告诉《第一财经日报》,登记在册的债权人多是“散户”,金额过百万的债权人并没有列入其中。普通的债权每月2分利,年化利率24%,千万级的债权人则能拿到每月5分、6分的利息。

  由于债权人众多,卓峰讨债小组已经成立。该小组负责统计和录入债权人信息,以及与邯郸市丛台区卓峰帮扶处置工作组的沟通。

  在《第一财经日报》获得的卓峰债权人花名册中,密密麻麻登记着债权人的基本信息和债务数额,这些数字从5万元、8万元,到几十万元、100万元不等。

  债权人出示的一份借款协议显示,卓峰与邯郸市盛图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盛图公司”)作为甲方,债权人作为乙方,签订内部员工借款协议。协议注明借款金额、期限、利率、利息,规定“协议期满后,甲方需将借款本金及当月利息一次性返还乙方,合同终止”。

  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河北)显示,盛图公司成立于2011年11月21日,注册资本5000万元,马海晨出资4000万元,任法定代表人、总经理。而马海晨亦是卓峰董事长,其已于7月初“跑路”。

  据媒体报道,邯郸市已经成立了打击和处置非法集资领导小组,通过对主城区有项目的141家房地产企业摸排,发现32家企业存在非法集资和高息吸储行为,涉及金额达93亿元。其中,已对风险较大的13家企业派驻工作组。

  多名邯郸当地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称,公布出来的是93亿元,实际上要远高于这个数字。

  金世纪“圈套”

  与卓峰类似,邯郸市国际商务中心26层,原本是金世纪的办公地点,如今其董事长史虞豹去向不明,人去楼空。

  金世纪债权人谢女士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2010年她在售楼部购买了两份“诚意金”,每份5万元,购房抵7万元,不买房者一年到期给1万元利息。

  2013年以来,金世纪为一次性打入50万元以上者开出每月2.5分利息。受高息诱惑,谢女士把银行存款全部取出并联合亲戚凑齐50万元,资金一次性打入史虞豹(或其妻子高旗兰)个人账户。

  作为债权人参与集资以来直至2013年11月前,谢女士每月都能正常收到利息。但在2013年11月底,出现利息拖延。2014年3月底,金世纪资金链断裂,史虞豹“跑路”,像谢女士这样参与金世纪集资的3700多名债权人此后再也没有收到利息,本金更是无处追讨。

  一名当地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金世纪资金链断裂似乎是一场有预谋的“圈套”。他表示,邯郸市现有楼盘的存量10年也消化不完,今年年初金世纪两名股东撤资,史虞豹预感房产形势不妙,将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为其妻高旗兰(现为家庭主妇),并通过多种渠道将资产变现,抽空公司资金而“跑路”。

  另有知情人士向本报透露,今年6月3日,史虞豹委托金世纪总经理黄渤赴京与某大型券商商谈并购事宜,该券商意欲收购金世纪下属两家电厂,最终谈判结果将对金世纪进行“打包”收购。随后,该券商委托审计、律师团队进驻金世纪清产核资,由史虞豹表外甥鲁志文主导工作,主要负责清产核资。核查结果是金世纪资产52亿余元,负债34亿余元。

  针对金世纪的债务工作,7月28日,邯郸市政府成立了维护稳定组、资产监督组、规范组和资料组4个专项小组,进驻金世纪。

  7月29日凌晨,上述大型券商不明原因撤离,并购事宜戛然而止。本报记者致电该券商并购部人士,对方称未参与该项目不作回应。

  据上述知情人士透露,史虞豹的资产主要包括:邯郸金世纪新城、邯郸金世纪花园、馆陶新能生物质热电有限公司、邢台广宗新能生物质热电有限公司、山东临沂金世纪广场(史虞豹股份占比87.5%)、苏州275亩建筑用地、厦门3栋别墅、10部高档轿车以及其在香港的土地和房产。

  在邯郸,金世纪是当地的房地产龙头企业,总资产超过100亿元。在金世纪一间玻璃房里摆满了这家企业及史虞豹获得的荣誉:“2009年度诚实守信企业”、“2009年度经济贡献先进单位”、“07-08年中国地产综合开发实力十强企业”等;而史虞豹本人是邯郸市第十一届政协委员,获得过“经济贡献先进个人”、“优秀政协委员”、“邯山功臣”等诸多个人荣誉称号。

  波及上下游

  当地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以20%~30%高息开展民间集资的现象在邯郸已经持续了近10年之久。如今房地产商资金链断裂,邯郸建筑建材、物流、制造、交通运输、新能源等多个产业链上下游资金受到影响。

  一名金世纪包工队包工头对《第一财经日报》称,金世纪老板跑路后,拖欠该包工队700万元。

  当地人士对本报称,在邯郸,民间集资形成了根深蒂固的生态圈。除了部分房地产、制造、新能源等产业,有的屠宰、养殖业都依靠民间借贷存活,原因是这些中小企业无法通过银行渠道融资。如今,邯郸多个行业处于资金链断裂的风口浪尖,集资活动却并未停止。

  一名当地企业主对《第一财经日报》称,他一个做实业的朋友刚以5分利内部集资1.1亿元。“他找的都是企业高管,五六个人内部私密进行,不会出问题。”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信息部部长徐洪才[微博]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表示,房产开发商通过民间借贷将短期资金用于长期建设,盲目扩大规模,无异于饮鸩止渴。如今国家经济结构调整,淘汰产能过剩行业,银行信贷投放随之收紧,三四线城市房价上涨预期破灭,房地产商楼盘大量囤积,无法回笼资金偿还债权人本息,导致资金链进入恶性循环进而断裂。

  徐洪才表示,当地政府要做好疏导工作,可以通过引导社会资金注入,促进房地产企业并购重组,防止事态蔓延扩大;同时,加强账户监控,防止资产进一步流失。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