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9月25日 星期天

一年365天天天都在工作,200天都在市场一线奔走,至少亲自面见所有一级经销商一次;没有任何爱好,亦鲜少交际,一天三顿在公司食堂15分钟解决吃饭问题;不爱应酬,也没时间应酬,除了抽两包烟、喝两杯茶,消费比员工还低;从不玩高尔夫等富人游戏,把跑市场下车间当运动,精力充沛犹胜小伙且无“三高”困扰,如无意外希望一直工作到90岁。

作为曾经登上中国首富榜的著名实业家,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宗庆后在外界眼中的普遍印象就是勤勉如此。在近日召开的亚布力企业家论坛2014夏季高峰会上,从中国经济的增长、实体经济的发展、企业赋税、个税起征点等或宏观或微观的议题,宗庆后都谈了自己的观点;这也是大时代背景下,一位实业家对国家经济发展的所思所想。

中国经济起码还有二十年高速发展期 发展经济为老百姓生活幸福

党的十八大提出来在2020年要让老百姓收入翻一番,宗庆后认为消费亦会翻一番,而且还有可能不止翻一番,因为收入翻上去了,物价肯定涨,企业给员工增加收入了,成本肯定会上升,成本上升了产品的售价亦肯定要上涨,若不上涨没有利润,他就生存不下去了,若物价上涨就更刺激消费了,我们商界有一句话叫做买涨不买跌,如果政府将社会保障体系建好,让老百姓有钱花、敢花钱的话,消费增加了,需求亦增加了,需求增加了,供应亦需增加了,经济亦就上去了,GDP是否亦增长了。

宗庆后称,要改变对增长数据的看法,不能光看GDP增长的比例,应该按经济增长的绝对额来看增长的速度。娃哈哈第一年仅10万利润,第二年100多万利润,第三年700多万利润,开始几年无论利润、营业收入都是几倍、几倍甚至十几倍的增长,但到后面增长的比例就比较少,尽管我们还保持了较长时间的20%以上的增长,但现在肯定不行了。

去年娃哈哈营业收入782亿、利税139.33亿、纳税61.67亿,净利77.66亿,今年如果再增长20%就很难了。今年上半年娃哈哈实现营业收入418.92亿,绝对额增长了58.42亿,增长比例也仅16.21%,今后的增长比例会越来越低,但增长的绝对额应该比创业初期几倍、十几倍增长比例的绝对值会更高,因为基数大了增长的比例会随之降低。

“可以将上述理论套用到国家的发展。2003年我国的GDP是135823亿元,2004达到159878亿元,GDP增长比例为10.3%,增长的绝对额为24055亿元,而2013年的GDP为568845亿元,增加的绝对额要多少才能达到这个比例,因为我不知道国家统计局核算GDP增长比例的公式,因为按增长的绝对额除以上年GDP总额的结果是2003年增长应为17.7%,而公布的仅是10.3%。2013年 GDP总额是2003年的4.19倍,若按同比例增长的话,增加绝对额将是100745亿,若按增长比例为7%计算则要增长绝对额70522亿,这个增长的速度还够不够快。”

他认为,发展经济主要目的是让国家更加繁荣富强,老百姓生活更加幸福美满,因此没有必要为了追求GDP的增幅搞些无效的投资、亏本的出口,不用怕国际舆论唱衰中国,“只要追求老百姓生活更好,国家更强大就好,何必去追求那个得不偿失的毫无意义的数据呢”。西方发达国家增长个1%-2%就很好了,增长个3%就不得了了,这就是明证。

中国有13亿多人口,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信息,2013年我国还有贫困人口8249万,而且人均可支配收入56389元的高收入群体亦仅占城镇居民的20%,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更低。所以,我们现在并不是过剩经济,而是老百姓没有钱消费。他认为经济的基本原则是分工不同、相互交换,如果我们解决好分配问题,把内需拉起来,经济亦会高速发展,而且我国处于发展中国家阶段,教育、医疗卫生、文化、环境整治、国土整治等等还有发展空间,会带来新的经济增长点。因此,中国最少还有二十年的高速发展期。

