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1年08月01日 星期天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沃森生物高管涉嫌利益输送:左手高位套现 右手低位定增

  • 发布时间:2014-08-07 09:55:53  来源:新华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自发布定增预案之后,短短两个交易日沃森生物(300142)的股价已经上涨了15%,而这也意味着以低价参与本次定增的公司高管们账面浮盈接近27%。不过,从公司定增方案公布之日起,市场关于公司高管们存在“作局”利益输送嫌疑的质疑声就从未间断过。

  巨亏公告前高管“逃顶”

  受益于年初创业板普遍上涨以及公司自身利好的推动,公司股票在二级市场出现了大幅上涨。交易行情显示,公司股票自年初的39元/股上涨至3月下旬的54元/股附近,期间最高价格达到了57.13元/股,累计涨幅近40%。而这也同时为公司高管在高位减持创造了条件。

  深交所监管公开信息显示,自今年1月23日起至6月16日,包括公司副董事长陈尔佳、副总裁张翊、研发总监兼质量总监马波、董事刘俊辉在内的四名公司高管通过大宗交易与竞价交易的方式频繁减持公司股票高达14次,减持均价为45.71元/股,较本次增发价格高出16.44元。减持时间均密集分布在1月23日-3月12日之间,尤以1月底、2月中旬最为集中。经统计,四位高管年初合计减持金额高达1.2亿元。

  蹊跷的是,在3月12日的减持完成后不久,公司股价便开始大幅下跌。仅3月24日-28日五个交易日就下跌了13.56%。在4月5日,公司发布了一季度业绩预亏的公告,预计一季度大幅亏损约4700万-5200万元,而最终的一季报显示公司实际亏损5137万元,同比下滑299%。

  而这也引来了投资者对于公司高管是否在提前获知巨亏之后大幅减持的质疑。不过,沃森生物董秘办公室工作人员却否认了这种说法:“发布业绩公告前,公司的具体业绩都是保密的。内部人员不可能提前知道企业的盈利状况,包括公司高管也不知道,都要以具体的公告为主。”

  高管低位火速定增盈利

  然而,事情并没有以上述高管的减持而终结,因为近期有部分公司高管又在低位参与了定增。

  7月30日,公司突然宣布停牌,原因是筹划非公开发行股票事宜,而此时的公司股价已经跌至32.2元/股。与其他公司筹划定增需要十几天甚至一个月相比,公司在停牌四个交易日后便火速推出了定增方案。“似乎大股东早就把定增方案准备好了,就等着股价跌到合适的价位宣布。”一位投资者提出了这样的质疑。

  定增预案显示,公司拟向李云春、高新资本、德润天清和润泰投资共计四名特定投资者非公开发行不超过1537.41万股,发行价格为29.27元/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4.5亿元,用于偿还银行贷款及补充流动资金。令投资者颇感意外的是,参与认购的李云春是公司董事长兼总裁;高新资本为公司董事冯少全、监事会主席马佳分别担任董事长、总经理的玉溪地产的控股子公司;润泰投资为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投资注册的合伙企业。

  而对于增发资金的用途,业内人士也表示了质疑。财务数据显示,公司的资产负债率从去年三季度起就已经达到了42.3%的水平,此后在2013年末更是达到了52.11%。想要以偿贷以及补血的理由定向增发的话,早在当时就可以,而公司高管选择在高位减持之后再度低位参与增发,有点不妥。

  对此,北京商报记者以投资者的身份致电公司董秘办公室,对方工作人员表示,“我是刚换到这个部门的,此前发生的事情我不清楚”。

  投资者质疑利益输送

  “以29.27元/股的低价参与定增,明显是变相输送利益嘛。”一位投资者在东方财富网股吧中如是说。

  而在北京一位私募分析师看来,公司高管的做法引起市场的质疑不足为怪,毕竟高管密集减持的时间点太过敏感了,在出业绩预亏前大幅减持,而后公司股价大跌,投资者利益受损肯定是要质疑的。

  还有一位市场分析人士认为,投资者的质疑主要集中在公司高管相当于高卖低买做了差价。尤其是对于定增方案的质疑,与其说是要公司高管买,还不如说是公司高管想要通过增发而低价买股票。

  同时被市场质疑的还有公司在限售股解禁前夕“踩点”推出定增方案的动机。昨日晚间公司最新公告显示,公司原董事、高管刘红岩持有的815万股限售股将于明日上市交易,而正是因为两天前公司火速推出的定增方案,公司股价在解禁前的两个交易日上涨了15%,相当于给原来公司高管送了一个4000万元的大红包。北京商报记者 马元月 董亮

沃森生物(300142) 详细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