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1月25日 星期二

财经 > 产经 > 公司新闻 > 正文

字号:  

王冬雷VS吴长江:同时开发布会公布对方“罪状”

  • 发布时间:2014-08-12 07:10:35  来源:新京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孔彬彬

   王冬雷:吴长江是大恶之人

  雷士照明董事长王冬雷。

  面对这一风波,雷士照明董事长王冬雷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吴长江通过大量的交易,试图掏空公司,且频繁违反公司规定,要挟董事会。

  吴长江在要挟董事会

  新京报:网上流传的打人事件是由于你去取吴长江掌管的公章而引起,为什么着急去拿公章?

  王冬雷:因为雷士发生了用掌管的印章签订了一个从来没通知过我们的20年的品牌授权协议,最重要的资产,价值100亿的品牌,在董事会不知情情况下,而且告诉我们2012年就被签署了一个20年的品牌授权。

  雷士照明对品牌的授权有严格的规定,一般是两、三年重新授予一次,不过雷士照明也有权不再授权。吴长江担心这一点,所以签了一个20年的授权协议,这是违反公司规定的。

  新京报:你什么时候知道他有这样一个20年的合同?

  王冬雷:三周之前。我跟他的私人谈话。关于4亿的赌债也是在那个时候知道的,公司有证据证明他有4个亿的赌债,而且高息,每天被人追。

  新京报:他为什么要告诉董事会有这个20年合同的存在?

  王冬雷:他说我有二十年的雷士品牌授权合同,如果把我解雇了我可以摧毁雷士。他是故意要挟董事会。

  新京报:怎样要挟?

  王冬雷:他拉拢运营商、经销商成立一个销售公司,要求独家承包雷士照明的销售。上市公司怎么能让一家公司垄断销售。

  新京报:现在吴长江这个事,按你这么说,是否意味着公司内部管理存在很大的问题?

  王冬雷:雷士是完全被一个人控制的生意,雷士不清除吴长江,最多有12个月到24个月的寿命。吴长江通过大量的交易试图掏空公司。在销售的上游,吴长江通过雷士电商和另一家公司在销售端转移大量利润,而这三家公司吴长江都是背后的大股东。这件事雷士的人都清楚,但是他自己跟我说我穿了几层马甲你们查不到。

  新京报:如果有财务制度约束,吴长江还能够实现从公司拿钱吗?

  王冬雷:吴长江是绕过财务做的事情,更多事情是通过商业手段,当我们买一个东西是十块钱或者十一块钱的时候,财务没能力判断是多少钱,当卖一个东西的时候价钱也不是财务能控制的。

  公司与股东未隐瞒关联交易

  新京报:有媒体也接触了吴长江本人,他说他遭到罢免的原因是因为他反对把资产转移到股东德豪润达(王冬雷的公司)。

  王冬雷:如果我想把雷士资产转到德豪润达去,决定权不在于他,而在于雷士董事会批不批准,他只是一个CEO,有什么能力阻止呢?

  新京报:吴长江称,雷士照明和股东德豪润达之间,每年有2个亿的关联交易,且没有公告过?

  王冬雷:没有这个事,他是在胡说。两个上市公司不可能存在隐瞒关联交易的行为。

  新京报:你觉得吴长江现在在雷士中的地位是什么样的?

  王冬雷:典型的两面人,一方面看似很阳光,我们现在定义为伪善,另一方面极其龌龊,当他表现(阳光)这一面的时候我们很相信他,当他表现(龌龊)这一面的时候,以我人生经历我没有见过这样的大恶之人。

  2014年业绩恐受影响

  新京报:这起事件后,对雷士公司以后的发展计划有无影响?

  王冬雷:雷士会更加注重中国市场,力争保持在中国的龙头地位。

  新京报:之前你们下面十几个公司的CEO被更换,会不会对公司的业绩造成影响?