政府应降低税负让利于民 建议提高个税起征点至一万元

过去我国靠投资、出口来拉动经济,现在世界经济危机,人家需求减弱,出口下滑了,投资过度了造成政府负债过重了。政府这二年亦提出要拉动内需。现阶段最大的内需,一是汽车,已卖到要限行限购卖牌照了;二是房子,一方面大量闲置,另一方面房价又高得刚性需求的人买不起。实际上目前是先富起来的少数人的内需已拉足了,而大部分低收入人群的内需尚无法拉起来。政府亦意识到要解决分配问题,就是没有采取有效措施真正地解决这个问题。

宗庆后毫不避讳地直言:“我认为目前政府获取的剩余价值太多了,2013年全国财政收入12.91万亿元,政府基金收入5.22万亿元,合计18万亿元,若再加上国企的收入,还不知多少。光利润,前十位的央企利润就有1万多亿。2013年的GDP是56.99万亿,政府拿走了多大比例,剩下来再用于企业生产开支成本,真正能分给企业和老百姓又是多少?企业和老百姓的税负太重了!我们中国13亿多人口,老人、小孩不交税,农民不交税,实际纳税人是多少?”

若按13亿人计算,每人承担了13846元的税费,若按人口四分之一为纳税人来计算,每人承担税费55384元,而政府收了这么多的剩余价值,都没有用在民生上。一是浪费掉了,政府自己的开支据报道占了财政收入的51%;二是送给外国人了,拼命鼓励出口,而且出口还退税,廉价将产品卖给外国人,而且人家还不卖东西给我们,实际上给了我们一个数字,一张空头支票,造成外汇储备达到4万多亿美元。

“人家还要我们人民币增值,他们拼命印钞票并贬值,逐步赖账,等于把财富白送给人家了,而我们出口的是实实在在的财富,而人家不卖东西给我们,等于连原始社会的以物换物都没有实现,因此又得印人民币,结果造成人民币对内贬值、物价上涨,老百姓的生活成本上涨。”

宗庆后认为,对于企业而言,靠做经营、靠做生意养活员工、维持企业的发展,实际上国家亦一样,要靠经营、靠做生意养活全国老百姓、维持国家的建设与发展。我们大家都知道民富国强,如果国富民穷,国家亦强大不起来,而且社会亦不稳定。中国几千年历史当中的改朝换代都是因为苛捐杂税而引起的,现在党中央亦提出了要解决分配的问题,要提高老百姓的收入、拉动内需,要对财税制度进行改革,要降低税负。

谈及企业税负,宗庆后感慨:“我感觉目前财税部门到现在为止还在研究要开征什么税、什么税,根本没有考虑到如何减税,增加老百姓的收入。我感觉到他们认为由于政府负债太重、收入支出不平衡,若不增加财政收入,会造成入不敷出。但我认为他们账没有算清楚,一是改革开放初期国家给了外资企业二免三减半的税收政策,而且所得税15%的优惠政策,我们的税收是大幅增长,而不是减少了,因为吸引他们来投资,发展了经济,扩大了税基。”

“由于税负太重,不少中小企业根本承受不了,不偷税漏税根本无法生存,所以造成了2%的企业交了90%的税。而要偷税漏税又得搞关系,一部分税收又成了政府官员的灰色收入。如果税负降低了,大家都依法纳税,我看财政收入亦可以大大提高。”

“提高老百姓个调税的起征点,是否可以提高到一万元。”他说,因为目前城市里大学毕业的工薪阶层收入大约在5000元左右,3500元以上要交个调税,社保基金企业与个人缴纳比例要占收入的40%多。企业给员工加了工资,提高了收入,又一大部分给社保与个调税收回去了。要让员工收入翻一番,企业不堪承担,员工亦永远达不到收入翻。

宗庆后说:“我们80后、90后这代人,有文化有才干,是我们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坚力量,他们这点收入不要说买不起房,连租房都租不起,他们如何成家立业?如何安居乐业?如果把老百姓收入提高了,都安居乐业了,社会亦稳定了,亦不需要维稳了。目前维稳的开支大大超过了个调税的收入。”

