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1年11月28日 星期天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美国两名感染埃博拉病毒医生回国接受治疗

  • 发布时间:2014-08-03 07:34:00  来源:京华时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2014年4月3日,在几内亚盖凯杜,一名科研人员手持埃博拉病毒样本进行检测。新华社发

  美国医疗人员1日说,两名在利比里亚感染埃博拉病毒的医疗援助人员将返回美国,在亚特兰大埃默里大学医院接受治疗。西非地区国家几内亚、塞拉利昂和利比里亚今年暴发埃博拉疫情,迄今已有超过1300人感染或疑似感染,截至7月31日数字,已有729人死亡。

  两患者病情稳将乘专机回国

  两名美国感染者分别为肯特·布兰特利和南希·赖特博尔。他们为美国援助机构撒玛利亚救援会和SIM工作,先前在利比里亚一所收治埃博拉感染者的医院参与救援。

  上星期,总部设在北卡罗来纳州的撒玛利亚救援会宣布,现年33岁的布兰特利确诊被感染埃博拉病毒。随后又传出赖特博尔感染病毒的消息。

  一支在利比里亚的埃默里大学医院紧急医疗队评估两名患者的状况,认为两人病情稳定,适合返美行程。院方发言人说,第一名患者将于2日抵达,另一人则会几天后抵达。

  美国国防部发言人说,位于佐治亚州玛丽埃塔的多宾斯空军后备队基地将承担这次转运任务,撒玛利亚救援会承担此次费用。

  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说,两名美国人将乘坐一架“湾流”喷气机,机上配备专为高传染性疾病患者设计的便携式帐篷,但一次只能承载一名传染病患者。

  美确信不会对公众构成威胁

  按照美联社的说法,这将是首次有感染埃博拉病毒的患者进入美国。美国官员确信,两名患者接受治疗,不会对公众构成任何威胁。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玛丽·哈夫7月31日在一份声明中说,美国政府正在努力确保任何与埃博拉相关的疏散工作“安全实施”,保护患者和美国公众的安全。

  埃默里大学医院是美国隔离治疗经验最丰富的医院之一,其专门治疗部12年前开设,专门为一些接触世界上最危险细菌的联邦工作人员提供治疗。

  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总部设在亚特兰大,埃默里大学医院则在中心总部所处的小山山下。

  埃默里大学医院的专门治疗部拥有自己的实验室设备,因此一些化验样本无需送至大医院检验。

  美国共有4家这种专门测试和治疗可能感染最危险、高传染性细菌患者的医疗机构。

  两国领导人不参加美非峰会

  美国总统奥巴马1日说,此次埃博拉疫情需要“非常严肃地对待”,将于下周在华盛顿举行的美非峰会将会对相关人员进行体检。

  奥巴马当天在记者会上说,此次埃博拉疫情比以往严重得多,而下周将有约50个非洲国家的代表到华盛顿参加美非峰会,美方将采取适当的预防措施。

  他说:“有一些代表来自感染风险小或极小的国家,这些人离开其国家时已经做过检查,当他们到这里时,我们还要做进一步检查。我们相信所采取的这些措施是恰当的。”

  据美国媒体报道,为应对本国埃博拉疫情,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两国领导人已决定不参加此次美非峰会。

  >>现状

  ■世卫组织

  疫情严峻不容乐观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1日在几内亚首都科纳克里发表讲话,呼吁国际社会与各国政府为抗击西非地区埃博拉疫情提供全力支持。

  陈冯富珍说,目前西非地区已出现1300多例埃博拉确诊及疑似病例,其中700多人死亡。疫情不仅发生在难以抵达的偏远农村地区,也出现在人口稠密的城市。此外,西非疫区存在频繁的人口跨境流动,疫情还展现出通过航空传播的可能性。

  陈冯富珍警告说,如果疫情继续恶化,其造成的死亡、严重干扰社会经济等后果将是灾难性的。她表示,伴随疫情而来的是前所未有的挑战,例如缺乏对疫情准确详尽的评估,医护人员严重不足,疫区部分医疗设施缺乏基本水电供应等。

  ■美国专家

  控制疫情打持久战

  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主任托马斯·弗里登认为,控制埃博拉疫情需要做三件事:找到病人、做好救治准备、预防感染。与这场疫情的斗争不是短跑冲刺,而是“马拉松”。

  弗里登说,防控埃博拉疫情的首要步骤是迅速发现病人并实施隔离,进而找到与他们有接触的人,准确快速地诊断。与此同时,医疗机构要做好各种准备,包括对医护人员进行必要的防护。在确认感染、展开救治后,还要找到与患者有接触的每个人,跟踪观察21天,每天检查是否发热,如果发热就隔离。

  他强调指出,目前不能证明埃博拉病毒会通过空气传播,最大的感染风险是与埃博拉出血热病人的体液及排泄物有直接接触。“与接触过病毒但没发病的人接触不会感染。只有当感染者出现发热或其他严重症状时,才会传染”。

  据弗里登估计,在最乐观的情况下,预计至少需要3到6个月才能控制住这场疫情。“人类已经战胜了过去的每次疫情,但这需要细致的工作。就像与林火作战,哪怕漏掉一点火星,有一个病例没被发现,都可能让疫情再次蔓延”。

  >>释疑

  对付埃博拉病毒面临四难

  首先是难培养。研究人员说,这种病毒在实验室培养皿中难以培养,只有少数拥有最高级别安全措施的实验室具备开展相关实验的能力。

  其次是难预测。埃博拉病毒虽然致命,但病例出现频度不高,加上疫情暴发的不可预测性,医务人员尝试新治疗手段的机会也就相应减少。

  第三是难划算。尽管这轮在几内亚、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出现的疫情是埃博拉病毒被发现以来最大规模疫情暴发,但它的致死人数与疟疾、登革热等疾病相比依然较少。从经济利益角度而言,这让一些国家和医药企业不愿投入过多资金用于新药和疫苗研发。

  最后是难推进。按美联社的说法,当前约有6种埃博拉药物和疫苗处在研发过程中,其中一种药物的灵长类动物测试取得积极效果。但一些研究人员认为,由于剂量、安全性等技术参数难以把控,从药物和疫苗的动物测试阶段推进到人体测试阶段难度不小。

  “由于(药物和疫苗)在动物(测试阶段)取得的成功,我们推定它们可能有效,”美国弗吉尼亚大学传染病学专家弗雷德·海登说,“但直到展开人体测试,你才会知道情况是不是这样。”

  加拿大企业Tekmira先前与美国政府签订一项价值1.4亿美元的合同,研发一种埃博拉病毒疫苗。不过,这种疫苗在健康人群体中的早期测试最近被叫停,原因是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要求企业方面提供更多有关疫苗安全性的报告。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