  王冬雷:这些都是空壳公司,没有实质性意义,都是一个一个马甲公司。这件事平复之后雷士盈利能力可以预期,雷士正常盈利能力在四个亿以上,欧普37%的毛利,雷士23%的毛利,在商场看雷士卖的价钱是一样的。但2014年的业绩会受到影响。

   吴长江:王冬雷是一个粗人

  雷士照明创始人吴长江。

  昨日,在这一风波中遭到罢免的雷士照明创始人吴长江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一风波是王冬雷蓄意打击报复引起,且手段野蛮。

  不让王冬雷报销遭忌恨

  新京报:你之前说董事会罢免你是违反程序的,是怎么回事?

  吴长江:8日下午一点多,我才接到秘书通知,让大家两点半电话上线,开董事会。但那时候,我也不知道会议的议题。直到开会的时候,才知道议题是罢免我。我当时就提出反对,我就讲是王冬雷打击报复。

  新京报:为什么说打击报复?

  吴长江:他通过广州的公司与雷士照明做关联交易,每年有两个亿的销售额。不久前有人向我举报,我开始调查这个事。还有他从去年开始,就拿德豪润达那边的费用,来雷士这边报销,数额达上千万,我们管理层反对,他就怀恨在心。我有与他来往的邮件可以作证。

  另外我觉得他要整我,我之前收到消息,说王冬雷打算在四季度把我换掉。还有就是7月14日,发布公告将下面二级公司中,原来雷士的高管全部换掉,当时还向所有的员工发通知,弄得员工人心惶惶。本来换二级公司的高管,是不需要公告的,也不需要通知所有的员工。

  整合经销商迫不得已

  新京报:这件事情出了之后呢?

  吴长江:7月19日,几个经销商来看我,他们认为,我和王冬雷性格上不合,两个人联手也做不好;也告诉我肯定不能离开雷士;那么就大家筹钱,买下雷士的股份。

  新京报:能筹到那么多钱吗?

  吴长江:他们提议把经销商、运营商们联合起来,成立一个公司,与雷士照明合并,成立一个大雷士。实力会比雷士照明还强,肯定能在合并后的上市公司占据控股地位,就能取得雷士照明的控股权。

  新京报:有多少运营商同意?

  吴长江:7月底左右,运营商们在北京开会,全国一共有36个一级运营商,那次会议来了28个,签订成立新公司协议。

  我整合经销商也是迫不得已,我一定要逼着他们合二为一,控制权交给我,交给懂经营懂管理的人来经营来控制雷士。

  我是雷士的实际控制人

  新京报:之前有媒体报道,王冬雷说你一个人掌控公司,不听董事会的决议,是这样吗?

  吴长江:王冬雷说公司高管要认真执行董事会决议,我加了一条,执行董事会正确的决议。动不动就用公司法,这是损害小股东利益。我是法人代表,我要对公司负责,对所有股东负责,所以我说,公司正确的决议我执行,不正确的我就不执行。

  新京报:这次事件中,软银是站在王冬雷一方的。

  吴长江:当初王冬雷和软银想把股份卖给第三方时,我就告诉买方,你买了也没用,我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新京报:你说你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可是从股份上来说,你不是最多的。

  吴长江:德豪润达是雷士照明的第一大股东,我是德豪润达的第二大股东,我代表德豪一方来管理。

  从影响力上来说,我是创始人,这帮兄弟是跟着我打拼天下这么多年的。我把雷士做这么好,从一个小公司做到中国行业老大,这不是吹出来的,我在公司的影响力肯定大过他们任何一个人。

  瞧不起下三滥手段

  新京报:这一次相比2012年那场争斗,有什么不同?

  吴长江:那次是资本上在打,把我打到亏损,让我损失20来个亿。王冬雷这次用的是一种野蛮的手段,暴恐的手段。

  新京报:你有想过为什么在你身上再三发生这种事吗?

  吴长江:这是性格导致的,我就是太豪爽了,就是说不防人,太君子了,总是把别人当好人,还太自信,觉得只要自己把事情做好了就行。

  新京报:你这种自信是觉得雷士没你不行的自信吗?

  吴长江:哎,你说对了,我当时就是这样想的。

  新京报:你怎么评价王冬雷?

  吴长江:他是一个粗人,我瞧不起他,下三滥的手段都能使出来。他的身价怎么说也是十亿级的,却采取这种方式。你可以玩阴的,但要在规则之内,把我打倒了,我愿赌服输。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