颠覆传统经济就是颠覆实体经济 警惕互联网经济对国家经济安全影响

对于实体经济,宗庆后有太多话要说:“实体经济是创造财富的经济,而现在实体经济税费重、融资难、融资贵、利润低,而且市场风险大、工作又辛苦,既要技术进步、装备先进,还要管理员工,因而不少实体经济都不愿干了。而虚拟经济却税负低、来钱快,还没有实体经济那么辛苦,照理虚拟经济是应该为实体经济服务、促进实体经济发展的,而现在纯粹变成把别人口袋里的钱装到自己口袋里的经济。长此以往,经济就会出现大问题。”

“政府要采取有力的措施,鼓励与支持实体企业的发展,不光要降低实体经济的税负问题,而且要解决实体经济的融资问题。现在银行贷款的利息都在10%以上,甚至有的都到了15%以上,而实体经济的利润率仅5%左右。这么高的利息,企业如何能承受得了?因而政府尽管放宽了贷款额度,企业亦不愿贷款,因为贷款支付利息后反而造成亏损。小额贷款公司亦解决不了中小型企业的融资问题,反而变成了高利贷公司,现在亦都出了问题。”

他说,现在允许开设民营银行亦解决不了问题,可能还会造成新的金融风险。“我认为国家不要给银行下达过高的利润指标,应强制让银行降低贷款利率,否则银行把实体经济的利润全拿走了,实体经济全垮了,银行非但赚不到钱,反而会造成大量的坏账,引发金融危机。”

宗庆后强调,同时要警惕互联网经济对国家经济安全的影响。”有的网商公开说要颠覆传统经济,亦就是要颠覆实体经济。实际上网商应该亦是虚拟经济,如果把实体经济全搞倒闭了,他还能做什么生意?卖什么产品?而现在网上开店不用交税,不用注册登记,说起来解决就业问题,而实际上网商开店的亦并非全是无业人员,有不少是在职人员业余开的店。尽管亦解决了一部分人的就业问题,但却影响实体零售业的发展。”

“今年实体零售业销售收入、利润大幅下降,有的亦关门歇业,亦造成了一部分人失业,甚至网上销售搞乱了企业的价格体系,而造成企业产品卖不出去、没有利润,只能关门,亦造成了一部分人失业。”

他称,据说目前网上开店的已经有80%的店亏损,并且这些网商又在积极为国外企业开发中国市场,还享受了关税的减免政策,却又在冲击国内市场,加剧了国内企业的竞争。“这种做法我认为对国内经济的发展有害而无利,政府应该要加强监管,不能让其无法无规地经营,同时取消对其的优惠政策,促使其规范健康的发展。”宗庆后说。

审批改革不会一放就乱 要尽快地落实审批制度改革,解决乱收费

实体经济才是创造财富的经济

总体的税制改革,应该是营改增,然后是消费税、资源税;再下一步把环境保护税、房产税、个税改革推进。

"尖锐的大实话"

“我这个人喜欢讲实话,有的话可能尖锐点,领导与专家们可能听了不舒服、不顺耳,但是我确实从国家利益大局上提出一些善意的建议。”宗庆后说。

部分税收成为官员灰色收入

由于税负太重,不少中小企业根本承受不了,不偷税漏税根本无法生存,所以造成了2%的企业交了90%的税。而要偷税漏税又得搞关系,部分税收又成了官员灰色收入。

公务员队伍太庞大

现在公务员的队伍太庞大了,而且还雇了不少临时工。过去一个县吃皇粮的仅有几百人,现在已到了几万人。

民营银行或造成新的金融风险

税收组织收入的能力也决定了政府在促进社会公平方面的能力。不仅仅是政府通过所得税、房产税调节收入差距。更重要的是政府调节贫富差距的能力。

审批不会“一放就乱”

中央在实施的审批制度改革目前进展缓慢,企业并没有感到松绑,反而感到还在不断增加,例如清洁生产等各种名目的审核。

扫描二维码关注
中国网财经微信
Tel: 68735082

相关专题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